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穆博文 4

穆石已致仕,帶著妻子從太原搬回了興州府,穆博思還在軍隊中,也不在他們的身邊。

如今倆人的身邊只有長孫穆楓。

而穆楓能陪伴他們的時間也有限,因為他是回來備考,準備明年的鄉試的,由此可見夫妻倆是多么的想見兒女了。

所以在收到兒子的信時,穆石的第一感覺就是不開心。

但不開心之后也理解開來,只是微微一嘆就放下了。

年紀越大穆石的心就越軟,也越來越喜歡去回憶幾個孩子小時候的事,他自然知道他與博文之間不像一般的父子。

從他五歲到十五歲,他一年見他的日子加起來連一個月都不到,更別說去教導他,父子感情生疏是很正常的。

除了博思和可嘉,他對揚靈和博文都沒有盡到做父親的責任,何況工作上的事……

穆石微微一嘆,換做是十年前的他,邊關若有戰事,他也會選擇放下家事去處理國事,所以這更怪不得博文了。

舒婉娘端了茶來正想勸勸丈夫,見他自己就想開了,不由一笑,“我還以為你又要在家里抱怨他幾天呢。”

穆石撇撇嘴,道:“我是那么不通情達理的人嗎?”

舒婉娘笑而不言,道:“阿靈給我寫信了,說是這次她也要和女婿回來,專門回來給你過壽呢。”

穆石立時滿臉發愁,“阿靈也太好玩了,都一把年紀了還天南地北的跑,女婿也隨她胡鬧,也不怕以后她兒媳婦們怨她。”

娶了兒媳婦進門,作為婆婆是要教導一段時間的,而且許多事也要她幫忙,可阿靈自孩子們成親后就甩開手不管了,不管他們是過得好,還是不好,她全都不過問。

就連穆石這個親爹都看不過眼了,道:“要不是知道那些孩子真是阿靈生的,我還真以為都是她大街上撿來的呢,也太不心疼孩子了。”

“說不定孩子們就樂意他們什么都不管呢,何況我覺得阿靈說得對,孩子們有自己的路要走,他們也有自己的日子要過,既然孩子們已經長大成人那就應該讓他們自己去處理面對的困難和得到的榮耀,他們也有自己的生活要過。”

穆石一囧,看著臉上發光的妻子,小心翼翼的問道:“婉娘,你也想像阿靈一樣天南地北的去玩嗎?”

舒婉娘搖頭,微笑道:“出去太累了,我就喜歡呆在家里,時不時的到田莊里走走看看風景就好。”

穆石就松了一口氣,他們一把老骨頭了,他還真怕妻子也有這奇怪的愛好。

穆揚靈和齊浩然慢悠悠的帶了十幾個侍衛往興州府走,因為大雪封路,路上并不好走,但他們速度緩慢,走兩天歇一天,再賞賞雪景,考察一下當地官員的救濟力度等,一段辛苦的旅程硬是讓他們走出了怡然自得的味道。

而穆博文與工部及戶部的官員則是快馬加鞭的趕到北地去主持救濟房屋的建設,他已經想出了如何更好的利用資源取暖,并與工部的其他工匠設計出了好幾樣取暖設施。

但各地情況不同,有些東西也要稍做修改。

穆博文曾在興州府,漢中府和京兆府中呆過,所以針對他們情況的設計圖紙已經送去了,但其他地方的卻還需要他與工部的官員實地考察過才行。

與此同時,工部還派出了別的官員及工匠,都是面對此次雪災做出的反應。

此時才十月末,他們的反應速度算快的了,當地的官員知道朝廷對此重視,也不敢怠慢,紛紛把災民安排好,很少有凍死的人。

穆博文設計出來的房屋依然是群住房,此時建屋困難,若有愿意出售房屋的富戶朝廷會出錢購買,然后將里面的墻面打通,沿著墻的一面建大炕,而炕里則做了兩個機關,一個將煙透出屋外,一個則是沿墻部分做空灌水。

燒炕時還在燒水,這樣就能保證大家隨時都有熱水用,還節約了成本,而燒過的熱水會沿著房屋里的銅管流一圈,讓屋里的氣溫上升,然后流到屋后他們設計的大棚內。

那是設計好種植蔬菜的大棚。

北地現在這樣的大棚不少,因為北方冬天只有凍白菜,自從他姐姐把大棚的種植方式宣傳出去后,不少人家都愛在冬天時搭大棚,富貴人家是為吃,而一般人家則是為了賺錢。

可以說,穆博文現在是盡可能的去利用這些被消耗掉的資源。

作為水利專家,他知道破壞自然的壞處,因此他對跟隨來的地方官員道:“開春之后務必組織百姓上山植樹,我們砍了多少就要補充多少,否則總有一天我們砍無所砍,給子孫留下的將是滿目瘡痍。”

他嘆氣道:“而且,我們在侵占山林中百獸的生存空間,我擔心這種寒流再持續下去,百獸會因此與人類為敵。”

前來接待的知府立即對幾個縣令道:“將此事記下,抽出幾個大棚現在就開始培育樹苗,開春后就讓人上山植樹。明年封山育林的時間增加十天,讓山林休養生息。”

幾名縣令連忙應下,知府大人就眼巴巴的看著穆博文,問道:“穆先生,那我們什么時候可以動工?現在還有不少人被安置在府衙后衙,但是那里的保暖設施也不好,空間也有限,這天氣越來越冷,也不知道他們是否受得住啊。”

“是啊,是啊,我們縣衙后面也安排有七十八人,雖說有朝廷發下來的冬衣,還有幾位大善人捐助的被子,但晚上睡覺還是冷到骨子里啊,下官真怕哪一天醒來去推開門就叫不醒人了。”

穆博文看向工部及戶部的官員。

戶部官員板著臉道:“建造所需的銀錢已經撥下,我們直接到錢莊里去取就行。”

工部官員立即道:“我們可以立即采購所需的材料,明日就能開工。”

此言一出,大家都松了一口氣。

穆博文穿著厚厚的棉衣去實地指揮,有時候還要各個縣的跑,應付各種突發情況,知府大人見狀忍不住提醒他注意休息和安全,還斟酌的道:“穆先生,這里離興州府不遠,只有七八天的路程,據說穆將軍十日后大壽,您不如抽空回去看看?”

穆博文一愣,問道:“今兒是幾號了?”

知府大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忘時間了,忙道:“今兒都二十七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