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陸家后續 3

滿室寂靜,此時不論是那些已年近花甲的族老,還是已勝券在握的陸老四,心中都不由一寒,再不敢把陸德音當做一個小女孩來看。

她這兩條不僅為父母報仇,還壓制著大房至少三代內出不了頭,然而三代以后失去陸家庇護和底蘊資本的大房出頭的機率能有多大?

如果殺了陸大老爺會讓他害怕,那出族則是讓他驚懼后悔,這樣的折磨更甚。

大家看著目眥欲裂的陸大老爺,微微一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陸德音收起那些證據,帶上那兩個出來作證的仆役轉身就走,她也沒想到事情會這么順利,以為陸家會與她討價還價,畢竟這事真算得上是陸家的大丑聞了。

陸家比她想象的更顧忌她的身份。

陸德音走出來看到坐在車轅上的齊文謹,眼睛不由一柔,是因為有這個男人支持吧,所以她才能這么順利的報仇。

齊文謹擔憂的跳下馬車,疾走兩步走到妻子身邊扶住她,“你沒事吧?”

陸德音微微一笑,輕聲道:“沒事。”

陸家遠比她想象的要心狠和果決,她才回到王府沒幾天,陸家大房就被開祠堂出族了,而當天晚上陸大老爺就“病逝”了。

讓陸德音沒想到的是陸宜華也死了。

陸宜華是自己服毒自盡的,臨死前她與母親陸大夫人道:“母親,你們都看錯了陸德音,那些證據不是四叔能找到的,是二叔收集交給陸德音保管的,父親要是早聽我的在他們來京的路上就解決他們,也不至于拖到發生這樣的事。”

陸大夫人渾噩的腦子如同被人一擊,她猛的抓住女兒的胳膊,抖著嘴唇問道:“你知道,你知道……”

陸宜華笑著搖頭,輕聲道:“我并不知道是父親買通山匪害二叔和嬸嬸,但我卻知道二叔是被父親毒死的,我以為他是為了二叔那份家業,原來竟是為了家主之位。”

說到這里陸宜華再度嘆氣,“早知道當初遭遇山匪會遇到榮親王世子我早就多留一刻了,如果能嫁入榮親王府冒這個險又如何不可呢?”

陸大夫人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女兒問道:“你父親雇人冒充山匪殺他們姐弟的事你也知道?”

陸宜華一笑,搖頭道:“之前不知道,但后來父親動作頻頻就知道了,不過我們當時從那山腳下離開,我的確知道山側埋伏著山匪。”

陸大夫人雖然刻薄小氣,但她從沒想過她的丈夫和女兒竟然是如此心狠手辣的人,一時如墜冰窟,抖著嘴唇看著女兒說不出話來。

陸宜華聲音輕輕地道:“母親是不是覺得我心狠?但這就是我們陸家血脈里的東西啊,你看祖父,父親,二叔,陸德音和我,哪一個不是心狠手辣之人?”

“母親,大房已經被出族,陸德音肯定也會壓制兄弟們出頭,你們要想過得好就得走遠一點,等她忘了你們,兄弟們或努力讀書,或努力經商,總能過好的,但不論是讀書做官還是經商,頭一件就是心狠,只有心夠狠才能做大事!”

陸大夫人忍不住搖頭,陸宜華卻一把抓住她,眼中流光溢彩,含笑道:“母親,讓弟弟們往南邊走,不然就去北邊,在南可經商可讀書,在北可讀書可從軍,都可以出人頭地,不要回山y,至少三代之內絕對不能回!”

“除了守望門寡我從未受過什么苦,母親,恕女兒不孝,我就不留在這世間受苦了。”

陸大夫人這才發覺女兒的不對勁,去抓她的時候只見她對她微微一笑,然后就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陸大夫人大慟,她在失去丈夫不到一天后又失去了女兒,偏偏她誰也恨不了,這一切似乎都是他們咎由自取,她若是對陸德音姐弟好些還能去與她求情,偏她當時貪圖二房的財產,對這兩姐弟苛刻得很。

陸大夫人又后悔起來,當初就真的該聽女兒的殺了陸德音,那就什么事都沒有了,怪她,都怪她!

大房被出族,固定資產都被沒收,除了陸大夫人的嫁妝外,他們只能帶走一些現金和書籍,而且他們只有半個月的寬限。

這樣一來,陸大老爺和陸宜華的喪事都極其簡單,一并被移到寺廟里停靈,等到他們有時間后才下葬。

最主要的是,倆人都不能入陸家祖墳,所以他們還要另外尋找墳地。

但報了仇的陸德音并不多開心,她特意找了時間與弟弟去陸家祠堂祭拜父母,更是想去看一眼祖父的牌位。

要說她最恨的人,大伯自然是一個,另一個就是一向疼她的祖父了,自從知道真相后,陸德音對祖父就沒有放下過心結。

陸家沒有人知道陸老太爺間接是被她氣死的,就連父親都不知道。

那時候父親受傷已有九年了,他的身體漸漸虛弱,他大口大口的吐血,請來的大夫三緘其口,只讓他們注意調養,那時候她就知道父親活不長了。

她滿心恨意,覺得是大伯毀了他們,那時候她不過才十三四歲,正是沖動之時,借著給父親買藥的機會她偷偷買了許多砒霜,想著要是一天真的活不下去了,她就一把毒死大房里所有的人,大家同歸于盡。

在藏匿砒霜的時候她發現祖父竟然在偷偷的見給父親治病的大夫,她聽到他吩咐大夫,“不要讓他太痛苦,快一些也無妨。”

大夫含糊的道:“只怕留下痕跡。”

那時候祖父的臉藏在y影里,她根本看不清,卻可以聽出他聲音里的無奈和冷冽,“有我在,不懼,但如果再拖,只怕后患無窮。”

陸德音知道為何會后患無窮,因為父親歷經努力終于拿到了大伯害他的主要罪證。

她從七歲開始知道那年遭遇土匪的真相,那時候她就問父親為什么不告訴祖父讓他為我們做主?

父親滿臉無奈的道:“你祖父不會為我們做主的,因為他的一個嫡子已經毀了,他不會再毀一個,還把整個嫡支給毀掉。”

一旦這件事曝出,那大房就完了,而陸家嫡支因為出了這么一個丑聞,勢力又及不上旁支,肯定保不住宗主之位,因此這件事只能瞞著。

陸老二不是不明白父親的顧慮,他卻不能認同和忍受,因為大哥,他摯愛的妻子死了,我的抱負被毀了,他唯一的兒子成了傻子,就連他的女兒也會因為此事嫁不到一個好人家去。

他怎么甘心,怎么可能甘心?

所以他當時一發覺事情與大哥有關他就想徹查到底,沒想到他立即就被父親軟禁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