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看向世界 12

小獅子和虎頭快馬加鞭的趕到廣州,幾乎和公文同一天趕到廣州。

榮親王下令水師出兵的消息瞬時傳遍廣州。

滯留在廣州的商人頓時痛哭流涕,對榮親王感激不已。

他們早和西洋那邊的商號定好了送貨時間,此時印度洋海盜猖獗,他們送貨必定被劫,到時候只怕會人貨兩失;不送吧,他們損失生意不算,還得交價格不菲的違約金。

商人愛財,但也惜命,這幾日依然有商人冒險闖海,但更多的是滯留在廣州,希望能找到個兩全的辦法。

不是沒人打水師的主意,但印度洋離廣州太遠,水師要出動必須得兵部的簽文,不然私自調兵就是死罪。

齊浩然一紙令書下來可高興壞了商人們,上面明碼標價的列了護送的費用,但拿出來看是高昂,但只要算算他們之前打算收買水師私自出兵的賄賂,那就一點也不高昂了。

想要出海的商人們眼睛也不眨的把銀子送到了水師衙門。

水師的將士們也很高興。

參將說了,凡是出征的將士都有份分錢,人要是戰死了這份錢會隨撫恤金送到他們家里,周參將以王爺的人格保證一定或落實到位。

將士們頓時沒了后顧之憂。

本來還抵觸著不肯參戰的士兵們立時想盡辦法調到前鋒營去。

雖然錢大家都有,甚至留守后方的將士都有份,但錢的多少卻跟他們所處的位置,出的力有關。

但比這兩者都高興的是貨物已被搶的商人們,只要他們帶路,大齊的水師就會幫他們把貨物搶回來,而他們只需要付出搶回貨物價值的兩成就行。

最讓他們感動的是榮親王限期三個月的事情。

這在他們看來就是榮親王怕廣州的水師推脫,特意以此激勵他們的。

畢竟三個月后搶回來的貨物就不在此列了,到時候水師再去剿匪就完全是義務了。

不僅商人們這樣想,就是水師衙門里的將士們也這樣想,但他們卻覺得王爺是在為他們創收。

畢竟被劫的商品繼統計已將近三百萬兩。

這其中的兩成有多少?

軍餉沒多少的普通士兵們表示他們的心臟已經不受控制的往外蹦了。

能被利益所驅逐的從來不止是商人,士兵們更敢賭命。

而讓大齊士氣更盛的是,王爺的兩個兒子換上了小旗長的衣服被安排進了前鋒營。

王爺連自個的親生兒子都送進前鋒營了,可見這次打仗他們有多大的把握。

士氣空前的高漲。

安德烈不用走上街道都能感受到齊人的興奮,保羅從外面進來,恭敬的道:“大人,消息已經送出去了,就不知道他們是否會聽從勸告躲避。”

安德烈背著手站在窗前,微笑道:“沒關系,就算不聽從他們也不會很吃虧的。”

保羅很是擔憂,“可是聽說這次齊人出動了很多士兵和大炮,他們真能扛住嗎?齊人現在對我們越來越不友好,他們再失敗,我們在廣州的日子就更難過了。”

安德烈不在意的道:“我在廣州經營二十多年,不是一些流言蜚語就能打倒的,何況齊人太驕傲了,還未出兵就已經鬧得滿城風雨,我雖然不懂打仗,但做生意也和打仗一樣,人心一旦驕傲和浮躁,那就離失敗不遠了。”

保羅就大大的松一口氣。

安德烈再笑道:“不過我想最后贏的還是齊人。”

保羅一驚,“大人!”

安德烈搖搖手,道:“印度洋離大齊還是太近了,他們出兵很容易,而且大齊現在兵強船堅,就算一時會因為心態而失敗,對方也很快會調節過來,除非……”

安德烈眼里閃過幽光,低不可聞的道:“除非他們能殺了大齊的皇帝和榮親王……”

保羅一臉“您在做夢”的表情看他。

安德烈一笑,“你也覺得我在做夢是嗎?是啊,大齊的皇帝和王爺身邊那么多人保護,我們怎么可能殺得了他們,所以我才說齊人一定會贏,雖然會贏得艱難,會付出很大的代價,但只要他們的民心在,軍魂在,那他們就不會輸。”

“大齊的皇帝身上凝聚著民心,榮親王是軍隊的軍魂,”安德烈嘆氣道:“他們不死,我們就很難從軍事上打擊大齊。”

保羅躊躇道:“那大人為何不去見法蘭西的路易斯大人?”

“我已經勸告過他了,盡到了盟友的情義,但他不肯聽我的則是他才錯誤了,”安德烈不在意的道:“此次印度洋肆虐的海盜并沒有我葡萄牙人,我們沒必要做得太明顯,以至讓齊人懷疑上我們。”

安德烈笑著拍拍老伙計的肩膀,道:“要知道,我們與大齊的王爺可是交情不淺,而大齊現在是我們西班牙最重要的貿易伙伴。”

保羅腦子一時沒轉過彎,不過他最大的優點就是對安德烈忠心并且聽話,既然大人說不要做太多動作,他就果然呆在商會里哪里也不去。

而此時,被認為“驕兵必敗”的大齊先鋒營正縮在一艘改裝的戰船上望著大海。

虎頭站在船頭用千里眼查看海上的情況,問一邊化妝上船的周家主,“你們確定是在這一帶被搶的?”

周家主立即點頭,“我們是順風出發的第六天遭遇的海盜,就是在這一帶。”

虎頭放下千里眼,扭頭對小獅子道:“我看過了,沒有異常。”

小獅子摩挲著下巴,“難道是被廣州城內的風聲給嚇跑了?”

虎頭立即瞪眼道:“那我們怎么辦,總不能無功而返吧?”

倆人剛到廣州,第二天就跑去找周舟登記跑到前鋒營去了,第三天廣州城內漸漸傳出風聲時他們已經帶著人把戰船的外表改裝了一下變成了商船,抬上大炮就出發了。

倆人從小跟在父親身后學習排兵布陣和戰術,自然知道消息的重要性,既然他們敢把消息傳滿整個廣州城,肯定是已經有了應對的方法。

就在廣州城的百姓還在議論紛紛,商人紛紛找****來之前,雙胞胎就已經帶上周家主和水師最精銳的一部分出發了。

當然,領兵的不是他們,而是站在一邊舉著千里眼不言不語的林成秀林校尉,他們兩個不過是他手底下的小旗長,要不是他們身份尊貴,又自備千里眼,他才不讓他們跑到甲板上來呢。

兩個少年都目光炯炯的看著林成秀。

林校尉卻無視他們,下令道:“楊帆,轉舵,加快速度!”吩咐完后才回頭看向倆人,下命令道:“立即回到船艙,沒有本將的命令,誰也不準跑出來。”

虎頭和小獅子立即夾緊雙腿應了一聲,沖著船艙就跑去,虎頭跑出去才想起周家主還呆著,立即倒退回來把人給拎回去了。

林成秀抽了抽嘴角,到底還是什么話都沒說。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