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看向世界 22

林成秀的確是有勇有謀,就算周舟帶著大部分的人撤回了廣州,他依然能讓大齊的士兵在南洋中不受欺負。

虎頭和小獅子跟在他身邊學到了不少,進步神速,就算林成秀不太喜歡他們也不得不承認他們比他更有天賦。

特別是虎頭,不過十五六歲的少年,就敢帶著百十來人偷襲搶占了一個海島。

而因為白副參將的到來,呂宋島上也有了很大改變,他帶著將士們建好了營房,還與當地百姓打好關系,幫助豐收糧鋪在此開了第一家分鋪。

他并不阻止回家探望的士兵夾帶貨物來此,只要東西不多,他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土著們因此改善了生活條件。

他還隔三差五的允許不訓練的士兵去趕海,所得的魚蝦螃蟹等加餐用,就是海礁上隨處可見的海帶都被他折騰出了鮮湯,不僅呂宋島,其他海島的士兵們也因此改善了伙食,白副參將才來了三個月,大家吃的軍糧少了一成,人卻胖了一圈。

林成秀對此臉色很黑,白副參將卻笑瞇瞇的道:“將士們打仗練兵辛苦,不用軍費就能改善生活,何樂而不為呢?以前皇上在北地時,每到秋末還帶著將士們進山圍獵呢,就是想給大家長點膘。”

“咱南洋的環境可比北地惡劣多了,像樣的一個城鎮離這兒有半個月的路程,大家伙想吃點肉還得看著山林流口水,有現成的魚蝦為何不要?真把他們餓慘了,你看再過幾年還有誰愿意來南洋駐守。”

林成秀冷笑道:“保家衛國本就是士兵天職,他們不愿意又如何?”

白副參將就拍著他的肩膀溫和的道:“心不甘情不愿,如何打勝仗?將軍,這打仗上末將自然是比不過您的,但為將者不僅要會打仗,還得會練兵,管兵。”

白副參將笑瞇瞇的道:“末將早年間有幸跟在榮親王身邊,見過他打仗,他就曾與將士們說過,將者三能,以練兵為上,管兵為中,沖鋒為下。”

林成秀臉色一變。

白副參將就拍了拍他的肩膀離開,讓他自己想。

他的確是出自王爺手下,二十幾年來跟著王爺的人不是死了就是有了大前途,只有他從一個小小的后勤小兵成了一個從四品的參將。

如果沒有王爺的提拔,他現在只怕還是西山大營中一個小小的五品武職,他不會打仗,最大的好處就是于后勤調派上極心細,但這在以戰功出頭的軍中并沒有用。

也就只有王爺還記得他。

臨走前,王爺把他叫到府中,道:“林成秀有才,卻太過傲氣,這樣的人剛過易折,他只會打仗,不會管兵,更別說練兵,本王的兩個小子都在他那里,我不愿他們只學會他打仗的手段,卻忘了以前我教他們練兵,管兵的手段,所以你去,既是要管好南洋的兵,也要替本王看著那兩個小子,別只學回一身的傲氣,卻忘了學本事。”

齊浩然道:“你不會打仗,去了那里別插手林成秀領兵的事,但于管理上卻可以給他提提醒,他若是能學自然好,若不能我再把他調回來送到軍校里去。”

白副參將想王爺還是愛惜人才更多一些,林成秀若不接受他的建議,把南洋駐軍搞得怨聲載道,那最后他只能被送到軍校中學習。

那是他最后一個機會,如果他依然沒能把握住,那以后也就是個四品的參將,只能聽人命令打仗,無練兵之權。

洋人們并不知道大齊駐南洋軍隊的暗潮洶涌,他們正在商議如何與大齊議和,他們這一年來損失太大了,還是得讓大齊停止這些軍事行動。

而且最近印度洋中又冒出了一股海盜,這股海盜只搶掠西洋的商船,雖然每次他們登船都只搶走三四成的貨物,但也讓他們損失巨大。

偏偏他們來無影去無蹤,他們的戰船出去幾次都沒抓到蹤跡。

各國都覺得他們是因為大齊的四處騷擾而降低了效率,所以必須盡快解決與大齊的紛爭。

這次大齊同意議和,但態度依然強勢,表示西洋各國的海盜再搶劫大齊的商船他們必定會反擊回去,不剿滅海盜決不罷休。

如果西洋各國能夠約束好自己的國民,他們自然愿意與各國和平相處,畢竟他們的本意是保護大齊子民,而非挑釁。

西洋各國提出大齊也應當約束自己的子民。

大齊爽快的應下了,表示如果各國發現有大齊人在外面做為非作歹的海盜,他們各國可以出兵剿滅,他們一定不會阻攔。

廣州知府說這句話時極盡諷刺,道:“就算他們是大齊子民,一旦做了海盜,殺人搶掠也不可饒恕,我大齊決不包庇。”

各國使臣臉色微僵。

等人離開后周舟就與他嘀咕道:“你說話也太不留余地了,萬一他們抓住了我們的人怎么辦?”

要知道現在印度洋上的那支海盜一半是招募的青壯漁民,一半則是大齊的將士。

廣州知府撇撇嘴,道:“南洋上你們有這么多駐軍難道還掩護不了一支船隊?何況就算他們抓到了人又怎么樣,那些人都是東瀛人。”

周舟蹙眉,廣州知府就不在意的道:“放心吧,王爺此舉不過是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也讓他們嘗嘗被劫掠的苦處,必定不會太久,短則三兩年,長則五六年,這些人都會被招回來的。”

周舟想到齊浩然的脾氣,眉頭這才微松。

但倆人都沒想到,三年后這支海盜船隊沒有解散掉,卻是全部入了軍籍后歸到了三位小公子的名下,由他們帶著人往西洋去了。

彼時,南洋經過三年的發展一件大不相同了,豐收糧鋪在附近幾個國家都開了分鋪,還派來了技術人員,教導當地的百姓種植水稻和各種農作物,榮親王妃的名字傳遍了南洋,幾乎每一家種植了豐收糧鋪出品的種子的人家里都供有穆揚靈的長生牌位。

后來,在榮親王的提議下,大齊皇帝大手一揮讓皇家書局為南洋各國印制了一批圣人書。

虎頭和小獅子就趁機把寶熊學堂引進呂宋,先從呂宋開始教化土著。

在大齊駐扎呂宋的這一個海港附近的村民都學會了說漢語,特別是孩子們,每天在海邊趕海時還會念幾句“人之初,性本善”。

與大齊在南洋各國的威望日漸隆盛相反,土著們對占領奴役他們的西洋人愈加反感,叛亂和起義怎么止也止不住。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