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穆博文 5

穆博文快馬加鞭的往興州府趕,老爹啊,他是真的忙得忘了時間,不是故意不回去參加您的大壽啊。

這里距離興州府是只有七八天的路程,但現在天氣惡劣,誰也不知道趕回家需要多少時間。

他們趕路的第五天,眼見著距離興州府越來越近了,后面一疊“嘚嘚”的馬蹄聲傳來。

穆博文根本不用回身就知道這是一隊好馬,連忙往路邊上一讓,打算讓他們先過去。

六匹好馬從他身邊飛奔而過,穆博文還未來得及看清對方,為首的一人突然就勒住馬匹,轉身回頭看。

護衛們察覺到那六人身上的精悍之氣,手就輕輕地搭在了劍柄上,正要打馬上前保護穆博文,穆博文就驚叫出聲,“博思?”

“大哥?”穆博思扯掉臉上的布,看到兄長,高興的哈哈大笑起來,“還真是哥哥,我遠遠的看著就覺得你的背影熟,剛才若不是看見你的眼睛我都不敢認的。”

大冬天的趕路,他們都把頭臉包住,只露出一雙眼睛,不然頭臉被風那么一吹,就算不生病,臉上也會皸裂得不成樣子。

兄弟重逢,倆人都高興得很,晚上一起露宿。

見大哥仔細的將地面燒燙,然后才鋪上枯枝和搭建帳篷,他微微一愣,笑道:“大哥你也太仔細了,只是露宿何必搞那么麻煩?”

穆博文笑道:“這是姐姐小時候教我的,這么冷的天自然要仔細一些。”

穆博文的隨從還給他抱來一卷用油紙包的好好的東西,穆博思好奇的拆開一看,竟是一張完整的虎皮。

他頗有些無語的看著大哥把虎皮鋪在干草上,伸手捏了捏大哥瘦弱的胳膊,了然道:“難怪大哥南來北往的跑卻很少生病,你在路上竟也這么仔細。”

“又不花費多少時間,也不像你們需要搶時間打仗什么的,我能不虧著自己的時候都不會讓自己受委屈的。”穆博文盤腿坐在虎皮上,讓弟弟也坐下來。

背風的帳篷口還支了一堆火,今天晚上他們就要靠這堆火取暖了,以前他一人的時候還可以卷著虎皮睡,但此時加上一個弟弟,也就剛好夠鋪地。

“在路上千萬不能生病,否則就是有神醫在旁也很難醫治的,你以后也要小心些,知道嗎?”

穆博思可有可無的點頭,問道:“您不是早回來了嗎,怎么這個時間段還在這兒?”

“要建救濟屋,忙起來一時忘了時間。”穆博文提起來時還是有些羞愧的,道:“我們兩個若不能及時趕回去也不知道父親會不會生氣,但愿姐姐能夠勸解好父親。”

穆博思眼睛一瞪,問道:“大姐回娘家了?”

穆博文點頭,“她與我同一日啟程的,此時早應該回去到了。”

穆博思高興,“這下好了,可嘉也說要回來,我們兄弟姐妹四個又聚在一起了,就算我們真回去晚了,父親見我們到的這么齊也高興。”

穆博思又去說兄長,“大哥,這次回家你就讓著父親一些,可不能再惹他生氣。”

穆博文去拍弟弟的腦袋,“你見我何時是故意去惹父親生氣的?不過是碰上而已,正巧觀念相反。不過你說的也對,父親年紀大了,我的確要讓著他一些。”

穆博思聽了更加高興,拿了酒出來要與他喝,穆博文搖頭,“我不喝酒,晚上該睡不著覺了。”

見弟弟仰頭就灌了一口燒刀子,他移到里面去睡覺,勸道:“你也少喝一點,飲酒傷肝。”

“北地苦寒,我早就習慣了,大哥不用擔憂,”穆博思見大哥睡在里面,忙把人拽出來,笑道:“還是讓弟弟睡在里面吧,您體寒,該守著這堆火才是。”

穆博文也沒拒絕,直接移了出來。

穆博思灌了一口酒,問道:“嫂子和侄兒侄女們這次不回來嗎?”

“路不好走我沒讓他們回來。”

穆博思點頭,“我也沒讓他們回來,這鬼天氣也太冷了,我一個老爺們就差點沒受住。”

穆博文看著天地間的銀白一片,眼里有化不盡的擔憂,他五歲那年就經歷過九月飛雪,那一年也特別的冷,也是因為這樣大金才扣關的。

而今年的冷卻比那一年還要嚴重,根據他的日記分析,這三年來,是一年比一年冷的,如果明年還會持續這個規律,那又該有多冷?

再過幾年呢?

而此時,穆揚靈他們一行人剛剛到達興州府,因為城門已閉,他們干脆在附近的村子里住下,等明日再進城。

穆揚靈籠著圍脖,見天上又開始洋洋灑灑的下起雪來,立即就呼出了一口熱氣,道:“博文自十二歲就開始記錄每日的天氣情況,據他說這三年來是一年比一年冷的,竟是形成了規律,與往年的情況全然不同。浩然,你說這是不是一次小冰河世紀?我也覺得這幾年天災人禍多了點。”

齊浩然問,“什么是小冰河世紀?”

穆揚靈想了想道:“大概就是像現在這樣天氣異常,夏天大旱或大澇,冬天的氣溫持續降低,比平常要低得多,并且這種現象可能要持續很多年。”

現代曾有人將明朝的滅亡歸于它遭遇了小冰河世紀,穆揚靈雖覺得小冰河世紀或許真有些影響,但真正的原因還是明朝自身的統治問題。

那次小冰河世紀開始于明初,結束于清朝中期。

這一次大齊的遭遇與明朝何其相像,她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握住齊浩然的手道:“一個國家的滅亡從來不是由一場天災能造成的,而是由于它的腐朽,統治內部的變化,浩然,你得給幾個孩子立下家訓,可不準他們以后因為爭權奪利就把國家給弄沒了。”

齊浩然抽抽嘴角,覺得妻子又莫名其妙的多愁善感起來了,他大手一揮道:“放心吧,我大齊肯定能千秋萬代。”

就算不能千秋萬代他也死了,他就只當大齊千秋萬代就好了,反正人死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