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穆博文 3

穆揚靈剛跟齊浩然從南洋回來沒幾天,聽見弟弟來,就讓人把她帶回來的禮物拿出來給他選。

但穆博文木木呆呆的,進屋的時候眼睛都是往下看著腳尖的。

穆揚靈嘴角抽了兩下,上前牽了弟弟去書房,把人安排在鋪了獸皮的椅子上坐,一邊叫人把火盆燒起來,見他低頭沉思,就搖著頭離開了。

弟弟一想什么難題時就這樣,有時候木木呆呆的被人拐走都沒反應,有一次他在街上走,因為突然想到水利上的一個難題,苦思之下下意識的一路走回家,但走到家門口他又一路晃蕩到王府,然后又從王府慢慢的朝工部走去……

等他醒過神來時,他已經被小廝牽回家里了。

穆揚靈因此對弟媳很是歉疚,弟弟府上的事只要她能幫上的她都會幫。

弟弟醉心于水利工程,穆家里里外外的事幾乎都要仰仗弟媳,穆博文不僅是她弟弟,還是她一手帶大的,所以對此不免有些心虛和歉疚。

好在弟弟也不是為了工作就忘了家庭的人,他也會特意抽出時間來陪伴妻兒,教育兒女。

有時候還會特浪漫的單獨拉了妻子出去過二人世界。

在方氏的心里,丈夫除了沒有給她掙得誥命外并不輸于別的男人,甚至她要比世上大多數人都幸福。

穆博文回神時外面天色已大黑,他走到花廳一看,妻子方氏正跟姐姐坐在一起挑選榻上的光華璀璨的寶石。

穆揚靈看到弟弟,忙招手道:“你來看看你媳婦帶什么顏色的寶石好看。”

穆博文上前看榻上足有四五十顆的大寶石,問道:“哪來那么多的寶石?”

這里面隨便一顆拿出去都價值百兩,其中有幾顆大的只怕能值千銀。

“我和你姐夫去南洋旅游的時候碰到了一艘迷航的西洋商船,我們給他們帶回了航線上,這是他們給的謝禮,怎么樣,漂亮吧?”

穆博文挑眉,“洋人這么大方?”

“虎頭派了軍船去接我們,他們知道我們的身份。”穆揚靈把寶石往他面前一推,道:“趕緊給你媳婦選幾顆,她都猶豫好半天了。”

穆博文立即選了兩顆最大的紅寶石和藍寶石,又選了幾顆較小的紅寶石,對妻子笑道:“這幾顆小的給你做成耳釘,跟這顆大的寶石做成一套,你帶紅的好看。”

方氏臉色一紅,小聲道:“也太多了,姐姐還沒選呢。”

穆揚靈忙搖手道:“我寶石多得是,不用你們留。”

穆博文也點頭,“我姐姐最不缺的就是寶石了,她更愛玉石,回頭把我新得的那個玉葡萄掛件給她。”

穆揚靈一笑,“多謝你還記掛著我。”

“我不僅記掛著姐姐,還記掛著父親與母親呢,”穆博文摸索著手上的寶石道:“姐,我想回北地去,母親來信說爹爹今年要辦大壽。”

“然后呢?”

穆博文就輕咳一聲,略微心虛的道:“可是我答應了李安要盡快幫他們設計出適用的取暖救濟房屋的,這樣一來,我就算回到北地只怕也不能呆在父母身邊。”

三過家門而不入,在書本上看著或許能讓人敬仰,但自己經歷的時候就不好受了。

至少穆博文就擔心父母知道后要氣壞,如果回北地反而會氣壞父母,那還不如不回呢。

穆揚靈就拍了一下他的腦袋,道:“你以為爹和娘有多不通情達理啊,你寫信把實情告訴他們便是,放心,他們一定會支持你,就算他們生氣不也還有我嗎?”

穆博文低垂著腦袋不說話。

穆揚靈就微微一嘆,讓弟媳幫忙把寶石裝盒,她拉了弟弟去書房,親自看他寫信。

穆博文與父母的聯系并不多,雖然每個月都有書信往來,但與姐姐無話不說不同,穆博文對父母幾乎都只是日常問候,更別說像齊浩然和兒子們一樣談論公事了。

穆博文從不會主動與父母提起他的工作,而穆石和舒婉娘也很少會去問。

穆揚靈不知道他們的隔閡是什么時候造成的,卻明白這并不是他們哪一個人的錯。

穆石在博文的成長過程中參與很少,所以博文從孩童時代就沒有養成向父親傾訴的習慣。

但這不能怪穆石,因為那是整個時代造成的,他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擠出時間來陪伴家人了,就是穆揚靈,少女時代的她也很少會去與父親商量她的事情。

在需要傾訴和選擇時她會選擇齊浩然,甚至是范子衿和秀紅,她都沒有想過找父親。

而舒婉娘是個性格柔弱的人,她也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給予兒女保護,她為他們做好衣服,做好食物,洗好衣服,做好所有的家務,也時刻教導著孩子們要做個好人,做個有出息的人。

如果她本來的性格決定她只能做到一,而為了兒女,她硬生生的做到了三,不僅穆揚靈,就是穆博文也看到了母親的辛苦和努力,倆人的心里只有心疼和憐惜,他們不會去怪母親。

但這也造成了姐弟倆從不讓外面的事打擾到她,更別說主動去傾訴讓她煩惱了。

在穆博文辭官開始專心于水利上時,雖然雙方表示他們互相理解,沒有矛盾,但長久的不見面還是會讓雙方多了距離感,甚至有一種生疏的感覺。

這讓穆博文既愧疚又痛心,更不敢告訴父母他可能要三過家門而不入了。

穆揚靈站在他身側,見他久久不落筆,就摸著他的腦袋柔聲道:“博文,你現在也是父親,我想以后不管楓兒做了什么事請,多久不回家,在你的心里他也依然是你的兒子,是你的血脈,不是嗎?”

“這是自然。”穆博文應完一怔,愣愣的看了紙張半天,最后慢慢落筆。

姐姐說的不錯,楓兒不管做了什么都是他兒子,他就算惱,他們的血脈也是連在一起的。

同理,不管他做了什么,他也是父親的兒子,血脈是連在一起的。

穆博文寫信給父母道歉,先是表示自己會回去為父親慶壽和過年,然后才寫了他因工作原因只怕要先去別的地方一趟,并不能立即回家,請父母見諒。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