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范子衿 10

兩個少年的運氣很不好,最后還是齊浩然拎著手里的匕首在山林里轉了半天才逮到一只兔子。

范子衿都快餓暈了,抱怨道:“不是說山里很多野味嗎?每次你們去騎獵都能打到不少的野味,怎么這次半天才弄到一只野兔?”

齊浩然憤憤道:“還不是因為這片山林的野味少,雖然沒有弓箭,但我的功夫擺在那兒,就算是遇到野豬也能拿下,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里面沒獵物,你讓我上哪兒打去?”

范子衿信以為真了,果然不再抱怨,而是道:“那下次我們找個獵物多的林子停留。”

齊浩然一呆,問道:“我們不買干糧嗎?天天打獵吃會不會太浪費時間?”

范子衿歪頭想了想,道:“可總吃干糧也不好,下次我們遇到城鎮買一些干糧,再買一把弓箭,路上也能打些野味調劑一下。”

齊浩然木木的點頭,他很想告訴子衿打獵不是那么簡單的。

以前他跟著小伙伴們去打獵,那都是由經驗豐富的護衛帶著,提前劃定好區域,他們人多,騎著馬將獵物驚起來,接下來就看各人的本事了。

他倒是有打中獵物的本事,但他沒找獵物的本事啊。

齊浩然已隱約知道,對于獵人來說,尋找獵物比打獵還要重要。

他木然的啃著手里的野兔,想,下次碰到集市還是多買一點干糧吧,免得再遇到這種情況。

范子衿吃完野兔,拿出帕子擦了擦嘴巴,立時皺眉道:“我渴了!”

齊浩然左右看了看,“我剛才沒發現有水,不如我們邊走邊看?”

范子衿覺得嗓子有些難受,但還是點頭了。

可他們一直到傍晚都沒發現有水,范子衿整個人都懨懨的,齊浩然的喉嚨也有些冒煙,他啞著聲音道:“要不我們進山去找找?動物總要喝水吧,或許能找到。”

范子衿看夕陽都快沒了,天色漸漸暗沉,看著靜靜豎立在那里,猶如張開一張大嘴的山林,他連連搖頭,“不行,山里太危險了,以前我們進山打獵,護衛們不是說過不要輕易在山里過夜嗎?”

這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因為天剛黑他們就聽到了山里一陣一陣的狼嚎,范子衿靠在齊浩然身邊打了一個抖道:“幸虧沒進山,不然縱然你武功再高強也一拳難敵四腿,更何況還要護著我。”

齊浩然摸了摸肚子,發狠道:“下次碰到城鎮我們一定要多買一些干糧。”

范子衿也心有戚戚焉的點頭,他們今天除了早上吃了頓正常的,中午吃烤兔沒水,而到了晚上連野兔都沒得吃了。

第二天齊浩然最先醒過來,兩匹馬兒已經湊到一邊啃草了,他打了一個哈欠,將靠在他懷里的范子衿放在地上,要去放水,路過馬的時候他還親昵的拍了拍它們的脖子,然后他就驚詫的看著濕濕的手,半響他才若有所思的瞄向一邊的山林。

原來沒有地上的水,他們還能喝天上落下來的露水啊。

等范子衿醒來的時候,齊浩然正悠閑的用一張大葉子收集露水,看見小伙伴醒來,他開心的招手道:“快過來簌簌口。”

范子衿踱步到他身邊看了一會兒,接過他遞過來的大葉子就一口把水喝光,道:“還漱口,水很多嗎?我們得趕緊啟程,昨天晚上我母親肯定發現我不見了,說不定回來追我們。”

范子衿悲憤道:“我本打算第一天全力趕路,好把追兵徹底甩在后面的,誰知道……”

誰能知道他們出師未捷身先死,竟然被區區的食物和水弄得舉步維艱。

齊浩然摸了摸鼻子,“那走吧。”

兩個少年餓著肚子繼續上路,而京城里的范家卻為他們鬧翻了天。

夏彤是第一個發現兒子失蹤的。

兒子一天不回家是很正常的,不是出去散心就是去找浩然玩了,他剛考中秀才,也有可能是去赴同窗的酒席,所以她并不放在心上。

晚上兒子沒回來吃飯,她也沒往深處想,但開始叫人尋找,然后就意外找到被打暈在書房里的研墨。

研墨是范子衿的貼身小廝,自他六歲時就跟著他了,他一人伺候著范子衿和齊浩然倆人,很是得用,兩個孩子幾乎去哪兒都帶著他。

這下夏彤感覺不對了,立即帶了人闖進兒子的房間,發現他房間里所有的東西都沒少,還是醒過來的研墨顫顫巍巍的指著衣柜道:“少爺,少爺裝錢的盒子不見了。”

夏彤立即就想起了兩天前兒子問她的話,是跟他走,還是留下來。

她只覺得心塌了一角,踉蹌了兩下才穩住身形,她腦中靈光一閃,急切的道:“快,快去齊府看看表少爺在不在。”

齊浩然一直住在范府,只有齊豐表示了不滿后才會回齊府住兩天,但這次他住得尤其久,都七八天了還不回來。

夏彤本想在家里等消息,但想到齊豐那人的性子,還是忍不住帶了人去齊府查看。

此時天色已黑,夏彤鬧得這么大,范思文想不知道也難,不過他并不擔心范子衿,反而有些氣惱,覺得他是因為恩蔭之事與他對抗,很是惱怒的冷哼,“恩蔭名額本就是由我來定,我說予誰便予誰,為了搶這個恩蔭名額,他倒是無所不用其極,吩咐下去,不用去管他,等他在外面吃盡了苦頭自然會回來了。”

管家應聲而去,因此整個范府除了夏彤和她的下人,竟無人再去尋找范子衿。

這也給兩個離家出走的少年很大的便利。

齊豐的想法和范思文不謀而合,覺得完全沒必要找,外面那么亂,那么復雜,怎么可能是兩個少年說闖蕩就能闖蕩的?

他覺得等他們吃盡了苦頭自然就會明白還是家里好,到時候自然會回來的。

確定齊浩然也一起失蹤的夏彤卻只覺得天都塌了,她最了解兩個孩子不過,他們心頭傲氣,肯定不會回轉認輸的。

兩個孩子年紀那么小,外面又那么亂,萬一被人騙了怎么辦?他們長這么大從未少過人伺候,子衿更是連衣服都是研墨伺候穿的,要是餓了冷了怎么辦?

只可惜彼時城門已閉,她縱然心急如焚也沒辦法,只能等待城門開后再說。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