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齊修遠 6

齊豐把齊修遠完全丟到了一邊,但齊母卻不能放任此事不管,她的身體越發不好了,雖然她也不喜歡齊修遠,但那畢竟是她的嫡長孫,何況,家里有這么個滿懷恨意的人在,以后齊家還能興盛嗎?

她并不像兒子那么樂觀,認為不給他讀書,不讓他出頭就行。

齊修遠不過七八歲就敢弄得吳氏小產,把弟弟往池塘里按,可見是心狠手辣之人,這樣的人長大后若是心懷恨意只怕會讓齊家破家。

這是齊母絕不容許的事,所以她想跟這個長孫談一談,看是否還能回轉,若不能,那只能讓人慢慢的病逝了,就算是得罪祝家,也總比在家里放一個利刃對準自己強。

在這一點上,齊母比齊豐要看得清,也要狠得多。

齊修遠被齊母看得心悸,背后汗毛豎起,他低著頭咬牙不說話,繃直的脊背顯出自己的倔強。

齊母嘆息一聲,有些干枯的手拉過他,溫和的問道:“好孩子,你心里有什么怨就告訴祖母,不要憋在心里。”

齊修遠心中警鈴大作,這話遲到了三年,若是三年前祖母這樣問自己,他說不定會忍不住將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告訴她,但這是三年后!

這句問話太遲了!

齊母溫和的摸摸他的腦袋,嘆息道:“少盛畢竟是你弟弟,你怎么能把他往池塘里按呢?”

齊修遠眼圈一紅,梗著脖子嚷道:“那也是他活該,誰叫他罵我娘親和污蔑四弟的?明明我娘是吳氏害死的!”

齊母心頭一跳,這是她第二次從孩子的口中聽到這話了,她忙問道:“這話是誰告訴你的?他必定是在挑撥離間。”

“是我猜的,”齊修遠眼睛通紅,緊緊地抓著祖母的手道:“當時我沖進去,院子里一個人也沒有,母親一個人躺在床上呆呆的,我跑上去拉她,她口中只念著吳氏的名字,臉上還有怒容,我就知道肯定是吳氏害了母親。”

“那你娘與說什么了?”

齊修遠眼淚“啪啪”的往下掉,道:“娘親來不及說話,只說了兩句‘吳氏’就沒生息了,祖母,你說我娘是不是吳氏害死的?她害死了我娘還不夠,還指使了四弟的乳娘害四弟,要不是我發現得早,只怕四弟也會死的。”

齊母臉上有些尷尬,輕聲勸道:“這說不定是誤會。”

“不是誤會,”齊修遠篤定的道:“下人若沒有主子的吩咐不敢如此欺負四弟,而我們家里只有這么幾個主子,二弟和三弟還不懂事,也指使不動下人,您是四弟的親祖母,父親是四弟的親父親,我也他親哥哥,還有誰會對四弟下手?就是她!”

齊母對于此事也很不悅,就算她不太喜歡兩個孫子,那也是她孫子,何況當時祝宛剛死吳氏就對孩子伸手,就算她是她的外甥女,齊母也依然生惱了,也因此她并不阻攔夏彤把老四接過去養育。

因為她精神有限,并不能肯定能保住他。

齊母渾濁的眼睛打量著齊修遠,問道:“孩子,那你怨不怨你爹?”

齊修遠垂下眼簾,遮住眼里的恨意,他一時又恨又害怕,干脆一下撲在她懷里大哭出聲,大聲的質問道:“祖母,難道我不是父親的兒子嗎?我不是他的兒子嗎?他為什么就不來看我,為什么疼二弟三弟那么多?”

齊母抱著微微發抖的齊修遠,心中松了一口氣,這孩子對父親還有渴望及孺慕,那就不會做那種弒父滅祖的事。

齊母放下心來,真讓她對自個的親孫子下手她也為難啊。

齊修遠撲在齊母的懷里痛哭,感覺到自進入屋后的那種陰寒感覺消散了不少,他緊繃的心弦這才松弛了一些,然后眼淚就啪啪的往下掉。

并不是怨忿與委屈,而是后怕的感覺,自母親死后,他再一次感覺到了那種滅頂的恐懼,他知道,這種恐懼來自于現在抱著他的祖母。

齊母安慰了他半響,哄道:“你父親不是不愛你,而是思念你母親,有些不敢看你罷了。”

她摸著他的臉道:“好孩子,你長得有三四分像你母親,我看著你時都會時常想起你母親,更何況你父親?他與你母親是患難夫妻,驟然喪妻,心中自然痛苦,你再給他一段時間,慢慢的就好了。”

齊修遠心中譏諷,卻調整了面部表情抬頭巴巴的看著祖母,期盼的問道:“真的嗎?”

齊母笑著點頭,“真的,祖母從不騙人的。”

于是,齊修遠滿意的回去了,才進入自己的院子,他差點就摔到地上,還是他身后的下人抱住了他。

齊修遠弱弱地道:“祝叔,扶我進去。”

齊修遠此時渾身無力,祝叔見他連衣服都汗濕了,嚇了一跳,忙把人扶進屋,讓人打水來給他洗澡,見他面色青白,不由著急的問道:“大少爺,您怎么了?”

齊修遠冷笑,“她想殺我,我知道了!”

祝叔嚇了一跳。

齊修遠繼續喃喃的道:“那是一種感覺,剛才我差點以為自己要死了……”

祝叔臉色鐵青,低聲道:“大少爺,不如我們帶上四少爺去邊關投奔舅老爺吧。”

齊修遠搖頭,“不能陷舅舅于不義,何況母親的墓也要掃,若我們不在,每年清明還有誰會記得她?”

祝叔張了張嘴,見他表情堅毅,也就不再勸。

大少爺年紀雖小,但主意正得很,他一旦拿定了主意就是舅老爺也改變不了。

祝叔嘆息一聲。

齊修遠卻道:“用不了多久了,我已經八歲了,很快就會成年了,到時候我不僅能保護我自己,也能保護弟弟的。”

齊修遠雖然滿懷壯志,但這次他也的確嚇壞了,當天晚上就發了高熱,一直到第二天都沒有退下去的跡象。

祝叔見他牙關緊咬,連藥都喂不進去,不由又急又心痛,忙讓人去范府把四少爺接回來。

齊浩然是和范子衿一起回來的,他跑進來見大哥躺在床上不動,頭上冷汗淋淋,一時又怕又擔心,爬上他的床就在他的耳邊大喊,“哥哥,哥哥,你快醒醒啊!”

范子衿也在一邊大叫,“大表哥,有人欺負我們,你快起來幫我們打架啊。”

祝叔捧了藥上來,見大少爺一點醒來的跡象也沒有,頓時著急道:“這可怎么辦,昨天晚上還勉強能喂進去一些藥,今兒一早卻一滴藥都喂不進去了,這可這么好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