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看向世界 25

在這種情況下,陸家出了一個未來的榮親王妃,要是別人家早把陸德音當菩薩一樣供起來了,但陸德音帶著弟弟出門,身后連個丫頭都沒有,來拜訪陸家的閨閣千金全是圍在她堂姐四周,作為主人她還要側身讓路等人走遠后才走。

小福捏著拳頭道:“小熊哥哥,你是沒看見未來嫂子穿的衣服,半新不舊的,再有兩個多月她就要出嫁了,這時候不是應該新衣服怎么穿也穿不完嗎?”

小熊沖他翻白眼,“她又不是暴發戶,在家也要穿得花團錦簇的,你看我娘在家都愛穿那種半新不舊的衣服,舒服!”

“可她那個堂姐就穿得花團錦簇的,你是沒有看見……”

小熊揮手打斷他,摸著下巴道:“不過你說的也對,她父母雙亡,在陸家日子不好過也是有的,但她已將為我妻,怎么也不能就這么算了。”

虎頭就好奇的問,“大哥,你是怎么看上未來嫂子的?”

小熊沖他們輕輕地揮了一下鞭子,道:“小孩子別瞎打聽,趕緊家去,母親早上就在等你們了,老半天不見人影,父親才讓我來找你們的,敢讓母親等那么久,你們皮夠癢了是吧,看一會兒回去父親怎么抽你們。”

四個少年對視一眼,忙爬上馬快速的往家趕去。

安郡王府已經搬到了榮親王府正對面,連門口都是斜對的,因此小福一到家門口就進了自家,沖小豹子揮著鞭子道:“等我見過我娘再過來給四叔四嬸請安,你們先回去吧。”

三個少年罵了句“沒義氣”,這才雄赳赳氣昂昂的進府,就算注定挨揍,他們也絕對不失了氣勢。

齊浩然到底沒揍他們,只是瞪了他們一眼,罵道:“說好了是早上到,結果你們看這都什么時辰了,難不成你們出去打仗的時候也是這樣?”

穆揚靈坐在一邊看他教訓幾個孩子,完了才上前道:“我叫廚房做好了午飯,你們趕緊去洗漱來吃飯吧。”

三個少年趕緊溜走。

小熊就特意落后一步跟在母親身邊,討好著道:“娘,這幾天你悶不悶,要不要辦個花會,詩會什么的。”

穆揚靈一愣,問道:“我什么時候辦過這個?”

“正是因為沒辦過才更要辦嘛,您也看看新鮮。”

穆揚靈懷疑的打量兒子,問道:“你直說你有什么事吧。”

小熊撓著腦袋嘿嘿一笑,道:“山陰陸家是書香耕讀之家,應該挺喜歡這種的,您辦詩會的時候也請一請他們家吧。”

前面的齊浩然就停下腳步,沉著臉回身盯著兒子看。

小熊只覺身上一冷,下一刻就被齊浩然一腳踹在屁股上跌出去。

齊浩然站在穆揚靈身側,居高臨下的瞪著兒子道:“你當了你娘二十二年的兒子,不知道你娘怕麻煩?你媳婦還沒過門呢,這就偏心到天邊了,美得你!”

穆揚靈正要替兒子說話,齊浩然就氣咻咻的吼她道:“你閉嘴,孩子都是給你寵壞的。”說罷扯了她就走,待看到飯廳里那一溜好吃的東西,立即揮手道:“把這些東西都帶到本王的房間里去,給他們上一簍粗面饅頭,四碟咸菜。”

誰都能看得出齊浩然在生氣,谷雨和立春忙帶了丫頭們上前收拾剛端上來的飯菜。

齊浩然這才冷哼一聲,拉了穆揚靈回房。

穆揚靈見他氣咻咻的,就無奈的問道:“你到底怎么了,之前擔心兒子不娶媳婦,恨不得給他隨便塞個女人的是你,現在兒媳還沒進門,先挑事的還是你。”

齊浩然看著一點摸不著頭緒的阿靈嘆息,伸手摸了摸她的臉,沉聲道:“你這么缺心眼,以后爺要是不在了你怎么辦?”

穆揚靈一愣。

齊浩然就將微紅的眼眶移開,道:“以前爺覺得幾個孩子孝順,也都聽你的話,就算,就算爺真的有什么,你傷心一陣也就過去了,可小熊自從要成親后除了公事就是圍著那陸氏轉,如果她心思正,尊敬你也就罷了,但若她有一點歪心思,或是貪慕權勢,你怎么斗得過她?”

齊浩然聲音低落道:“她陸家是書香耕讀之家,這種彎彎心思不知道多會玩,你那么笨……”

穆揚靈心中又酸又澀,一時又是感動,又是無言,她拉著齊浩然的手道:“笨的人是你,我哪里笨了,我聰明著呢。”

她微微偏頭躺在他的膝蓋上,含淚道:“你別擔心,沒人敢欺負我。”

齊浩然扯了扯嘴角,心里一點也不相信,阿靈的聰明都在大事上,家里的事一點也不機靈,真要來個宅斗級別的人,她分分鐘被設計。

她現在還能揍幾個孩子,但到她年老時,孩子們可以避出去,寶珠又出嫁,她只能跟著幾個兒媳過日子,她們要是心思不良,她不被折騰死?

后宅中折騰人的法子多著呢,最簡單的,阿靈想吃素,廚房卻給她大魚大肉的備著,落在別人眼里還是兒媳孝順,她發脾氣,人只要運作一番那就是脾氣古怪了,但這些話齊浩然都沒法跟她說。

他只能抱著穆揚靈低聲道:“他明知道你不愛應付那些人,連爺的生日宴我都沒舍得讓你累著,只請了一些相熟的人,他倒好,一張嘴就要你開詩會,花會,他心里哪里想過你這個母親?”

穆揚靈無奈道:“他不是剛談戀愛嗎,這時候他哪兒想那么多,你教的孩子你還能不知道嗎,他是不孝順的孩子嗎?”

齊浩然就哼道:“他要不是爺教的,我就不止給他一腳了,有了媳婦忘了娘!”

“不是說好了我們老了出去過嗎,放心,到時候我一定不會看兒媳眼色過日子。”

齊浩然哼了一聲沒說話。

他怎么可能真的放心全讓一群下人伺候她?到時候她痛了,傷心了都沒人知道。

穆揚靈卻發現了齊浩然的異常,似乎是更年期到了,或是兒子的日漸強壯讓他感覺到了危機,最近他很不安,不安到晚上整夜整夜的睡不著覺。

穆揚靈因此詢問過王太醫,王太醫借著給齊浩然請平安脈的機會多問了幾個問題就被瞪了,“爺這是要病了,還是殘了,問這么多問題。”

王太醫只能笑道:“只是例行一問,王爺身體健康,并沒有問題。”

王太醫察覺到王爺暗地里松了一口氣,事后悄悄的與王妃道:“娘娘,王爺是心里的病,下官無能為力,或許出去走走會好一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