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看向世界 21

立志要像關公一樣留美髯的虎頭到底還是沒能保住自己的胡茬,被小獅子按在地上刮了個干凈。

虎頭氣得追著小獅子繞了兵營一圈。

周舟站在小山丘上看他們打鬧,滿意的摸摸胡子,對林成秀道:“南洋一事就交給你了,朝廷的升職公文很快就會到了,這幾個月你與兩位小公子也磨合得差不多了,應當知道怎么處理了吧?”

林成秀苦著臉道:“大人,兩位小公子真的要留在南洋?這里缺衣少食,連個像樣的城鎮都找不出來……”

“你也太小看他們兄弟倆了,參軍打仗本就艱苦,他們要是貪圖富貴就不會離開京城了。”周舟道:“他們雖偶有些小少爺脾氣,卻也尊重上峰,而且有他們在,朝廷也不敢怠慢了駐守南洋的將士,以后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你要與他們相處,盡量把關系處理好來。”

林成秀只能不甘不愿的應下。

周舟見了皺眉,林成秀固然優秀,卻太過傲氣。

可要說出色誰又能比得上王爺府上的幾位小公子?小小年紀不僅有勇有謀,功夫謀略都不錯,又有人脈,他們現在肯屈居人下熬資歷是不屑利用特權,不然他們何苦來這里當一小旗,自己攢軍功?

直接賜封為校尉參將都可以,再不濟直接搶這些軍功都能累至參將了。

周舟在前朝時就從軍了,知道軍隊中的黑暗,因此對兩位小公子很尊敬,但林成秀卻是才從軍沒幾年,從江浙調到廣東后又是在齊浩然曾管理過的紀律嚴明的軍隊中服役,雖也有些勾心斗角,卻無人敢冒領軍功過,他又自持才華,所以傲氣得不行。

周舟擔憂他處理不好與虎頭小獅子的關系,但駐守南洋的不僅要有勇有謀,還得心有成算,骨氣硬,全軍上下也只有林成秀各方面都比較符合。

周舟拍拍他的肩膀,忍不住再次叮囑道:“榮親王治軍嚴明,兩位小公子脾氣秉性上也肖其父,你對他們好一點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林成秀沉著臉應下,心里卻頗不以為然。

若真的治軍嚴明,又怎么會讓自個的兒子一來就從小旗做起,還直接放進了先鋒營中?

而齊文諍所負責的戰利品處理之事,其權利甚至在他之上,可見榮親王雖英雄蓋世,卻也是有私心的。

周舟沒能及時發現下屬的心理,因此兩個月后,剛榮升南洋駐軍四品參將的林成秀就因斬敵有功再被升為從三品的參將,而朝廷會給南洋再委派一名副參將,主要管的是大家的后勤。

南洋衛所剛建,上面留守的士兵并沒有多少,除了呂宋作為總衛所上有兩千人,其余的一島也就幾十人。

因此規制還不健全,這時候朝廷怎么會突然給他們派一個副參將?

周舟嚴重懷疑這里面是因為剛從總旗升調為校尉的齊文諍和齊文諾。

周舟招手叫來一個親兵,道:“這次給呂宋那邊送糧草你親自去,問問最近島上可出了什么事。”

大齊在南洋各島和陸地上建了不少衛所,而總衛所就放在呂宋,林成秀和虎頭小獅子都在上面,要打聽去呂宋就行。

親兵應下,立即應聲而去。

島上,虎頭和小獅子結束了一天的訓練,正躺在沙灘上看藍天白云,一個大浪沖上來,一個紅色的大龍蝦被沖得身子翻過來,很是驚慌的揮動著爪子。

虎頭眼疾手快的爬起來捏住,笑哈哈的道:“二哥,我們一會兒去趕海吧。”

小獅子將手背放在額頭上,淡淡的道:“小心林參將知道了罵你。”

虎頭立即撇撇嘴,摸著肚子道:“明明坐擁寶藏,每天卻只能吃些清湯寡水,你說他是不是腦子有坑?”

其實兩個小少年跟林成秀并沒有多少矛盾,他們出去打仗的時候兩個少年都會聽從指揮,而林成秀也會對他們寬容不少。

但回到營地一些無傷大雅的小事時林成秀卻非常的固執,比如,他不準士兵們去釣魚,去趕海自己摸吃的;更不許士兵們從大齊夾帶私貨來與呂宋的土著交易,紀律非常的嚴格。

兩個少年寫信時不免給家里人抱怨。

齊浩然就與皇帝道:“大哥,南洋駐守的將領不僅要有勇有謀有骨氣,還得會變通,南洋一帶環境本就惡劣,將士們的伙食好不到那兒去,在大齊,每個月士兵們還能出去打打牙祭,但在那里他們有錢也沒處花去,林成秀一味的嚴厲,時間久了,只怕底下的將士怨氣不少,于南洋各島的安定沒有好處。”

齊修遠是武將出身,自然知道管理軍隊要恩威并濟,紀律嚴明是必須的,但也要讓士兵們心有寄托,時不時的讓他們放松一下。

以前在北地他最常做的就是給將士們加餐,各種武藝比賽,,但他們既然是在南洋,那自然要換一些辦法。

他敲了敲桌子問道:“所以?”

“給他們派個管后勤的吧,林成秀就負責打仗,再給他升一級,有他在上面壓著,士兵紀律差不到哪里去,”齊浩然道:“這人雖傲氣,卻有才華,再打磨一番不失為一員好將。”

雖然兒子們只寫了只言片語,但齊浩然也基本了解了林成秀這個人,他肯在出戰時忍讓虎頭和小獅子,說明他大事上不錯,齊浩然只要確認這一點就夠了。

齊修遠點點頭,大手一揮同意了。

于是,林成秀就多了一個只比他第一級的副參將,其實他也是參將級別,不過是他官比較高低,所以加了個副字。

被調來南洋的白副參將是個好脾氣的人,他一上岸看到荒涼,只有十幾排帳篷的軍營也就只是眼前一黑,然后就激情滿滿的擼起袖子打算大干一場。

白副參將已經四十來歲了,脾氣好得不得了,跟林成秀道:“將軍,若是最近不出戰,不如將士兵們分成三班,一班巡邏,一班訓練,一班跟著我建造房屋營地吧。”

林成秀微微蹙眉,白副參將就溫和的道:“朝廷是打算在南洋長久駐兵的,末將聽說這里一到夏冬就有大風,到時候我們總不能還住在帳篷里,萬一被吹倒了怎么辦?所以還是應該建一些房屋,當然,如今南洋依然是強敵環伺,因此我們也不能放松訓練和巡邏。”

林成秀的眉頭這才慢慢松開,緩緩的點頭道:“行,我明日就做安排,這練兵和巡防之事交予我,這建造營地的事就交給你吧。”

“末將領命!”白副參將嚴肅的起身拱手。

林成秀更滿意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