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齊修遠 16

齊少盛臉色難看的將手抽出來,低聲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如果他真的記恨我們,我們躲到哪兒去都沒用,娘,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想辦法消了他的怒氣才對。”

知子莫若母,吳氏盯著他的臉看了半響,緩緩的坐直了身子道,“他的確讓我嘗到了世間最大的痛苦。”

殺母之仇不共戴天,能讓他消心頭惡氣除非她死,她的兒子說出這話來跟讓她去死有什么分別?

齊少盛面皮燒得慌,“嚯”的起身道:“娘,我和三弟待的也夠久了,下次再來看您。”

齊少盛將茫然發呆的弟弟扯了出去。

回老家的確是一個辦法,但回去后他還是侯爺嗎?

雖然他現在只是個無權的侯爺,但也相當于進入了大齊的勛貴階層,回了鄉下,那他就什么也不是了。

齊少盛舍不得這份富貴,即使這份富貴需要他戰戰兢兢的接著。

吳氏哪里看不出兒子心里的想法,所以她才更傷心。

兒子進宮來不問她過得如何,更不提接她出去的事,可見他心性冷漠。

吳氏哭倒在地上,又哭又笑道:“祝宛,你好,你好啊,生出來的兒子就算無人教養也比我捧在手心里的強,你現在看到滿意了嗎?滿意了嗎?可我又有什么錯?”

“我與表哥早就說定了婚事,我本就該是他的正妻,是你橫插一手,不然,不然……”

“不然你和齊豐早就死了,”一道沙啞的聲音想起。

吳氏打了一個寒顫,愕然的抬頭去看,淚眼模糊間之間齊修遠走了進來。

齊修遠喝了不少酒,他低頭去看倒在地上的吳氏,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道:“當年若不是齊豐騙我母親,與祝家結了親,你們能活著走到臨安嗎?”

他蹲在吳氏面前,面無表情的問道,“當年他騙我母親你就在一邊看著,你為什么不阻止?你只要告訴我母親你們兩家正在說親,你覺得以我母親的驕傲她會纏著齊豐嗎?”

吳氏止不住的發抖,此時她已經不能把齊修遠再當做當年那個孩子了,她在恐懼他。

齊修遠卻已經起身,沖她微微一笑道:“朕就是來看看你過得好不好,看見你過得不好朕就安心了。這樣的日子還長著呢,你慢慢的體會吧,沒事的時候多想想我母親和父親。”

吳氏臉色蒼白的看著齊修遠走遠,忍不住后悔起來,當初她應該和齊豐一起死的,或者死在他之前,至少那時候,就算她與齊修遠關系不睦,她也依然是齊府的女主人,是齊豐的妻子!

萬公公扶住皇帝,低聲道:“您慢著點,這天氣冷,您加一件披風吧,大臣們還在前頭等著呢。”

“讓人看緊她,別叫她輕易死了,”齊修遠攏了一下披風,笑道:“今天晚上也差不多了,叫大家散了吧,回家自己守年去。”

萬公公恭敬的應下,正要叫人把龍攆抬過來,齊修遠就揮揮手道:“剛喝了酒,身上暖洋洋的,先走一會兒吧。”

齊修遠率先走在前面。

萬公公知道他今兒喝了不少,忙走上前去小心的攙扶,生怕把人給摔了。

齊修遠朗聲大笑道:“這點酒還難不倒朕,不用你特意扶著。”

齊修遠節儉,后宮嬪妃又少,因此他把許多不用的宮殿都封起來,只定期讓人打掃,路燈自然也沒有全點,今天因為是除夕所以才費油把這一條路的路燈都點了。

燈光黃橙橙的,隱約只能看到地上,但夜間的皇宮也別有一番韻味。

齊修遠只覺得心中暢快,“朕這一生也算無悔了,打了一片江山,有了兒子,也為母親報了仇,弟弟也長大成人了,若是能再為這天下蒼生做二三實事,就無愧于人生走這一遭了。”

萬公公忙恭維道:“皇上正當壯年,大齊又正需要您,上天必會讓您長命百歲的。”

齊修遠好笑的搖頭,“朕可活不到百歲,能活到四十就不錯了。”

齊修遠說這句話倒是真心實意,誰不想長壽?

