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范子衿 1

范子衿和齊浩然從會爬開始就喜歡湊在一起。

就算倆人的乳母把倆人分開,范子衿也能指著外面“啊啊啊”的使喚,而齊浩然更是悶頭就往外爬。

沒辦法,夏彤只能把兩個孩子養在一間房里。

還別說,或許是有了小伙伴,兩個孩子吃糊糊的時候不再用哄著了,都是搶著吃,睡覺的時候也乖乖的,只要做出把另外一個抱走的姿勢,兩個孩子立刻老實。

齊浩然雖然比范子衿小了兩個月,更小的時候還受過虐待,被帶到范家時小小的一團,夏彤一度以為這孩子養不活了,但這小子底子好,肯吃肯睡,送到范家不到四個月立即趕超范子衿,到現在白白胖胖的,看上去比長他兩個月的范子衿還要結實。

兩個小伙伴每天都有說不完的話,范子衿疼弟弟的時候愿意把玩具分享給他,齊浩然不要他就硬塞過去,板著小臉“嘰里咕嚕”的說教一番。

齊浩然愣愣的聽著,夏彤不知道他是否聽懂了,反正她沒聽懂。

范子衿才八個月,還不會說話,但話很多,每天都“啊啊啊”的跟齊浩然說話。

齊浩然此時勉強能坐住,后面還得靠著被子,所以他不能像表哥一樣靈活的爬動,自然也不能選擇自己喜歡的玩具,幾乎是范子衿硬塞給他什么他就得拿什么。

但這小子脾氣大得很,看到自己不喜歡的,伸手就丟走。

范子衿還以為弟弟是要跟他玩,弟弟一扔他就高興的爬去撿回來,弟弟再扔他再撿,高興得不得了。

夏彤在一旁看得滿心無語,她好像看到了外甥在逗狗,而她兒子就是那條被逗了還搖著尾巴的小狗。

齊浩然一開始還生氣哥哥硬塞給他不喜歡的東西,丟了幾次覺得這游戲還挺好玩,立刻就晚上癮了,每次把東西扔出去看到哥哥爬去撿,他立刻咯咯的大笑起來。

夏彤見他們開心也就不插手了。

但范子衿這種一人做倆人主的情況只維持了不到兩個月,因為齊浩然學會爬了。

這小子的運動神經比范子衿強了不是一星半點,剛能自己坐穩,立即就會挪動屁股爬兩下了,或許是旁邊有一個時常爬來爬去的哥哥做參照,只過了一個晚上他立即學會雙手雙腿爬了,過了三天他就能爬在后面追哥哥了。

不到一個月,齊浩然就能手腳靈活的壓在范子衿身上哈哈大笑了。

夏彤滿臉無奈的把外甥拎起來,把滿臉是淚的兒子抱在懷里道:“你也太笨了,怎么反而被弟弟壓著欺負呢?”

或許是齊浩然的武力太強,范子衿沒法趕超,他從嬰兒時代就開始謀求另一種發展方式——智力!

他的智商成爆炸式成長,之所以如此說是因為這小子自從被弟弟壓著搶走小饅頭后,他痛定思痛,開始了智商逆襲,每次在齊浩然搶走他的食物后他總能再把食物要回來。

隨著年紀的增長和倆人成長的兩極化,表兄弟倆的主次也開始定下來。

從兩個孩子會走會說開始,范子衿就開始成了二人組的領頭人物,齊浩然每次都屁顛屁顛的跟在范子衿屁股后面。

范子衿要吃點心,把齊浩然領到廚房外面,這小子就從窗戶里爬進去偷點心;范子衿被范子蕭揍了,回頭就找齊浩然到花園里找了蟲子塞進范子蕭的衣服里……

諸多事情,小到玩什么,大到捉弄家里的庶兄姨娘都是范子衿出主意,齊浩然實施,讓本來安靜沉郁的范府直接變成了菜市場一樣的熱鬧。

但范思文很少管內宅之事,除非是夏彤欺負了妾室庶子的大事,否則他很少插手,更別說兩個二三歲小孩的捉弄了。

他不往心里去,夏彤也就說說兩個孩子,并不嚴懲,于是兩個小伙伴就這么長大了。

真正讓范子衿和范子蕭成死對頭,并讓他對父親心生芥蒂還是在他五歲那年。

范思文偏心庶長子,總覺得夏彤會虧待他兒子,因此在家里處處壓制夏彤和范子衿。

范子衿雖還是個孩子,卻很敏感,父親喜歡長兄不喜歡他表現得很明顯,但小孩都喜歡父親,更會崇拜父親。

范子衿很小很小的時候為了得到父親的喜歡還拉著齊浩然跟在范子蕭后面當過小弟,企圖通過討好大哥得到父親的喜愛。

但范子蕭比范子衿年紀大,那時候又是四五歲最霸道調皮的時候,所以對這兩個走路還是搖搖晃晃的弟弟及表弟,他的耐心并不大,加上他姨娘跟他千叮嚀萬囑咐,不準跟嫡出的二弟一起玩,免得出事的時候嫡母栽贓在他頭上。

加上范子衿和齊浩然吃的用的都比他好,四五歲的孩子哪里服氣?

范子衿雖然沒有父親疼愛,但他是夏彤好容易生下的兒子,自然是捧在手心里養,所以不管吃穿都甩了庶子范子蕭好長一條街。

彼時范子衿才一歲多,走路都還有些搖晃,他只是下意識的想跟比他大的哥哥玩,還希望憑此讓父親喜歡他,所以他被范子蕭推倒在地上時還有些懵,不明白玩得好好的哥哥怎么就打他了。

他懵住了,齊浩然卻不懵,范子蕭剛把范子衿推倒他就像炮彈一樣沖上去一把將他頂倒,然后壓在他身上就去抓他的臉。

范子蕭嚇壞了,開始嚎啕大哭起來。

丫頭嬤嬤們也嚇壞了,連忙上前把三個孩子抱開,從那件事后三個孩子彼此生了敵意,范子衿與齊浩然一起時不時的欺負一下范子蕭,范子蕭也時不時的回擊一下兩個弟弟。

但這種都是小打小鬧,只在于你推了我一下,我搶了你一個玩具,你塞了個蟲子進我衣服,我往你的飯里撒了一把泥沙之類的……

范思文見了還當他們兄弟友愛呢,見他們玩得不亦樂乎也不管,夏彤也覺得這是小孩鬧變扭,并不插手。

于是,在范子衿五歲那年,事情就脫軌了。

當時范子蕭已經八歲了,啟蒙都兩年了,在外面也有了自己的小朋友,知道了嫡庶之別,加上姨娘的灌輸,父親的偏愛讓他對范子衿的敵意越來越大。

但范子衿還停留在哥哥欺負我,我就回擊他的小孩過家家中,并沒有將這些爭斗與利益聯系在一起。

那天,范子衿和齊浩然又擺脫了跟在后面的一串下人跑到了荷塘邊上。

倆小子才從身邊的小廝那里知道原來用地龍可以釣魚,他們剛從花園里挖了地龍,正蹲在荷塘邊企圖用地龍把里面的魚引誘上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