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看向世界 28

陸德音卻在擔心弟弟,她給陸嘉樹反復整理衣服,拉著他的手不舍得他出去。

陸嘉樹垂下眼眸,拉住姐姐的手用天真的語氣道:“姐姐,大哥要帶我出去玩嗎?”

陸德音就嘆了一口氣,再一次整了整他的衣領,低聲道:“你要聽兩位公子的話,別惹他們生氣。”

陸嘉樹嚴肅的點頭。

等陸嘉樹被丫頭領到前廳時,小福正熱烈的與陸大郎談論今日時報內容。

看到陸嘉樹,小福和小豹子皆是眼睛一亮,上下打量了他兩眼,心中暗道:這人一點也不像傻子。

陸嘉樹局促的縮在那里,很是靦腆的沖他們一笑,陸大郎忙拉著他向兩人介紹。

小豹子笑問,“聽說五公子與三姑娘剛來京城不久?不知道游玩過京城沒有。”

陸大郎一愣,正要回答,陸嘉樹已經老實的搖頭了,還睜著一雙圓溜溜天真無比的眼睛看著他們。

陸大郎:“……”

小福立即道:“京城我們熟啊,反正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如我們帶你出去玩玩?”

陸大郎正想推辭,陸嘉樹已經雙眼發亮的點頭了。

陸大郎:“……”

堂弟明明一句話都沒說,但他卻輸得如此徹底。

陸大郎深吸一口氣,正想提議一起去或是推辭不讓嘉樹去,小豹子就已經眼疾手快的拉住陸嘉樹的手往外走了,還豪爽的揮手道:“陸大公子不用送了,我們下午就送五公子回來。”

到了門口,小豹子扭頭問陸嘉樹,“你會騎馬嗎?”

陸嘉樹搖頭。

“沒關系,我帶你。”小豹子拉了他上馬當即帶著侍衛們走了,小福也和追出來的陸大公子拱拱手,躍上馬追上。

陸大郎捂著胸口看他們走遠,臉色略微有些陰沉。

“大公子,怎么辦?”

陸大郎原地轉了兩圈,道:“等他們把人送回來再說。”

此時,陸大夫人剛收拾好情緒帶了小女兒出來,聽說王府的兩位公子帶著陸嘉樹走了,臉色也很不好看。

想起女兒說的話,陸大夫人咬咬牙,吩咐道:“三姑娘就要出嫁了,你們仔細伺候些,要是此時犯在她的手上,別怪我不念舊情。”

大家也看出了王府對陸德音的看重,紛紛低頭應下。

下午陸大老爺下衙回來時,陸大夫人就去找他,低聲道:“之前還以為她能嫁進王府是入了世子的眼,王妃未必會喜歡她,可世子既然能挑動幾個弟弟給她做面子,她嫁進去后只怕會很受寵,這嫁妝上我們是不是再添一些?”

陸大老爺沉吟片刻,點頭道:“雖說花無百日紅,她未必能一直受寵,但她能嫁進王府于我們陸家就大有裨益,嫁妝豐厚一些也行。”

陸大夫人猶豫半響,還是道:“二娘最近喜歡研究佛法,不如讓她去庵堂里修行一段時間,也給老太太和您祈福攢德。”

陸大老爺看了她一眼,道:“這是后宅之事,你做主就好。”

陸大夫人就松了一口氣,雖然二房的存在是一顆釘子,然而陸德音現在已經和王府扯上了關系,此時她活著比死了更好,何況,陸嘉樹還在他們手里呢。

陸大夫人在今后的幾年中無比后悔今天這個決定,因為事實表明,女兒雖然心狠手辣,但她的建議卻要比她今天的要正確一些。

當天傍晚,陸嘉樹小臉紅撲撲的被送回來,臉上洋溢著歡樂的笑容,他跳下馬,一陣風似的高調往后院跑去,抱住陸德音高興的道:“姐姐,姐姐,今天兩個哥哥帶我去騎馬了,我已經能騎在小馬上慢慢的跑了。”

陸德音臉色微僵,但還是摸了摸他的腦袋夸到,“是嗎,我們嘉樹真聰明。”

她的內心有些擔憂,因此晚上忍不住坐在弟弟床前,等確定外面沒有聲音,又有自己的乳娘親自把守后,這才拉著他的手低聲道:“你今日怎么這么高調?”

十二三歲的陸嘉樹低落的道:“姐姐,我不要像老鼠一樣躲躲藏藏了,我感覺得出來,姐夫和哥哥們對我很好。”

十多年的謹慎讓陸德音沒法那么快放下心防,她低不可聞的道:“這世上怎么可能人無緣無故的對別人好呢。”

“怎么是無緣無故呢,那是姐夫!”陸嘉樹微微委屈的嘟起嘴巴,“我們是一家人。”

陸德音就有些恍惚,問道:“你,你今天看見他了?”

陸嘉樹狠狠地點頭,“回來的路上姐夫特意停在路邊等我的,他很忙,但還是抽時間來請我吃飯,還讓我跟姐姐說讓你安心。”

陸德音眼睛一酸,眼淚差點就落下來,自從祖父病逝,父親的身體漸漸衰弱,她開始接觸一些事情的真相開始,已經很久沒人跟她說過這句話了。

就是一向疼愛她的祖父都沒敢跟她說“讓她安心”的話,這一刻,陸德音對自己的婚姻開始有了幾分期待。

昏暗中,她抹了抹眼睛,低聲道:“就算是這樣我們也不能這么高調,姐姐還沒有出嫁,你還在陸家呢。”

陸嘉樹得意的道:“怕什么,他們還敢殺了姐姐不成?我們幾房早就分家了,等姐姐嫁出去我就帶著嬤嬤他們離開陸家,天大地大我哪兒去不得?”

陸德音苦笑,弟弟想得太簡單了。

就算他們分家了,但幾房依然住在一起,大房想要陷害弟弟實在是太容易了,比如父親,父親那么聰明,不也死了嗎?

陸德音摸著弟弟的腦袋低聲道:“再等等,再等幾年,等姐姐幫你把道路踏平,到時候你就不用再做傻子了。”

陸嘉樹其實并不聰明,當年他早產,又因為逃命奔波發燒,他的反應比普通人要慢很多,人家一歲多的孩子就會說話,他卻直到四歲才開口。

要不是她與父親耐心,私底下一字一句的教他,只怕他的智力真的就如他表現出來的那樣。

而這兩年他雖然越來越聰明了,但比起正常人來還是差很多。

陸德音內心擔憂不已。

她有心叫弟弟低調,但小豹子和小福第二天又找****來,這次他們連陸家的門都不進,直接讓人叫了陸嘉樹出來就帶了他出去玩,依然是一玩一整天。

就在她擔憂弟弟太過高調時,已出嫁的堂姑母陸靜姝給陸家下帖子請他們去華家出席華老夫人的壽宴,且點名讓陸德音姐弟兩個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