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陸家后續 1

陸德音并不心急著為父母沉冤,這么多年她都等了,再等一段時日又如何呢?

她剛嫁到齊家,不僅要與丈夫磨合,還要與婆婆搞好關系,既然知道弟弟安全,那她更不急了。

可她不急,陸大老爺急!

他急著想知道四弟為什么查他,又知道了多少,急著鏟除這件事的所以知情者,還急著掌控陸嘉樹,不讓嫁入豪門的陸德音脫離自己的控制。

他一急難免出錯,陸德音剛回門沒兩天陸家就曝出了大丑聞。

陸大老爺毒殺四老爺未成功,被四老爺抓住了把柄。

陸德音想也不想就往外走,齊文謹正好下衙回來,見了忙攔住她,“你這樣貿然****不是徒留話柄?不如讓嘉樹來接你。”

齊文謹一笑道:“我這兒做些安排,有些事你捅出來別人就算信了也會怪你,但若是別人說出來,或是害人之人主動招待,那你就是苦主了。”

陸德音鼻子一酸,扭過頭去眨了眨眼睛,將淚水眨掉后才回頭與丈夫道:“我手上還有幾個得用的人,沒人知道他們是我們二房的人,由他們出面最好不過,不過事后我得把他們贖回來。”

齊文謹點頭道:“你現在是榮親王府世子妃,跟陸家要幾個下人還不是一句話的事?不用擔心他們說閑話。”

齊文謹想了想道:“我跟你一起去,在馬車上等你,若你應付不過來,我就進去接你。”

陸德音感激的點頭,她以前并不愛哭,一年到頭都難得流淚一次,但自從認識他,似乎以前的淚水都跑回來了,竟是動不動就覺得想流淚。

陸德音主動去握住丈夫的手,目光溫柔的去看他的側臉。

齊文謹努力板著臉往前走,握住妻子的手卻也不由緊了緊,他一定不知道自己的嘴角是翹著的。

雖然發生了下毒事件,但陸家依然沒有報官,只是把族里各房主及長輩們請來主持公道,這畢竟是丑聞,他們可以私下鬧,也可以傳出去給予對方壓力,但就是不能去報官把事情坐實,以免丟臉和給朝廷找到借口貶官。

齊文謹很看不起陸家這種毛病,父母從小就教他,犯事必究官,他們并沒有私下審案判案的權利。

他坐在馬車上,陸德音則和從書院里趕回來的嘉樹一起進去。

陸德音已是出嫁的姑奶奶,家丑不外揚,加上這是大房和四房的事,所以奴仆們想攔住不讓人往里走。

但齊家的下人也不是吃素的,健壯的婆子們護著世子妃往前走,那些阻攔的下人根本攔不住,只能大聲嚷嚷著不讓進,好讓里面的主子知道他們盡力了。

堂屋里正鬧哄哄的一片,陸老四捂著胸口躺在椅子上,胸前的衣襟上滿是血跡,他正一邊吐血一邊指著陸老大罵道:“……喪心病狂,你害了二哥不夠,還想害我!”

這話就像是導火索,本來正沉著臉端坐在椅子上一臉正氣的陸老大好似被踩到了痛腳,眼里閃過寒光,又帶了兩分兇狠的瞪向陸老四,“老四,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我和老二兄弟情深,我什么時候害過他?我去世后我也是辛苦撫育德音和嘉樹,可從沒有虧待過他們。”

“我呸,你也就面上做做,你對他們好?大嫂克扣兩個孩子也不少一天兩天了,我從未見你說過。”

這下換陸大夫人不愿了,叫道:“四叔慎言,我什么時候克扣過兩個孩子了?”

陸四太太冷笑,“沒克扣?你們那幾個寶貝女兒一季要做多少套衣裳,德音一年能做幾件?吃的用的哪一項沒克扣了?”

陸老四對妻子冷笑道:“你說差了,二房有自己的家業,何苦要吃用大房的?當年父親分家,因二哥殘疾散妻,嘉樹又是個傻子,所以就多分了幾份田莊于他,論起來,二房的家業才是最厚的,可你們看德音出嫁的嫁妝,再看他們姐弟這幾年過的日子,我看你們不是貪圖錢財克扣他們,而是已經把他們當成了死人,把他們的家業當成了自己的!”

陸老四說到這里心中一動,“說不定當時他們姐弟出去禮佛回來遇到的山匪就是你們派去的,不然怎么就這么巧,京城郊外,連偷盜都難有,竟然還有山匪敢流竄到這兒來,還這么巧的要截殺他們姐弟。”

陸老大面色一變,指著他的鼻子罵道:“你少污蔑人。”

“是不是污蔑一審問便知,這次給我下毒的仆役已經抓到,當年你害二哥的事也不是一點痕跡不留,你想瞞天過海,相都別想!”

陸德音牽著陸嘉樹呆立在門外,半響才出聲問道:“大伯,四叔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害了我父親?”

吵鬧不休的眾人這才發現陸德音姐弟,也是,就算仆人在外面叫得大聲,而屋里二十來個人吵著也是熱鬧得很,竟然沒聽到外面的聲音。

陸老大面色巨變,忙上前道:“三娘別聽你四叔挑撥,”他深吸一口氣道:“你好容易回來,不如讓你大伯母帶你去后院坐坐,也去看看你的閨房,和你姐姐妹妹們說說話。”

陸大夫人忙笑著上前,“是啊三娘,大伯母帶你去見見你二堂姐,你出門以后她一個人悶著無聊,都在屋里呆著不肯出來呢。”

陸老四冷笑,“大哥,大嫂是心虛了吧,正好,我手上有些東西,正是有關二哥二嫂被害的,德音,你就不想知道你爹娘是怎么死的?”

陸老大大怒,轉身瞪著陸老四,一步一字的道:“你聽著,二弟是病死的,弟妹是難產死的,你少在這兒挑撥離間。”

陸老四冷笑著回看他,同樣一字一頓的道:“二哥和二嫂是被你害死的,當年那些山匪是你雇傭去殺他們的,你在害怕,你怕父親吧宗主之位傳給二哥不傳給你,所以才想出了這個法子。”

他冷笑道:“你以為當年你把證據都毀掉就萬事大吉了?那些被你滅口的下人可是留下了不少東西。”

這下不僅陸老大,就是族里的其他人也都變了臉色,一個長輩忍不住上前問道:“老四,你真有真憑實據?”

陸老四高深莫測的一笑。

這下眾人看著陸老大的目光全都變了,如果真是這樣,這人的心也真夠狠的,竟然是要把二房趕盡殺絕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