但他的身體情況他知道,大夫雖然說他調理得不錯了,但他有感覺,他的身體依然有許多隱患,能活過四十他已經很滿意了。

誰也沒想到他能活到八十多,他兒子都把皇位禪給他孫子了他才撒手離開。

彼時齊修遠躺在搖椅上回憶自己的一生,對前來聽故事的重孫們道:“你們老祖宗這一輩子最正確的決定有三個,一是立志習武,出人頭地,收回失土;二是給你們四祖爺爺娶了四祖奶奶;三就是聽了圓慧國師的話造反了。”

調皮的重孫子們滿頭霧水的問道:“老祖宗,這讓四祖爺爺娶四祖奶奶怎么也被列到里頭去了?這跟打江山有什么關系?”

齊修遠不理他們,繼續道:“關系可大了去了,以前老祖宗沒看出多少來,但現在站在后面往前看,許多事可都顯出來了,你們老祖宗我做的許多事都是因為給你們四祖爺爺才干的,而你們四祖爺爺都是被四祖奶奶給攛掇的,而大齊能有今日的繁盛,都是因為你們老祖宗我做的那些事打下了基礎。”

“可我父王說這是皇祖父英明,這才開創一片盛世的。”

齊修遠不屑的撇撇嘴,道:“你們皇祖父的江山是我打的,這基礎也是我立好的,要英明也是老祖宗我英明呀,現在再考你們,到底是老祖宗英明,還是你們皇祖父英明?”

齊文宸端著午飯過來時正好聽到這句話,他有些無奈的看了父親一眼,上前道:“自然是父皇英明了,英明的父皇,您來吃午飯吧。”

齊修遠嫌棄的看他端來的東西,道:“怎么又是這些湯湯水水的?朕要吃的紅燒肉呢?”

齊文宸討好的沖他笑笑,道:“紅燒肉都被四叔搜刮完了,這些菜雖清淡了一些但是兒子親手做的,您嘗嘗看好不好吃,要是好吃兒子下次還給您做。”

齊修遠嫌棄的吃了一口,道:“什么時候還用你親自下廚了?”

“兒子現在也禪位了,沒事就研究研究廚藝,您想吃什么菜就告訴兒子,兒子學會以后給您做。”

齊修遠哼道:“我可不敢讓你做,不然我這一年都吧別想吃到自己喜歡吃的了。”

齊修遠年紀越大就越喜歡油膩軟糯的東西,但太醫卻讓他多吃清淡的,齊文宸為了讓齊修遠放棄自己的愛好,可以說是使出了渾身解數,親自下廚給老爹做東西。

齊文宸見孫子和曾孫們都瞪著圓溜溜的眼睛看他喂飯,就對他們露出一個友好的笑容,“朕做了不少吃的,你們要不要也嘗嘗?”

孩子們驚嚇的一哄而散,最小的曾孫因為驚恐還“啪”的一聲摔在地上,不等嬤嬤上前他麻溜的爬起來就繼續往前跑,見哥哥和小叔叔們都跑沒影了,就嚎啕大哭的追上去道:“不要丟下我,我不要吃曾祖父做的菜……”

一句話的功夫,圓滾滾的身子立刻拐了個彎不見了,耳邊還回響著他的大哭聲。

齊文宸瞇眼,道:“那是老三家的小二吧,今年幾歲了?”

齊文宸的內監大總管抹了一把冷汗道:“回太上皇,小公子今年才三歲。”

齊文宸哼哼,“溜得倒是挺快,下次他來就給他送一份朕親手做的早點去。”

內監大總管看向齊修遠。

齊修遠喝著湯不語。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