番外 范子衿 14

流民中也分了好幾個幫派的,一般是同鄉聚在一起互相扶持幫助。

而兩個小賊來自興元府,他們是三年前跟隨家人為躲避兵禍而南下的,但在逃亡的過程中,他們的父母,兄妹都餓死病死了,唯有他們活著走到了這里。

他們是三年前走到這里的,但在路上就走了三年,別看他們像二十歲的人,但其實他們今年也才十六歲,因為勞累所以顯得老相。

他們的父母在路上餓死,全靠同鄉拉扯才能活下來,因此他們長大后要照顧比他們更年幼或是已經年老無力的人。

據倆人交代,他們興元府逃過來的人本有三百來人,但拖家帶口的脫離了這里,不堪重負離開的也不少,現在也就只剩下他們這些人了,如果他們也走了,那些孩子和老人多半是活不下去了。

不是沒人因偷盜被人打死打傷過,而是與饑餓比起來,被人活活打死的恐懼似乎都變小了。

但再小倆人也不想死,他們可憐巴巴的看著兩個少年,只希望他們大發慈悲放了他們。

齊浩然卻不理他們,范子衿有點低燒,他把倆人敲暈后塞進床底下,開門讓小二幫忙去請大夫,這才端了熱粥要喂范子衿吃。

范子衿揮開他的爪子,自己接過碗,道:“你別亂發善心,就算他們說的是真的,那也不關我們的事,最多我們把人放了不追究此事。”

齊浩然撓了撓腦袋,沉重的點頭。

范子衿一向謹慎,他現在生病滯留在此地,自然不愿意把人放了把風聲透露出去,所以倆人一直被關在屋里,齊浩然時不時的給他們松綁活血,因為有東西吃,倆人又看出兩位小公子沒有殺他們的意思,所以很是聽話的不哭不鬧,有時候還會主動伺候生病的范子衿。

沒辦法,范子衿和齊浩然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人,如今他生病,既要熬藥,又要時不時的喝水,注意降溫,齊浩然很是手忙腳亂。

而倆小賊有照顧孩子的經驗,戰戰兢兢的出手服侍兩次后,齊浩然干脆把人松綁了,讓他們更方便的照顧人。

范子衿見他們竟然不叫不逃,微微挑眉,對他們印象倒好了一些,想了想,從荷包里摸出兩塊大銀錠扔給他們,道:“我與表弟出門在外并未帶下人,如今我又生病,若你們伺候得好,這兩錠銀子算是賞給你們的,若你們還動其他的歪心思,”他淡淡一笑道:“我表弟的本事你們也見識過了,你們應當不想再見識一遍吧?”

倆人打了一個寒顫,連連搖頭。

范子衿滿意了,指著桌上的藥包道:“去熬藥吧。”

他實在是不想再看到滿屋子是煙的情況了,他沒病死也會被齊浩然熏死的。

一個小賊猶豫的去拿藥罐,見兩位小公子都沒反對的意思,立即拿了藥包出去,而另一個則自覺的留下照顧范子衿。

范子衿私下與齊浩然道:“他們若就此改正也就罷了,若還動歪心思,你不可心慈手軟。”

齊浩然嚴肅的點頭,范子衿就放心的睡覺養病去了,他一整天都昏昏沉沉的,心里又總是吊著這件事,根本就休息不好。

兩個小賊似乎收了心的跟在倆人身后伺候,晚上睡覺時也老老實實的縮在椅子上,并不敢異動。

范子衿這一生病就讓他們在小鎮上停留了三天,而兩個小賊既不回去通風報信,也沒人來找他們,范子衿不由好奇的問道:“你們不回去,他們也不擔心你們嗎?”

兩個小賊很淡定的道:“他們可能以為我們走了,對走的人我們一般是不會找的,若是出事,這個鎮就這么大,他們肯定能聽到風聲。”

范子衿了然的點頭,這倆人幾乎沒在外面路過面,他們的同伙估計以為他們受不住重壓離開了。

此時他倒是有兩分同情他們了,建議道:“你們總這樣下去也不行,打零工連自個都養不活,更遑論養這么多孩子和老人,偷盜一時還罷,時間一久難免出事,你們不也說有人因為偷盜被抓住后打死了嗎?”

倆小賊都低下頭不語,這已經是他們能想出保全大多數人最好的辦法了。

“你們要想活下去只有兩個辦法,一是在這里置產,有個長久的營生,還有一個則是繼續遷徙,往西或繼續往南,那里比北方戰亂少,且地廣人稀,說不定能找到活路。”

兩個少年眼眶一紅,低聲道:“公子,這兩樣我們都做不到,前者要很多錢,后者,我們沒有糧食,貿然遷徙只會死傷更多。”

他們之前的經歷就是例子,從興元府逃到江南,他們一路上死了將近三分之二的人。

范子衿蹙眉,齊浩然就扯了扯他的袖子,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范子衿眉頭皺得更緊,不贊同的道:“你連自己都養不活,怎么還想著散財?”

齊浩然卻看得很開,搖著頭道:“千金散盡還復來,你別看我現在沒本事掙錢,焉知我將來不能為富一方呢?”

范子衿嗤之以鼻道:“你什么時候能存下一百兩銀子我就信你今日說的話。”

齊浩然立即拍了拍胸膛,暗示道:“這兒可不止一百兩。”

“那又不是你掙的,姨父要知道你偷拿了這么多錢非打折你的腿不可。”

“到了我手里的自然是我掙的,”齊浩然壓低了聲音道:“算起來這些是意外之財,我們在這兒耽擱了那么多天,你覺得我們被抓回去的幾率是多少?”

范子衿心中一跳。

齊浩然就繼續道:“要是我們真不幸被抓了,你覺得這些銀子我們還保得住嗎?”

范子衿有些心虛,因為他們是因他生病才耽誤了行程的,他們在這里滯留了三天,又是買衣服鞋襪,又是買藥看大夫的,留下的痕跡太多,不定什么時候就被發現了。

“我爹手里的銀子我和大哥肯定沒份,既然都是留給齊少盛和齊少泰的,那我不花白不花,還不如在他們沒找到我們之前用這些錢做些好事,反正也是給我們積福德。”

范子衿想到那一壘的銀票,有些心疼,“那也不能這么散財啊。”

用在自個身上也行啊。

齊浩然卻從不注重個人享受,他極力的勸說道:“總比被我爹抄了強,他要是把銀子拿走了那可全到了吳氏手里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