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齊修遠 12

齊修遠未滿十四歲就參軍,祝青把他帶在身邊兩個月,在確認他在戰場上能自保后就把他送到了更北的地方。

他們的關系太親密了,齊修遠若在他的手下出頭難免會惹人閑話,還不如送到同僚的軍中,讓他靠自己的軍功晉升。

他只要保證沒人陷害搶占他的軍功就行。

祝青對齊修遠道:“你若是想為母報仇,想護佑照顧好弟弟,那就保住自己的性命,積累更多的軍功,只有一天你遠遠的站在齊豐之上,你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齊修遠為此拼盡了全力。

也是他運氣好,剛被送到北地就遇上與大金作戰,袁將軍組織了幾個營地的將士對大金進行了反攻,他斬敵十六,由一小兵升為小旗。

他們那個旗只有他一人,因為那場戰役死了不少人,作為新提升的小旗,他只能分到新兵,老兵全部被上頭的校尉挑走了。

齊修遠看見榮軒時他就縮在一群士兵中,明明看著比他還大,卻臉色蒼白,腳步虛浮,齊修遠想,他一個手指頭伸過去只怕都能把人戳倒。

他并不想要這樣的兵,因為他看上去太白嫩了,一看就沒什么力氣,這樣的人上了戰場就是給敵軍磨刀的,連為他們擋刀的作用都達不到。

然而還未滿十四歲的齊修遠心還太軟,秉著對生命的敬畏,他來回看了他好幾次,他的上峰總旗大人看見了,主動把榮軒撥到了他手下,道:“這個雖然弱一點,但練練說不定能替你們擋擋刀之類的。”

齊修遠低著頭把榮軒和另外九個小兵領走了。

已經見過血的他知道,只要自己多強一分,那在戰場上活下來的幾率就大一分,所以他往死里操練這十個小兵,特別是榮軒。

其他人對齊修遠或多或少有些意見,因為他雖是長官,卻是所有人中年紀最小的,訓練達不到他的標準他雖不會抽人卻會把人拉出去繼續練,練不好不僅不能吃飯,連覺都不能睡。

私底下大家都恨死了他。

但榮軒不是,齊修遠對他越嚴厲,他就越喜歡齊修遠。

這讓孤獨沒朋友的齊修遠跟他漸漸成了朋友,也讓齊修遠對他關照更多,上戰場時經常替他擋刀。

那一年的戰事特別的多,或許是祝青與參將打過招呼,齊修遠一直被放在前線第一線,所以軍功累積得很快。

而他手下的兵來了又走,有死在戰場上的,也有被其他的上峰看中后挖走的,只有榮軒一直留在他的身邊,隨著他由小旗升到總旗,再由總旗升到校尉,榮軒也由一開始的小兵成了他的智囊。

邊關戰事頻繁,雖然危險大,但機遇也大,齊修遠才用了三年的時間就用實打實的軍功把自己推到了四品參將的位置上。

十七歲的參將,就算是在亂世也很少見,而齊修遠能做到不過是念著尚在京城的弟弟及母親的仇罷了。

這也是齊豐如鯁在喉的原因,他兒子晉升得太快了,只是三年的時間就把品級與他拉平,可見以后他的前程。

雖然四品到三品是一道鴻溝,而越往上就越難升遷,但齊修遠手握兵權,又有能力,且又生逢亂世,晉升是遲早的事。

而他因為舊事被人鄙夷,又被祝家打壓,想要更進一步難之又難,等到一天這個逆子遠遠的凌駕于他之上,他還會放過他嗎?

也因此,齊豐對齊浩然看管的越發嚴厲,也對齊修遠更加戒備,恨不得將他的羽翼打折,困在京城。

所以齊豐才想給齊修遠定下吳氏的侄女,快刀斬亂麻的讓齊浩然代兄拜堂,到時候齊修遠是認也得認,不認也得認。

誰知道他都把人關在屋里了人還能逃走,他倒是依然想定下這門親事,但他和吳氏都拿不準齊修遠的性格,不敢用吳家的閨女去賭。

以前他們手上有齊浩然還能威脅他,現在齊浩然跑了,齊修遠要不聽他們的話他們難道還能把人娶進門來放著?

別說吳家不肯,就是吳氏也不敢這么賭。

而遠在邊關的齊修遠知道弟弟跟表弟跑出來后就氣了個倒仰。

現在是亂世啊,盜匪猖獗,兩個十二歲的少年就敢獨自跑出來,這是活膩歪了嗎?

齊修遠立即派了人沿路找回去,卻一直沒有消息。

榮軒見他臉色一日比一日難看,不由勸道:“將軍不是說令弟武功高強嗎,一些宵小有何懼?說不定過兩日他們就自己找到府上來了。”

齊修遠是把弟弟當兒子養的,聞言緊攏著眉頭道:“那傻小子雖武藝高強卻沒見過世事,只怕被人賣了還給人數錢呢,我如何放心得下?”

要是只拼武力他才不擔心,弟弟三歲習武,至今已有九年,雖然只有信件來往,但他也知道弟弟的厲害,但盜匪又不是只會揮刀喊殺的人,弟弟那么蠢,只怕人家只略施小計就把他給騙去了。

榮軒聞言笑道:“可你不是說你表弟聰慧機靈嗎?他也跟著令弟離家出走,有他在應該不會有問題的。”

齊修遠更擔心了,“子衿雖聰慧,但心性太高,他們身邊若有仆人跟隨周旋我自然不擔心,但他們只有兩人,聰明的心高氣傲,平易近人的又是個武藝高強的蠢貨,我只怕他們弄巧成拙。”

齊修遠說這話的時候只是單純的擔憂,卻沒想到自己說準了,三天后他看著形容狼狽的兩個臭小子說不出話來。

齊浩然沒懂看眼色,他只覺終于見到了大哥,激動的上前抱住他哭道:“大哥,我終于見到你了,”

齊修遠剛把手放在弟弟的背上就聽他嚎道:“我餓啊——”

雖然剛被穆揚靈支援過,但那兔子野雞真不夠吃,最關鍵是他從那山腳走到縣城也花費了很長時間,所以現在是餓得褲腰帶都緊了兩圈了。

齊修遠看著狼吞虎咽的兩個弟弟,知道了他們離家出走的真相,一時間眼中寒光直閃,冷聲道:“既如此,你們就留在北地,別回去了。”

齊浩然和范子衿歡喜得連連點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