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穆博文 2

有的人會因為幼時的苦難在發達后走上一個極端,不愿意去回憶自己曾卑微的一切,但也有人會不斷的去提醒自己記住那些苦難,努力讓更多的人避開那些苦難。

穆博文無疑屬于第二種。

他聰明卻不驕傲,他一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因此能腳踏實地的朝著目標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自他三歲記事起他就知道,家里是因為他和母親才過得那么艱難的。

看著年幼的姐姐背著弓箭在雪夜里跟著父親進山狩獵,幼小的穆博文學會了傷心。

整個臨山村只有穆家一家獵戶,就算村民和善,小小的穆博文也總能聽到一些關于自家的事。

那些大人以為他小不懂,所以并不避諱他,于是他知道打獵是很危險的,那是拿命去賭的行業,不僅比不上種地穩定,也比不上種地安全。

他還知道,原來他們家本可以過得更好,卻因為他與母親要常年吃藥,所以不管父親和姐姐如何努力家里都存不下錢。

當時幼小的穆博文并不理解為什么父姐不去種地,種地不是既穩定又安全嗎?

當時他雖疑惑,卻不怎么過心,因為在孩子的心里,丟命的危險就和出一次遠門一樣,并沒有什么具體的概念。

直到他五歲那年經歷了戰亂。

那時候他才明白什么叫做死亡,昔日的小伙伴消失后再也沒回來,以前的叔叔嬸嬸死后也不見了,甚至大家都不再提起他們,就好像他們不存在過一樣。

而他們的家人卻因為失去他們而悲痛交加,特別是成為孤兒的孩子,他們甚至連那個冬天都有可能熬不過,因為不再有為他們遮風擋雨臂彎,他們只能自己熬下去。

那時候穆博文是恐懼的,他想,如果有一天父親和姐姐都不在了,他會怎么樣?

是不是就會像那些小孩一樣卷縮在墻腳,只能用一雙大大的眼睛注視著過往的人,希望能有人大發善心的給他一口吃的?

因為懷著這樣的恐懼,穆博文有一段時間特別的黏姐姐,當知道他們一家要入軍籍時他并不傷心,甚至還有些高興。

因為他們家有地了!

有地就可以種糧食,父親和姐姐就再也不用天天進山打獵了,那他們就不會那么危險了。

天真的穆博文以為他們一家可以長相廝守了,然后他才發現事情遠沒有那么簡單。

比如,父親和姐姐連作物都分不清,更別說種地了,而種地也是有風險的。

如果說打獵是靠山吃飯,那種地就是靠天吃飯了。

他們的運氣算不上好,第一年就遇上了干旱,他看著姐姐每日都去搶水灌溉,明明才十歲,卻每天晚上都趴在床上偷偷的自己捶背。

這些他都一一記在心里,把那顆小心臟堆得滿滿的。

穆博文從不是強勢的人,他更愿意去襯托別人,比如他的親姐姐。

姐姐的愿望是培育出良種,讓糧食高產,然而種植糧食并不是有良種就夠了。

技術,天時和地利一樣都不能少。

姐姐在培育良種時已經很注重改良種植技術了,但天時和地利是不能控制的,除了良種與技術外,農戶想要豐收還得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老天爺。

所以穆博文才想要修建水利工程,澇時儲水,旱時放水,希望有一天即使天公不作美,天下百姓也能利用水利工程豐收。

而不是再雙眼無淚的望著天空悲戚的相求。

而他也的確有這個天分。

許多人會覺得一筆一尺一紙的去實地勘驗地形很辛苦,但穆博文卻覺得很快樂,他享受那種探究的過程。

在千山萬水中,他找到了最適合建筑水利工程的地方,且設計出了最適合那片土地的水利,之后的幾十年甚至上百年間,這個水利工程會一直為這片土地上的人提供便利,讓他們的糧食豐收,讓他們免于干旱和洪澇。

這世上還有什么比這更讓人愉悅的事呢?

對于穆博文是沒有了。

但顯然能理解他的人不多,他的父母,妻兒和朋友都覺得他很苦,每次他一帶上東西要出門,所有人都用一種心疼的目光看著他。

穆博文知道他們是因為愛他才如此,可他其實并不需要心疼和憐惜,他更想要的是鼓勵和贊揚。

就比如他姐姐,每次他收拾好了東西去王府辭行,他姐姐都會很高興的祝賀他,“你又要去勘驗水利了嗎?那真是太棒了,你可得看仔細了,畢竟水利事關當地百姓百年的生計。”

他的姐姐會興高采烈的告訴他這將是他修建的第幾條水利,還認真的道:“博文,你一定會是古往今來設計最多水利工程的人,后世人將會以你為榮。”

穆博文含笑道:“但他們肯定會先以你為榮,然后才是我。”

榮親王妃的名號隨著豐收糧鋪傳到了大齊每一個地方,甚至已經傳到海外去了,而據穆博文所知,朝中已有史官想要著重記錄姐姐的事,可以說,他的姐姐已經名留丹青了。

穆揚靈聞言哈哈大笑起來,拍著他的肩膀道:“那我們姐弟要一起努力,把同時代的風采都搶過來!”

穆博文笑著點頭應好,兩姐弟完全把這當成了笑話。

但后人研究這段歷史時,這兩人的確是最耀眼的星星之二。

而此時,穆博文并不知道后世對他的高度評價,他正為救濟房和取暖設施的事苦惱,他對建筑行業也通,但最精通的還是水利建設。

穆博文心緒有些亂,見外面天色已亮,天上黑云沉沉好似隨時要下雨的樣子,他忍不住踱步出去。

妻子見了忙問道:“大爺要去哪兒?”

穆博文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繼續往外走。

妻子見了微嘆,知道他有聽卻沒過心,忍不住扯住他的袖子道:“母親來信讓我們回去過年呢,今年父親要過大壽,大爺不準備回去嗎?”

穆博文呆怔了半響才道:“我去看看姐姐。”

妻子抽了抽嘴角,看著答非所問的丈夫走遠。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