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齊修遠 11

齊修遠勤學苦練,除了時不時的與兩個庶出弟弟打架,幾乎不與齊府其他人有交集。

齊豐為齊母守孝兩年,也不知走了誰的門路奪情起復了,祝家此次并沒有阻攔,祝青知道,齊豐是個心胸狹窄的小人,他要是再插手逼迫只怕他會惱羞成怒的對兩個孩子下手。

他的最終目的就是兩個外甥平安長大,這也是他隱瞞祝宛死因的最重要原因。

那碗藥是齊修遠熬制后親手捧給祝宛的,若是讓他知道吳氏利用他的孝心殺了他的母親,這孩子只怕一輩子都不得解脫了。

齊豐官復原職后心情果然變好了許多,雖然依然不待見長子和幼子,但也偶爾想起他們來了,逢年過節會把倆人叫過去吃個團圓飯。

齊修遠習慣了沉默,齊浩然卻是個熊孩子,幾乎每次聚在一起都能鬧出事來,不是捉弄了吳氏,就是揍了兩個庶出哥哥,氣得齊豐每次見到他都是吹胡子瞪眼的。

齊修遠雖沉默卻每次都護著弟弟,讓齊豐臉色更差,所以對兩個孩子都是眼不見為凈。

也因此,齊修遠要離開齊府就很容易了。

齊豐做夢也沒想到齊修遠敢小小年紀就離家出走,那時候他剛過完十三歲的生辰不久,可以叫做十四歲。

他自認功夫已經練得不錯,而邊關戰事越演越烈,正是建功立業的時候,所以他把兩房下人交給弟弟,自己帶了個包袱和祝叔就去邊關投奔舅舅去了。

等齊豐發現長子失蹤時已是兩個多月后了,而他之所以能發現還是因為到中秋佳節了,齊府要吃一頓團圓飯,然后大家才發現大少爺竟然不在家!

不怪大家沒發現,實在是齊修遠平時太低調了,他只用祝青給他的兩房下人,幾乎不用齊府的人。

而他不用上學,每日出門也是走的側門,沒人會去關心他今天是否出門,最關鍵的是這兩個多月來齊修遠小院里的人都是照常生活的,每日都去廚房里提齊修遠的飯菜,針線房給齊修遠做的衣服他們也照領,給齊修遠的月錢也照拿,誰會想到大少爺不在家?

那本就是個隱形人物啊。

那兩房下人也光棍,拿了齊修遠留下的書信去給齊豐,道:“大少爺走前交代,說老爺何時發現他不見了再何時把書信奉上,若是老爺一直未發現,那就當此事從未有過。”

齊豐臉色一黑,下人卻不懼他,又道:“大少爺說把我們轉給四少爺,今后我們只管伺候四少爺就行,老爺可還有其他吩咐?若沒有小的們就退下了。”

齊豐臉色鐵青,卻拿他們沒辦法,因為他們不是齊府的下人,是祝家的,他們的月例,甚至吃的用的都是祝家出的,除了他們住在齊府伺候他兒子,叫他老爺外,他們并沒有主仆關系。

下人見他不言語就當他默認了,默默的退下不提。

齊府卻氣得將齊修遠的信撕碎,他知道,他的長子脫離了他的控制,或者說,他從未控制住他。

此時,他想到了母親臨終前的話,要把浩然留在身邊盡孝。

齊豐眼神暗沉,明白過來,就算齊修遠真能出人頭地又如何?齊浩然在他的手里他就只能聽他的。

齊豐立即讓人去范府將小兒子接回來,他要自己撫養兒子。

齊修遠早料到齊豐會用這一招,他臨走前對弟弟道:“他來接你你就回去,把齊府當成自己的家,缺什么就要什么,在外頭看上喜歡的東西若沒有錢就報齊府的名號,讓人上門去結算,你住不慣齊府就找個借口跟他們吵架后住到姨母那里去,住一段時間后又跑回去住幾天,再找借口出來。”

齊修遠心疼的摸著弟弟的腦袋道:“大哥知道委屈你了,但你得讓他們知道你把齊府當自個的家,卻因為跟他們合不來而委屈住在范府,知道嗎?”

齊浩然連連點頭,表示明白了。

于是齊府一家人都開始生活在水深火熱中。

齊浩然的性格說好聽點叫敦厚,說難聽點叫蠢,這孩子除了在武學上的天賦叫人驚艷外,在其他的事情上都有些遲鈍,但好在他聽自家大哥和范子衿的話。

齊修遠叫他把齊府當自個的家,他就真當是自己家了,在他看來,整個齊府都是他父親的,等父親死后那必定是大哥和他的,至于兩個哥哥,那是庶出,以后肯定是要被分出去的。

抱了這一思想,他指使起齊府的下人來是理直氣壯,用齊府的錢更是理所當然。

如果說齊修遠在齊府是個隱形人,整個齊家的人都漠視孤立他,那齊浩然就是無時無刻不在宣揚自己的主權。

家里的下人看到齊修遠可以把頭扭到一邊去當沒看見,但碰到齊浩然他們敢這樣嗎?

但凡見了他不行禮的,齊浩然都一腳踹飛,然后一家都給攆出去,可以說,齊浩然剛搬回齊府的那段時間把齊府鬧了個天翻地覆,他壓根不用找借口跟他們吵架,理由杠杠的,鬧夠了就回范府去住。

等齊豐做好了心理建設再去把人接回來時他繼續鬧,等到后來齊府的下人學乖了,每看到齊浩然都畢恭畢敬時齊浩然又通過別的途徑尋找自己的存在感了。

齊修遠每個月只有五兩的月銀,是齊府最少的,要不是有舅舅支援,他連自個都養不活,更別說養馬了。

但齊浩然能坑自家舅舅嗎?

大哥都說齊府是自個的家了,那他的花銷自然得齊府出了。

齊浩然在吃穿上沒講究,但他也做過紈绔,因此拼爹的時候他毫不手軟,幾百兩銀子眼也不眨的往外撒,當然是用齊府的名義欠的債。

作為齊浩然的老子,齊豐能不付錢嗎?

肯定不能。

而齊浩然的興趣多在寶馬寶劍寶刀上,后兩者且不說,良駒動輒百兩千兩是常有的事,齊豐對齊浩然是打也打過,罵也罵過,但過后他該買買,該花花,一點不手軟。

這時候齊豐才意識到齊修遠是多么的好養活,齊浩然從內部把齊豐折騰得心力憔悴,而齊修遠在外部對他的打擊也不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