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穆博文 6

兄弟倆快馬加鞭的往興州府趕,總算是趕在穆石大壽的前一天晚上趕到了城門外,想到第二天就能進城去給父親過壽了,兄弟倆也不急了,就在城外過了一夜。【】

穆博文放下心來,第二天起床就覺得喉嚨干癢,鼻子堵塞,好在神志清明,頭不暈身不乏,所以灌了一碗姜湯后就跟弟弟進城去了。

城門剛剛打開,天都未破曉,城里更是只聞j犬之聲,地上只有厚厚地積雪,馬蹄踏上去有嘎吱嘎吱的聲響,兄弟倆難得靜下心來讓馬小步往前跑,連寒冷的夜都平添了三分柔意。

穆博文內心寧靜,側頭對弟弟笑道:“興州府安定平和,什么時候我們能回家定居就好了。”

穆博思輕輕地應了一聲,道:“等我致仕,肯定也是要回來的。”

兄弟倆人趕回到穆府,護衛上前敲門,門房打開看見兩位主子回來驚喜的叫了一聲,邊把人迎進去邊叫人進去稟報。

冬夜寒冷,穆府的下人也剛起來,剛別說主子了。

但穆石淺眠,外面一有動靜他就醒了,聽聞兩個兒子都回來給他過壽,穆石都還有些恍惚不可信,半響才搖頭失笑,“這兩個臭小子。”

朝陽破曉時一家人才團聚,穆可嘉像個小姑娘一樣伸手去拉雙胞胎哥哥,笑道:“這下好了,我們兄弟姐妹四人又湊一塊兒了。”

穆博思將妹妹的手扯掉,嚴肅的道:“你老實點,都多大了還拉拉扯扯的。”

穆揚靈卻招手對他們道:“還不快上來給父親拜壽。”

兄弟倆忙上前跪下,穆石忙伸手去拉他們,穆博思就笑哈哈的推開父親的手,執意跪下,“父親,今年是您第一次作壽,兒子們怎么也要給您磕個頭才行。”

穆博文看著近在咫尺的父親,見他發鬢盡白,握著他的手青筋突出微微發抖,一時心中如同被人抓住狠狠地擰了一把。

穆博文放開父親的手,緩緩給他磕了三個頭,他的記憶里更多的是父親的背影,背著弓箭,拉著姐姐進山的背影;背著包袱,拿著大刀去軍營的背影……

每一次他都站在家門口或是趴在窗戶上往外看,目送他離開。

姐姐是他的依靠,只要姐姐在他的身邊他就無所畏懼,但父親卻是整個家庭的支柱,他能放心的去依賴姐姐,不就是因為整個家由父親扛在背上嗎?

而現在父親老了,他老了,以前一甩就能把他拋到天上去的人抓著他的手時竟然在發抖。

穆博思見大哥趴在地上不起身,自己爬起來時忙扶了他一把,替他掩飾道:“大哥這幾天都跟我一起連夜趕路,昨天晚上又在城外露宿,今兒一早嗓子就有些不舒服了。”

舒婉娘擔憂起來,“那吃了藥沒有?要不要找個大夫來看看?”

穆博文壓下心中的情緒,抬頭對母親笑道:“已經喝了姜湯,出了一身的汗估計是好了。”

穆石蹙眉,嘟囔道:“都多大的人了連自己都不會照顧,就是晚兩天回來又怎么樣?”

舒婉娘就嗔怪的看了丈夫一眼,上前拉住穆博文道:“你爹也是心疼你,你不在的時候你爹天天念叨,這一回來又忍不住要教訓你。”

穆博文只一笑,掃了一圈,沒看見長子,就跟著母親往里走,問道:“楓兒呢?”

“被你姐夫拎去練拳了,那孩子跟你一個樣,一到冬天就恨不得把被子披身上,你姐夫看不過去,說要教他一套拳法,練好了不敢說冬天能穿單衣,至少不會像現在一樣穿得跟蟬蛹似的。”舒婉娘看著四個孩子笑道:“你們兄弟姐妹四個,就屬你跟你姐姐最怕冷,可現在看你和阿靈穿的也不多,可見王爺的拳法是有效的。”

穆揚靈立刻辟謠道:“娘,我可沒有練他的拳法,我現在不那么怕冷是因為內力渾厚了。”

拎了穆楓過來的齊浩然正好聽到這句話,他忍不住撇撇嘴,沒在眾人面前下妻子的臉,但轉身只有兩個人時卻極盡嘲笑的問她,“喲,爺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時候練成了渾厚的內力了?來跟爺說說,你現在的內力夠你用輕功蹦多遠的?”

穆揚靈忍不住老臉一紅,齊浩然更興奮,居高臨下的鄙視她道:“讓爺算算你練了多少年的內力了,從九歲那年開始,這都三十多年了,就是個傻子也能成武林一流高手了吧,爺給你的內功心法可是祝家收藏的上等功法啊,結果你呢?嘖嘖嘖……”

“嘖”這個詞語寓意很豐富,穆揚靈惱羞成怒的決定她這輩子最討厭這個字了。

齊浩然鄙視完了妻子,神清氣爽的去老丈人跟前伺候了。

老丈人第一次過壽,他這個半子說什么也得好好孝敬對方一番。

穆博文正陪在舒婉娘身邊,見母親發鬢間也摻著不少白發,他忍不住問道:“母親,您與父親身體還好吧?”

舒婉娘笑盈盈點頭,“好,你父親就不說了,壯得跟頭牛似的,現在都還下地干活呢,根本閑不下來,我的身體也好,不用你c心。”

穆博文點頭,轉身卻把兒子拎過來問道:“你祖父祖母每天幾時起床,何時用早食,一天能吃多少,祖父可有喝酒,你陪在他們身邊半年可見他們生過病,生的什么病,吃的什么藥?”

穆楓目瞪口呆的看著父親,半響才磕磕絆絆的回答,這些他實在沒留心,他是回家準備考試的。

穆楓想到祖父和祖母每日都要過問他的飲食衣著和學習,心中有些羞愧,臉上紅辣辣的,小聲的道:“父親,都是孩兒不好,我下次一定留心……”

穆博文搖手,“我這個做兒子的都不知,又怎會去為難你?你去把管家還有給你祖父祖母請平安脈的大夫請來。”

穆楓忙小跑著出去。

穆石畢竟是從戰場上退下來的將領,身上的暗傷不少,因此身體再壯,年老后也總有問題,但他吃的挺多,胃口從未壞過。

而舒婉娘這些年調理得好,雖然身體弱,依然時不時的生個小病,反而沒有穆石這么多的問題。

穆博文還待詳問時,來給穆石祝壽的客人就****了,他忙把人遣退,到前面去與弟弟招待客人。

齊浩然身份貴重,不好到大門口迎接客人,所以就站在老丈人身邊幫忙。

穆石渾身都發著光,臉上滿是笑容,接了客人后先是介紹了女婿,然后就得意的炫耀他兩個兒子,兩個女兒都回來給他祝壽了。

穆博文往前院去的腳步就不由一頓。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