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看向世界 20

以送進京城的這些金銀珠寶的價值算,他們的戰利品完全夠此次出征的軍費花銷,甚至還有多余的,既然如此,他們自然沒道理再阻止。【】

文官們不再阻止,開始憋著幫大齊找回場子,先是通告各國上交國書,大齊重新頒布敕書,然后再與各國聯絡合作抵御這些西洋人。

可以給支援的給支援的,不能的就從精神上支持他們。

有朝廷的人才出謀劃策可比小獅子他們自己折騰要快多了。

在周舟還帶著人在海上四處征伐時,大齊就開始嚴正的向西洋各國提出抗議,希望他們約束好國民,不得侵害大齊子民的合法權益,限期將所搶劫去的財貨全部歸還,否則大齊軍隊絕不放過海盜。

廣州知府見朝廷態度空前強硬,也能理直氣壯,挺直腰桿的對上西方各國使者了。

他壓根沒讓他們進京,只表示要他們收回軍隊可以,他們必須剿滅本國在南洋和印度洋上為非作歹的國民,并將搶掠的大齊財物全部歸還,賠償他們大齊子民的各種損失……

廣州知府覺得自己提的要求很合情合理,他都還沒要求官方道歉呢,誰不知道那些海盜的背后是這些總督?

可惜其他各國使者顯然覺得對方很過分,紛紛吵嚷起來,覺得大齊太過分了。

廣州知府一點也不著急的與他們扯皮,反正他們現在八萬士兵就在海上,海戰不僅可以鍛煉他們大齊的士兵,也能給他們以震懾和收獲不少戰利品。

經此一事,只怕很少有人再敢對大齊的商船下手了吧?

西方各國使臣與大齊官員扯皮,但周舟與小獅子動作一點也不慢,三個月內就把大齊商人被搶的大部分貨物都搶了回來。

雙方很快結算清楚,商人們很痛快的支付了兩成的價值,廣東水師的腰包很快鼓起來。

商人們為了打好雙方關系,讓水師以后能更心甘情愿的為他們撐腰,他們還拿出一部分錢專門給此次陣亡的將士,跟隨他們的分成,撫恤金一起送到其家。

做海貿的商人都有錢,一人分下去起碼有二十兩。

周舟治軍嚴明,這部分錢一分不少的被送到了陣亡將士家人手中。

而就在他們處理完這點后,朝廷與紛紛來投國書的各國也商議好了,大齊或酌情在南洋各國適合的地方設立衛所,專門保護大齊過往商船。

考慮到大齊占用了下國土地,上國會賞賜一些東西以作補償。

而呂宋的使者則偷偷找到理藩院的官員,表示榮親王家的公子答應在他們那兒設立一個衛所,以幫他們修建半個海港做交換。

理藩院早就收到了太子殿下的傳令,聞言表示要核查一下。

呂宋的使者忐忑的離開了。

而理藩院的官員轉身就將這事傳了出去,其他國家的使者聞言紛紛找****來,表示并不需要上國太多的賞賜,只要他們能在海貿上分一杯羹,或是上國能出手幫他們對付一下洋人就好。

金銀珠寶什么的就算了。

理藩院心中滿意,面上卻苦著臉與他們周旋。

而不到一個月,各國使者都拿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返回本國,幫助大齊士兵在各國臨海地方建立衛所,修建港口。

當然,錢是大齊出,他們出勞力,是有償的勞力,土著們因此賺了不少的錢。

西方各國察覺不對時卻已完全沒辦法阻止,因為這些土著都歡迎大齊軍民入駐,不像他們是硬登上他們的國土的。

他們倒是想出兵搗亂,但大齊此時有了補給點,又增加了人數,加上各國土著都開始有規模的反抗他們,他們簡直是自顧不暇。

而周舟就趁此時機把這一片的海盜窩都光顧了一遍,把海盜占的海島搶過來,列為大齊國土,再在上面修建衛所,或是直接交給已經開始在這一帶假冒海盜的大齊軍民經營。

等西洋各國紛紛平定勢力范圍內的起義時,回頭一看,許多海島都被大齊占去了,大齊后面帶著南洋各國與他們形成了一種平衡的局勢。

小獅子見了滿意,對胡子拉碴的虎頭笑道:“這樣一來,我們就能過個安穩年了,開春以后讓娘親把豐收糧鋪開到呂宋來,先從呂宋開始,把糧種推廣出去。”

小獅子嘿嘿笑道:“南洋各國的實力增長了,這些洋人還能輕松的禍禍我們嗎?”

虎頭撓撓腦袋,問道:“我覺得他們弄這個殖民地挺好的。”

小獅子沖他翻了個白眼,道:“你當大家都是傻的?殖民地的百姓被如此壓迫以后肯定會暴起的,到時候殖民者能落什么好?而且我大齊地大物博什么東西沒有?用得著來殖民他們?”小獅子認真的道:“從周時,我中原對海外的國家就不興討伐,南洋諸國都窮得很,實在沒必要占了增大我們的負擔,在這里買個礦采采,買塊地種種地,建個衛所就行了。”

“我說的是西洋那塊地,”虎頭眼睛閃閃發亮道:“他們不是喜歡殖民嗎?那你說有一天這些洋人發現自己國家也被殖民了會怎么樣?”

小獅子眼睛漂移了一下。

虎頭則摸著下巴上的胡子茬道:“我覺得小豹子的計劃可以實行了,讓更多的商人去西洋那邊做生意,把那邊的原材料都運到我們大齊來,先控制他們的經濟,然后再招兵買馬控制他們的政治。”

虎頭眼里閃過戾氣道:“叫他們盡欺負弱者,也讓他們嘗嘗弱者的滋味。”

前段時間他們登上印度島補給淡水,結果就碰到了英格蘭的一伙人在屠殺一個村莊,那些小孩子都沒放過。

虎頭從沒見過那樣的慘狀,他從來都是在戰場上真刀真槍的與人拼殺,那是第一次看見手握利刃的人屠殺手無縛j之力的平民,尤其是那些嬰幼兒,他第一次有了血y凍住的感覺……

因此他現在對西洋人充滿了敵意,恨不得也讓那些屠殺的人嘗嘗那種感覺,可惜他們趕到的太遲,只攔下了不到一半的人,剩下的都逃走了!

小獅子打下虎頭的手,看著他下巴上的胡茬道:“趕緊刮了吧,不就是胡茬嗎,留著難看死了。”

虎頭的戾氣一消,立即保護住自己的下巴,斷然拒絕:“不要,我要留胡子,我都是大人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