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齊修遠 14

齊修遠一直覺得人死萬事消,所以齊豐死了,他對他的恨和怨也消得差不多了。

但吳氏也想要如此輕松的脫身是不可能的。

活著沒有一點希望卻又怕死,這才是最大的痛苦,而他對吳氏也的確是這樣做了。

本來他沒那么快想起吳氏的,畢竟平定亂勢后他還有許多事情要做,他要登基,要安撫百姓,要賑濟因戰禍而流離的災民,還要收攏手中的權勢,平衡朝中的勢力,如果不是她帶著齊少盛和齊少泰蹦出來,齊修遠三兩年內說不定還注意不到她。

齊修遠氣笑了,對范子衿笑問,“她哪來那么大的臉?”

熟知內情的齊修遠不屑的撇撇嘴,道:“皇上,您此時需要好名聲,讓我去吧,我定要叫他們有苦說不出。”

當年他和浩然也在吳氏手里吃過虧。

齊修遠搖手,臉上依然帶著笑,眼中卻深寒無比,“朕現在是皇帝,還用與她虛與委蛇嗎?”

齊修遠轉身就封她做太妃,并讓齊氏一族出來做證,吳氏一直竊居正房,其實不過一貴妾,平妻之說完全子虛烏有。

又詔令天下,一夫只有一妻,凡違此律,不管何種理由皆按重婚罪算,民告,則衙門必須受理。

其實中國一直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在法律上公認的妻室只有一個,但在民間就混亂得多,有借口肩挑兩房娶兩房妻子的,也有如齊豐一樣的平妻,但不管哪一種都得不到法律認可,最多是家族承認。

但在這個時代,氏族的族規比律法還要有用,因此很少有人會將此事拿到衙門里讓官員審判。

齊修遠此舉也并不是要挑撥那些家庭,不過是再一次申明律法,若真有女子不堪受辱上門求告時,衙門不至于推脫。

而且,這是他登基以來表達的第一個好惡,也是他當皇帝生涯中唯一的一個好惡,官員百姓盡皆推崇,讓那些有雙妻的人擔驚受怕了好一陣,也讓大齊在今后的三十年內少有出現這樣的紛爭。

誰想立兩房妻子,那得抬頭看看上頭,保證兩房妻子沒有一個有怨言,不會把自己告上衙門,否則進了衙門就是不死也要脫層皮。

誰都知道當今因幼年之事對妻妾,嫡庶看得很分明。

而齊修遠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天下人都知道他不喜歡兩個庶弟,不喜歡到只封了他們兩個沒有實權的侯爺,也就每年除夕見他們一面,如此之下,還有多少人愿意去奉承他們?

看著自己的兄長成為九五至尊,弟弟也是手握大權的王爺,他們則是只能龜縮一府的侯爺,齊修遠想,以兩個弟弟好高騖遠的性格,他們一定不好受吧?

這種折磨是鈍刀子割肉,不疼,但一下一下的磨卻會讓人受盡折磨。

齊修遠的報復自然不會只限于此,對齊豐和吳氏的報復早從他六歲那年就開始了。

他覺得對他們最大的報復莫過于讓他們的子孫后代長歪,一點出息也沒有。

當年弟弟開始慢慢會走路,會調皮,會說話,他就知道教育尤其重要,他是把齊浩然當兒子來養的,因此操碎了一顆心,由此思彼,他當然也知道如何讓一個人移了性情。

齊府多的是人奉承齊少盛兄弟,齊府和吳氏也疼他們,如果沒有意外,他們長大后也就是個普通的紈绔,但誰讓他們成長的路途中加進了他呢?

齊修遠幾乎逮著機會就鄙夷這兩個弟弟,他才六歲的時候就敢抬高了下巴沖他們罵道:“不過是兩個庶子,見了嫡親的兄長不僅不行禮,反而無禮至此,果然是妾室肚子里爬出來的。”

在一家吃飯的時候,他甚至敢當著齊豐的面教訓吳氏,“妾室就該有妾室的樣子”。

在這樣奉承與鄙夷的兩重天教育下,齊少盛和齊少泰想長成個好人都難,他們既自負又自卑,心理幾乎都扭曲了。

那幾年里,整個齊府都在孤立他,齊少盛逮著機會就帶下人打他,他自然是反揍回去,所以才養成了齊少盛目光短淺和心胸狹隘的性子。

而在這種環境之下自己竟然還能長成一個愛國小青年,滿懷抱負,心胸寬大,善取建議,簡直連他都欽佩自己。

齊修遠越說越覺得自己厲害,李菁華笑倒在床上,本來還心疼他,此時只剩下好笑了,忍不住推了他一把道:“皇上這些話可不要與別人說,不然朝臣該進諫您驕傲自負了。”

齊修遠握住她的手笑道:“這些話我連浩然都沒說,又怎么會與別人說?不過以前不覺得,現在這么一清點果然是朕的根子好,不然如此經歷下來肯定也要長歪的,不過這些經歷倒也打磨了朕的性子。”

李菁華就雙手緊握住他的手,帶了三分心疼道:“那皇上也辛苦,妾身寧愿您不受這些打磨,哪怕是平庸一些也好。”

齊修遠但笑不語,他要是平庸又怎么能護得住一個嗷嗷待哺的弟弟呢?

“皇上打算怎么處置他們?”

齊修遠板著她的手指玩,似笑非笑的問道:“你不覺得我殘忍無道嗎?”

李菁華側身抱住他的腰身,將腦袋放在他的肩膀上,輕聲道:“可你是我丈夫啊。”

齊修遠心中怦然一動,眼有些熱,察覺到妻子要起來,他忙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將人結結實實的抱在懷里,等鼻頭的酸意慢慢消失后才道:“那菁華就助為夫一臂之力吧。”

齊修遠在心中暗暗許諾道:你既視我為夫,與我一條心,那我也絕不會負你。

齊修遠的這個承諾未說出口,卻一直謹記在心。

他松開妻子,對著她的眼睛含笑道:“她之前不是想做太后嗎?她一個妾室是做不成的,太妃倒是可以,雖然是妾室,但她畢竟伺候過父親很長一段時間,所以把人接進宮來榮養吧。”

“至于兩位弟弟,他們身無功名,又無一技之長,白得了侯爺的爵位,總不好太過辜負這份俸祿,讓他們閉門讀書吧,沒事別往宮里來。”

相當于把吳氏軟禁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