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看向世界 26

read336();<!–章節內容開始–>

兒女重要,丈夫也重要,穆揚靈立即決定等小熊的婚事一辦完他們就出去走一走,哪怕不能去太遠的地方,在這附近逛一逛也行啊。

穆揚靈更加關心齊浩然,連小熊婚事需要準備的東西都大部分交給了祝良去辦。

齊浩然立時覺得身心舒坦,看幾個小子也順眼了不少。

小熊吃味不已,摸著屁股對幾個弟弟道:“爹就是吃醋,見不得娘全心全意放在我身上,等著吧,等你們將來娶媳婦了肯定也被揍一頓。”

小獅子對此嗤之以鼻,道:“我們才不會有了媳婦忘了娘呢,我們就算娶了媳婦,在我們心里娘也是第一位,就憑這一點爹就不會揍我們。”

虎頭和小豹子連連點頭。

小熊哼了一聲,他才不是有了媳婦忘了娘呢!

小豹子還是對大哥動凡心的過程最感興趣,反正爹爹隔三差五就要鬧著揍他們,他們已經習慣了。

小熊就認真的道:“你們嫂子以后一定會對娘親好的,爹爹的擔憂完全沒有必要。”

父親話說得明白,小熊也不是傻子,自然猜得到父親的擔憂,這么多年來他不愿意將就,一是也想像父母一樣找個自己心儀的,二來是他的要求高,他不僅希望她能照顧好母親,還要能照顧好弟弟妹妹,與他一起撐起榮親王府。

他是長子,身上的擔子重,他知道自己做不到像父親一樣把母親保護得密不透風,讓她不受外事一點侵擾,就好像他知道他找不到一個像母親一樣能與父親并肩作戰,馳騁疆場的女子一樣。

所以他只希望未來的妻子能在內事上給予自己更多的幫助,與他一條心,人品過得去,性格堅毅,這就足夠了。

他一直在尋找,而在見到陸德音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對方是自己要找的人,他忽視不了心臟的劇烈跳動和眼中對她的欣賞。

其實齊文謹與陸德音的相遇就是一出很俗的英雄救美,和他父母的初見很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他父母是反著來的,美女救英雄!

那天風和日麗,夏風習習,正是出游賞花拜佛最好的時候,于是陸家和好幾家女眷就約好了一起去京郊的永福寺上香。

陸德音當然不在此列,因為那天是她母親的祭日,她帶了弟弟陸嘉樹去靈隱寺點長明燈和為母親做法事。

永福寺在靈隱寺之上,中間隔了沒多遠,他們做完法事出來正好碰到了要下山的眾千金,也不知道中間發生了什么事,總之陸德音帶來的三輛馬車被撞壞了兩輛,最后她只能帶著弟弟和三個仆人坐一輛馬車回京城,剩下的兩輛馬車和仆人則被留在了靈隱寺。

而跟他們一起下山的陸家人并沒有等他們一起走,一行人就在出了山后沒多久碰見了山匪。

那段時間正是最熱的時候,皇帝搬去了行宮避暑,把弟弟弟媳也給叫上了,齊文謹是去給皇帝匯報政事,順便看看父母的,結果回來就碰到了此事。

也是陸德音運氣好,他們的馬車橫沖直撞的直接停在了岔路口不遠處,不然齊文謹還未必能看到并救下他們。

彼時,三個仆人都死于山匪刀下了,陸德音一手緊緊地攥著弟弟的手,一手握著一根金釵,正兇狠的瞪著山匪,那時她的金釵是向外的,眼睛狠狠地瞪著前方,就好像護著幼崽的母狼,齊文謹一時間心跳如雷。

于是他毫不猶豫的帶了侍衛沖上去把人救下來,但真正讓他想娶她則是因為她之后的表現。

陸德音手腳發軟的放下金釵,手腳不穩的拉著弟弟和齊文謹道謝,自報家門后請求道:“若公子方便,可否送我們姐弟回陸家?”

齊文謹爽快的應下,見她面色發白,心生憐意,不由指了被制服的山匪道:“這里是京城郊外,治安一向好,別說是山匪,就是竊賊都沒有幾個,這些人只怕是受人指使,小姐可要審問一番。”

陸德音心動,然而在弟弟動了一動后就緩緩搖頭道:“多謝公子好意,只是我看他們就是外地流竄過來的山匪,交給衙門處理便是。”

齊文謹不由挑眉,沉思了一下道:“我是榮親王府世子齊文謹,小姐若改了主意可以與我說一聲,我可以讓刑部著重審理一番。”

齊文謹可以看出陸德音的動搖,有那么一刻,他幾乎以為對方就要答應了,但她最后還是搖頭拒絕了,表示這就是一群普通的山匪。

齊文謹見她明顯知道幕后人是誰,卻不想著去揭發,不由微惱,又有些好奇,所以命人將他們姐弟送回陸家后就親自押著那群“山匪”去刑部。

然而他問出來的東西并不多,只知道的確是有人顧他們去殺那倆姐弟,但是誰就連這些山匪都不知道,因為他們交易從不見面,只在一座破廟的石頭下傳遞消息和付錢。

齊文謹微微有些明白陸德音的顧慮了,要殺他們姐弟的明顯是熟人,或許就是她的親人,如果不能一擊即中,這樣打草驚蛇,篤定這些山匪是被人指使,那他們只會更危險。

齊文謹當即下令不準將審問之事傳出去,就當普通的山匪來處理。

轉身卻叫人去查陸家的事。

陸德音是二房嫡長女,二房也是嫡支,據說才華橫溢,乃是太康五年的進士,據說很得其父的喜愛。

齊文謹讓人收買了陸家的老仆這才知道已逝的陸家主曾想把宗主之位傳給次子。

而陸家長房老爺則稍顯平庸,以舉人功名出仕,現在是京城一五品小官,但他手上卻握著陸家的人脈。

陸德音的母親是在太康五年難產去世的,據說當時陸二老爺謀了外職,要帶妻兒去上任,卻在路上遇到了山匪。

當年天下初定,各地的確還有不少小股山匪,陸二夫人由此早產,生下一個七個月大的男孩后去世,而陸二老爺被砍中大腿,因為每年及時醫治瘸了。

而那七個月大的男嬰也不知是因為早產,還是在母腹中受到撞擊,智力有些受影響,到現在都還如同四五歲小兒。

陸二老爺是四年前因病去世的,陸德音去年才出孝,今年已十八歲了。

齊文謹不知道當年陸家遇到山匪是意外還是有心人指使,但陸德音姐弟這次遭遇山匪的確是被人算計。

讓他意外的是陸德音很沉著冷靜,事后竟然能讓陸家人對此一點不生疑,而她能帶著傻弟弟在強敵環伺下安穩至今的確很厲害。

而且據齊文謹的觀察,她的心性也不壞,對于跟著她的下人,她都會竭力給予保護,從不隨意放棄跟隨她的人。

齊文謹越看越覺得這人適合自己,在查到她沒有婚約的時候就叫母親去陸家下聘了。<!–章節內容結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