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范子衿 2

范子蕭正躲在樹底下背書,父親答應他,只要他能得到先生的夸獎,今年中秋他就帶他上街去玩,只帶他一個人!

看見范子衿傻乎乎的帶著齊浩然捏著地龍要引誘水中的魚,不由不屑的撇撇嘴。

他將目光重新放到書本上,卻怎么也讀不進去。

姨娘說他要出人頭地就必須得努力讀書,要做得比他弟弟更好,更優秀才行,因為他是庶出,他弟弟是嫡出。

他從出生就擁有了一切,以后父親的恩蔭,范家的祖業都屬于他,甚至于范家的家產一大半也屬于他,剩下的則由他與庶弟們平分。

范子蕭看著書上的文字突然煩躁起來,明明他才是父親的長子,父親也最喜歡他,憑什么就因為他是庶出就平白比他矮一頭。

看著傻乎乎的兩個小孩,他臉色越發難看,范子衿那么蠢,可就因為比他會投胎就什么都擁有了。

范子衿正趴在池塘邊上,努力的瞪大眼睛看水里的魚,一片陰影罩下來,他抬頭看到范子蕭,立即不高興的道:“你擋住我的視線了。”

范子衿緊抿著嘴角,握著拳頭道:“你怎么這么蠢,釣魚是要魚鉤釣的,你卻用手釣。”

范子衿一愣,繼而鄙視他道:“你才笨呢,我們難道不知道釣魚要魚鉤嗎?只是我們哪來的魚鉤?”

齊浩然愣愣的站起來,阻止他們道:“行了,你們別吵了,我們沒有魚鉤,我們可以做呀。”

其實范子衿從未見過魚鉤,甚至沒見過人釣魚,別人還有父親帶著,他父親卻從來不管他,也就大表哥時不時的來帶他們出去玩,或教他們騎馬。

他見范子蕭懂的比他多,下意識的就不想認輸,他知道父親更喜歡大哥,釣魚的事肯定也是父親告訴他的。

范子衿不高興的扯了齊浩然道:“我們別理他,一會兒我們就去問奶娘魚鉤要怎么做……”

兩個小伙伴靠在一起商量著做魚鉤的事,范子蕭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著范子衿的笑臉喃喃道:“你太蠢了,你不配做父親的孩子的……”

這么一想,范子蕭心一狠,只覺得心跳如雷,他向前走了兩步,一把就將范子衿推落荷塘。

范子衿驚叫一聲,“撲騰”的落水聲讓范子蕭心神回歸,看到在水里掙扎的范子衿,他臉色一白,猛的向后退了兩步,叫道:‘這不關我的事!“

這一連串的動作不過是兩息的功夫,五歲的齊浩然大怒,轉身就把范子蕭狠狠的推倒在地上,然后轉身跳進水里要拉范子衿……

范子衿其實落水的地方其實并不深,不過到大人的腰際,但對五歲的小孩來說卻是滅頂之災,加上范子衿突然落水,驚慌失措間越飄越遠,而荷塘底下淤泥很厚,范子衿的小腳一沾地立刻深陷下去,這種軟綿綿不著力的感覺讓范子衿恐懼不已,一連嗆了好幾口水。

齊浩然雖然也才五歲,但他從三歲習武,至今已有兩年,應對危險的能力比范子衿強了不是一星半點,他也不會水,但他聰明,腳蹬在邊上的石頭,提起內力,一下子就貼著水沖了過去……

齊浩然一把抓住范子衿,內力一提,將人抽出水后不等他反應過來就朝岸邊的草叢里甩。

雖然用了巧勁兒,但還是把范子衿摔得夠嗆,一摔到地上就忍不住把肚子里的水吐出來,然后才想起來哭,他抹了一把眼淚去找齊浩然,這才發現他力竭似的在水里撲騰。

他臉色“唰”的一下就變了,大叫道:“表弟!來人,快來人啊!表弟掉進水里了!”

范子衿邊哭邊喊,跑到池塘邊沖齊浩然伸手,但齊浩然此時離岸邊已有好長一段距離了,他根本不會水,之前不過是借著反沖力和內力將范子衿救出來,把人救出來后他就沒辦法了。

好在兩個孩子的下人一直在找倆人,本已經找到了這附近,聽到剛才的叫聲立即趕了過來,一個婆子看到水里漸漸下沉的孩子,臉色一變,立即沖下去把齊浩然撈起來……

齊浩然在水里嗆的時間比范子衿還要長,救上來的身后臉色都青了。

范子衿坐倒在他身邊“哇哇”的大哭。

夏彤趕過來時齊浩然已經把肚子里的水吐得差不多了,她又驚又怕,抱著齊浩然對下人們發火道:“你們是怎么看得孩子,怎么能讓他們到這么危險的地方來?”

下人們立時跪了一片。

范子衿回過神來,尖叫道:“是范子蕭把我推下去的,他是個壞人!”

夏彤一驚,左右一看并不見范子蕭,她臉色沉郁的問道:“子衿,你說是你大哥把你推下去的?”

“就是他推的,浩然弟弟為了救我才跳下去的,他是個壞蛋,大壞蛋!”

夏彤臉色鐵青的道:“去把大少爺來,我倒要問問他為何要殘害手足。”

齊浩然和范子衿被送回屋里換衣服,喝姜湯,順便看大夫。

兩個孩子都嚇壞了,抱在一起互相安慰。

齊浩然還打著抖,卻道:“你看,我說我比你厲害吧,以后讓我當哥哥吧。”

范子衿想了想,半響才不情不愿的點頭道:“那就讓你當三天的哥哥,因為你生病了,我不跟你計較。”

齊浩然癟了癟嘴,翻了個身道:“我才沒有生病呢。”

但齊浩然還是生病了,發熱,昏迷,整個人好像被火燒一樣,范子衿坐在邊上抹眼淚,他覺得這事得告訴大表哥,讓大表哥替他們報仇。

他摸了摸齊浩然的臉,小聲道:“你在這里等著,我去讓大表哥來看你。”

范子衿邊抹眼淚邊往外走,外面一個下人也沒有,正房里傳出母親的一聲“暴喝”,然后就是瓷器砸落的聲音。

他微微皺了皺眉,還是轉了腳步過去看,屋里,夏彤正與范思文對峙,“你懷疑子衿污蔑子蕭?”

范思文冷著臉意味深長的看著她道:“我從未如此說,他才五歲,能知道什么?”

他深吸了一口氣道:“我知道你怨我偏心子蕭和柳氏,但子衿是嫡出,他天生擁有一切……”

“你以為是我指使子衿污蔑子蕭?”夏彤冷著臉打斷他的話,傷心不已,問道:“我是那樣的人嗎?范思文,你捫心自問,我是那樣的人嗎?”

范思文不語,卻堅定的看著她,道:“子蕭才八歲,又膽小怕事,你覺得他會做出推弟弟下水這樣的事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