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齊修遠 1

小小的齊修遠雙手捧著藥碗小心翼翼的端到母親床邊,脆聲道:“娘親,你該喝藥了。【】”

祝宛抬起頭,見兒子圓圓的臉上掛滿了汗不由一笑,她支起身子拿過碗一飲而盡,對兒子笑道:“好了,娘親吃藥了,修遠去照顧弟弟吧。”

齊修遠高興起來,問道:“娘,弟弟越長越好看了,可以取名字了,你給弟弟取個名字吧。”

祝宛猶豫,“名字得你父親取呢。”

齊修遠有些不悅,他年紀雖小,卻已經能分出親疏,他對父親并無好感,但他很少去反駁母親,所以只能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期盼的看著母親。

祝宛最受不了的就是兒子的這種目光,想到丈夫現在全部身心都在吳氏身上,未必會心疼他們的小兒子。

連長子的名都是她取的,想來他也不會關心小兒子的名字,所以祝宛略一沉吟就將自己思索良久的名字拿了出來,“那就叫浩然吧,取自《孟子?公孫丑上》:‘我善養吾浩然之氣……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則塞于天地之間。’”祝宛含笑看向大兒子,“你覺得怎么樣?”

齊修遠星星眼,他還小,沒怎么聽懂,卻感覺很厲害的樣子,將名字反復念了幾遍,記牢后就狠狠地點頭。

他開心的道:“我去告訴弟弟他有名字了。”

祝宛含笑看著他跑跑跳跳的離開,誰也沒想到這是最后一次見面。

小小的弟弟出生已經有些時日了,小小的一團白白嫩嫩的,齊修遠趴在一邊喜歡得不得了,只是拉著他的小手就能玩一整天。

直到孩子餓了要吃奶,齊修遠才惋惜的離開弟弟蹦出去,看了看時辰發現正是午休時候,他轉了轉眼珠子,打算去找母親一起午休。

齊家的主母剛生完孩子,誰都知道主人不喜歡主母及其子,所以對齊修遠很是怠慢,看見了也當沒看見。

齊修遠也不介意,蹦蹦跳跳的跑到母親的院子,發現院子里靜悄悄的竟是連守門的婆子都不在了。

他不由蹙眉,放緩了腳步滿是疑惑的去找母親。

屋里傳來說話聲,還是自己最討厭的吳氏的聲音。

齊修遠不由停下腳步,然后才慢慢的朝屋里挪去。

他趴在窗戶往里看,見吳氏正低頭與母親說話,聲音柔柔怯怯,內容卻讓他森寒不已,“姐姐放心,妹妹扶為平妻后一定會尊敬友愛姐姐,伺候好夫君和孩子們的。”

祝宛臉色蒼白的看向站在一邊的齊豐,問道:“你怎么說?”

齊豐眉頭緊蹙,神色很是不悅,道:“我還能怎么說?這是母親的意思,母親現在臥病在床,正需要沖喜,而你不能侍奉左右,就讓柔兒給母親侍疾,她現在是大功臣,這平妻的位置是她應得的。”

祝宛眼中絕望,一瞬間爆發出無盡的恨意,她厲眼瞪向齊豐,卻看到了他身后窗口上趴著的小身影,祝宛心中的氣一下就泄了,她想,她不能讓兒子看到這么齷齪的一幕。

祝宛心中升起一種危機感,她覺得她活不長了,這時候她的兒子絕對不能與齊豐起沖突,所以她的目光隱含悲傷與哀求的越過齊豐對上窗口的那個小身影。

齊豐卻以為她是在看他,見她如此悲切,他不由一嘆,放緩了聲音道:“不過是平妻,你依然是我齊家的主母,這并沒有改變,你何必如此心胸狹窄?”

吳氏也忙表示她不會和祝宛搶主母的位置的。

祝宛沒有回應他們,只是將哀求的目光收回,指著門口淡淡的道:“滾出去!”

齊豐大怒,好似受到了大侮辱,轉身就往外走。

吳氏忙追上去,而此時趴在窗口的小身影已經滑到了院子里的花叢后,他用手捂著嘴巴,讓自己不哭出來,等父親和吳氏走后才跑進屋去。

祝宛察覺到身下潮濕,再聯想到中午喝了那碗藥后她就昏昏欲睡,而她身邊伺候的丫頭婆子一個不見,哪里還不明白她是著了道。

但那藥是兒子親自熬的,更是他親自端過來的,祝宛咬緊了牙關才沒讓自己露出異色,她知道自己活不長了,所以伸手去摸兒子的臉,低聲囑咐道:“修遠,我兒,娘要死了,你要照顧好弟弟,知道嗎?”

齊修遠張大了嘴巴,眼淚“啪啪”的往下掉,他想要哭喊,卻被母親一把掐住。

祝宛掐住孩子的手臂,捂住他的嘴巴認真的囑咐道:“別把今天看到的事告訴別人,娘是被齊豐和吳氏氣死的,說出去于你也不好,你要保守秘密,等長大后就殺了吳氏給母親報仇,記住,你的最終目的是照顧好自己和弟弟,如果殺了吳氏不能讓你好過,那就不要殺她,只要你和弟弟過得好,娘親就開心了。”

齊修遠淚眼朦朧的看著母親,祝宛的精神卻空前的好,一一叮囑道:“娘親身邊的人信不過了,你別相信他們,去找你夏姨,讓她照顧你們,等你兩個舅舅來了你和弟弟就跟他們走,長大以后再回來。”

祝宛反復的叮囑道:“孩子,娘親愛你和弟弟,所以你們一定要過得好好的,你記住,只要你們過得好了娘親才能安心,報仇的事并不大,如果你為了報仇委屈了自己,那娘才是死不瞑目呢,等我兒出息了,捏死吳氏也像是捏死一只螞蟻一樣時再為娘親報仇,好不好,好不好?”

小小的齊修遠狠狠地點頭,此時他也聞到了濃重的血腥味。

祝宛呼吸粗重了些,她喃喃的道:“我是被齊豐和吳氏氣死的,告訴你舅舅們,一定要照顧好你們,別把你們落在齊家,不要留在齊家……”

一定不能讓兒子知道她是因為那碗藥死的,那樣他一生都不得安寧了。

齊家是龍潭虎x,留在這里無異于找死。

祝宛在種種擔心中閉上了眼睛,齊修遠趴在床邊大哭,此時院子里的下人才漸漸回來,聽到哭聲不對連忙進來,見祝宛面如金紙的倒在床上,心中大駭,上前掀開被子一看,發現床上的被子全被血浸透了,丫頭驚叫出聲,跑出去喊道:“太太大出血了,太太大出血了——”

齊修遠滿懷恨意的看了眼母親身下的血跡,拳頭緊握,嘴唇都咬破了。

祝宛高估了齊修遠的聽話程度,他不愿意離開齊家,他要日夜看著他的仇人,那樣他才能安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