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看向世界 19

基于此,南洋各國上至皇室,下至百姓都對大齊將士歡迎至極,周參將他們每到一個地方都能收到一些土特產和犒軍的糧草,而呂宋對駐扎在這個偏僻天然港口的小獅子也禮遇得很。

離這里半個月路程的大城官員甚至親自趕過來給小獅子送了兩車糧食。

小獅子考慮了一下就收下了,轉身就送了他們一箱子的綢緞。

這都是被海盜們留下的上好綢緞,一匹數十兩銀子,精美柔滑無比,前來的官員眼睛都看直了,直覺這一趟來得太值了。

小獅子就趁機表示他們想與呂宋贖買一些土地的想法,他滿臉憂慮的道:“從我大齊出發往南洋,西洋的船隊都要經過這一帶,然而近年來這里海盜肆虐,大齊子民常遭劫掠,偏我國與這里相距甚遠,就算有心也救之不及,所以我想代表朝廷與他們或買或租一塊地做士兵駐扎所用。”

好像是怕對方反感,小獅子立即道:“你放心,我們駐扎的軍人只做護衛大齊船只所用,絕不插手貴國地方事務,若在此地與你們的百姓有沖突也按照你們的律法來處理。”

官員眼睛發亮,小心翼翼的問道:“那不知上國可否憐惜下民,幫助我們驅趕洋人?”

小獅子皺眉,斟酌的道:“他們若不做為非作歹的事,我大齊也不好貿然插手你們兩國之事……”

意思是除非他們先挑釁大齊,或是做下什么大惡之事他們才好出手管,不然出師無名。

官員松了一口氣,覺得上國的人只要不是一口回絕就行。

呂宋因為距離大齊近且港口優越,沿海不少地方都被洋人占領了,隨著大齊海貿的發展,本國的皇室和官員們也知道港口的重要性,他們不是不想跟著大齊發家致富,然而他們已經失去了優勢。

沿海天然的好港口都叫人占了,他們倒是想要占回來,但他們拿的是刀,洋人拿的是槍,武力不在一個級別上。

他們也可以在未被人占領的地方修建港口,但先不說他們有沒有錢,就是花錢建好了,他們能在洋人的虎視眈眈中抱住嗎?

所以,呂宋只能寄希望于上國。

小獅子到底只有十五歲,在官員的可憐眼神中美好意思拒絕,只能吭哧道:“那,那不如將這個海港修建一番,延伸變大,然后變成兩份,一份你們呂宋自用,一份則由我們大齊使用。”

官員心中大喜,臉上卻滿是苦澀道:“可是下國貧困,這修建海港的錢?”

小獅子攏起眉頭,道:“我不過一小旗,這樣的大事卻做不了主了。”

官員不相信,您連把港口讓出一半的主都做得,難道還做不得修建海港的錢?

他可是知道眼前這位小公子是上國榮親王的兒子,身份尊貴得很,要是能得他同意,那呂宋就相當于打開了一條生財之道,還找了個大靠山呢。

官員來之前是受本國皇帝授意過的,因此說什么也要磨得他答應。

從剛才的表現來看,這位小公子雖然穩重心細,但心地善良,加上年紀還小,臉皮夠薄,這樣的人吃軟不吃硬,他只要把呂宋的百姓說得可憐一點就行。

當他說到洋人勢強,本國百姓常被無辜槍殺和劫掠時,對方臉上果然有些不忍,但小獅子臉上雖帶了三分猶豫,但還是搖頭拒絕了,表示用錢的大事他做不了主。

官員卻一點也不氣餒,他覺得多來兩次對方就會心軟答應了,到時候再讓附近幾個大村長前來求一求就更妙了。

等官員離開,帳子里的親兵才著急的道:“旗長,您可不能聽他的,這修建海港可得花費不少錢的,朝廷為我們出兵消耗掉的軍費都有意見,何況是給他們修建港口?”

小獅子承認自己一開始是心軟了,但到后面卻清醒了不少,此時更是冷靜,他摸著下巴道:“我倒覺得此事很可為,我不僅要幫他們修那半個港口,我還要幫他們介紹大齊的商人,帶著他們一起做海貿生意。”

小獅子嘿嘿一笑,“出此外我大齊的良種也可以賒欠他們一些……”

雖然只是呆在這兒三個月,但小獅子也到土著們的地里去看過,怎么說呢,實在是太浪費土地了,不管是從耕種技術還是農具,或是糧種來說都極其落后。

而有一次他深入山林還碰到了一個部落,那個部落雖然承認皇室,但是獨立存在的,只每年上貢一些獸皮,整個部落連塊布都沒有,連最基本的種植都不會,完全是靠打獵采摘為生……

這里幾乎沒有冷的時候,實在是太適合種植農作物了,小獅子覺得可以將呂宋發展為大齊的一個糧食供應基地。

他們可以賒給他們糧種,支援他們農具,教他們種植,只要他們將多余的糧食賣給大齊就行。

而且,南洋各國的實力上漲對于抵御西洋各國的入侵也很重要,總不能一直靠他們大齊一國扛住那么多國家吧?

小獅子心里的打算啪啪響,但他不是大哥和虎頭那種說風就是雨的性格,他一向心思,就算有了想法,心中各種激蕩也會冷靜下來反復推敲驗證,然后再征求各方意見,匯總后再做決定。

現在也一樣,他熬夜將各種可行性列舉出來后才熬夜給太子和大哥及小安哥哥寫信,征求一下他們的意見,至于虎頭的意見被他忽略掉了,反正給他寫信他也只會說:“我聽你們的。”

因此他覺得不用再浪費紙張了。

小獅子將信放進信封里,想想覺得不好,又把信掏出來,在為首第一行字添上“吾弟小豹子:”。

這才在信封上把太子,大哥,小安和小豹子給寫上,把信封寫得密密麻麻的。

把信交給親兵時想到他今天說的朝廷對他們出兵的花費有意見的話,立即大手一揮道:“三號和四號庫房里的戰利品累積了不少,讓人把那些金銀珠寶裝個二十箱送進京城。”

小獅子對眼睛一亮的士兵們齜牙笑道:“我會讓人把賬本單獨送往京城,我父王會在京城等著清點戰利品。”

眾人立即把心思一收,榮親王最恨貪污,他們只是小兵,還想活命。

其實不止他們,就是沿路的知府,都督也沒敢對這二十個箱子下手,沒看見都察院的官員眼睛都瞪得大大的等著嗎?

何況賬本已經送進京城,誰敢下手?

京城的官員們在看到送進京的二十個箱子,再知道這連戰利品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時瞬間閉上了嘴巴。

果然,這世上還有什么比打劫海盜更賺錢的職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