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看向世界 7

齊浩然覺得現在西洋的情況就相當于戰國時期,本是同一帝國,卻四分五裂為多個國家,而若昂若澤不過是其中一個小國的皇室旁支。

他樂意用他們來給兒子練手,卻不樂意他們如此利用兒子,何況認真算起來,他們王府于他們兄弟算有恩的。

他們不思回報也就算了,竟然還想利用我兒,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尚且如此忘恩負義,回到葡萄牙還不知道會借用他們王府做多少事呢。

齊浩然挑了一下嘴角道:“所以我估計他們還流連大齊富貴,所以會想在這兒多留幾年。”

穆揚靈在心里替若昂兄弟默哀,卻也忍不住為夫君叫好,誰讓他們欺負的是她兒子呢?

齊浩然雖如此說,但其實并不是攔住若昂兄弟不讓他們回國,不過是斷了他們借用王府威勢的路罷了。

他們要是斷了此念,到碼頭隨便一招手就能坐船回去。

但顯然若昂兄弟并不想放棄好容易經營起來的人脈,不僅在這兩個月間盡心教導小豹子刷他的好感度,在他們離開京城后也與他們通信頻繁,通過信件來教學。

若昂和若澤畢竟出身貴族,在有些方面的確勝于穆揚靈為小豹子請的牧師,因此就算小豹子已經察覺出他們的利用也沒有與他們斷了往來。

這小子看得更透,“他們既然抱了利用我的目的,那我不把他們當交心的朋友便是,但還是可以來往的,說不定以后我還要利用到他們呢。”

又去勸齊浩然,“爹爹,既然他們想借我們王府的威勢,那我們不如給他借一借,總有一天我們會把利益收回來的。”

齊浩然看了看兒子,轉向阿靈道:“這小子竟然比虎頭他們還長進。”

虎頭他們在這個年紀的時候可沒有小豹子想得通透。

齊浩然得意,也就放松了對若昂兄弟的控制,當然,當事者是不知道的,他們只是覺得他們在外行走時“不小心”扯出王府的大旗時比以前好用了些。

齊浩然本以為他們會很快離開大齊回國,誰知道他們卻依然滯留廣州。

此時,齊浩然已帶著孩子們回到京城,對他們的事不再那么關注,還是偶爾聽到虎頭說他們“貪心不足蛇吞象”這才想起這倆人。

頓時驚詫的問道:“他們還沒走?”

小獅子一臉的慘不忍睹,“以前若昂和若澤雖然自以為是了一點,但也沒有那么蠢的,現在……”

小獅子搖搖頭,失望之色從溢于言表。。

小豹子不記得小時候的事,自然也沒有哥哥們的唏噓,只是摩挲著下巴道:“既然他們覺得王府的支持力度還不夠,那我們不如加大……”

虎頭就一巴掌拍過去,“他們又不是你哥哥,有必要對他們那么好嗎?”

小安就扯住他道:“你也得等小豹子把話說完。”

小安鼓勵的看向小豹子,含笑問,“你想干什么?”

小豹子對哥哥哼哼了一聲,握著拳頭道:“我決定通過他們打開西洋的缺口,娘親不是說國家最重要的四樣東西就是民心,土地和,軍權和經濟嗎?前三樣我暫時不去想,可要是我們先控制了西洋的經濟呢?到時候我們招兵買馬也要容易得多了。”

齊浩然輕咳一聲,立即起身道:“這是你們孩子之間的事,你們慢慢商議,我去陪你娘練箭。”

小豹子一把扯住父親,可憐巴巴的道:“爹爹,做生意要本金,做海貿需要的本金更多……”

齊浩然忙道:“你爹我可沒錢,我的錢都買大炮去了。”

他三年前和安德烈達成的交易意向,前段時間兩邊剛交貨,據說安德烈為了弄這門新式大炮給英格蘭的一位皇子送了十來個美女,金銀珠寶更是數不勝數,所以這門新式大炮一點也不便宜,比他們三年前說好的價格還漲了兩成。

大炮都運過來了,齊浩然看著心癢,驗過貨后不僅把自己的私房錢全給搭上了,還跑去祝總管那里把府里的現銀提光,順便挪用了鐘表作坊當季的盈利。

所以他現在是負翁,真正的一文錢都沒有。

齊浩然掙脫兒子的手就跑去找穆揚靈。

雖然他沒錢,但兒子做這樣的大事他不好一點都不支持,因此很是討好的跟在穆揚靈身后。

穆揚靈剛拿起花灑要澆花,齊浩然立即狗腿的沖上來接過花灑,笑道:“這水重,還是我來吧。”

齊浩然快手快腳的把花盆里的花都澆了一遍,穆揚靈心疼的道:“你可別把我的花給澆死了。”

“放心,澆不死的。”

穆揚靈射箭他幫忙遞箭,穆揚靈澆花他幫忙提水,穆揚靈要喝茶他幫忙奉茶……

穆揚靈要是再不知道他有所求她就是笨蛋了。

于是,夜深人靜,享受夠體貼的按摩后穆揚靈才恭維的問道,“說吧,相公有什么大事要辦?”

齊浩然小聲的問:“我們府上還有多錢嗎?”

穆揚靈心里算了算,道:“勉強還有些,你需要很多錢?”

齊浩然就道:“幾個孩子想通過海貿滲透到西洋去,這錢可能需要不少。”

現在王府和子衿的海貿生意依然是周家和子衿的管事一起管著,每年的贏利不下二十萬白銀,由此可見海貿的巨利,而安德烈浸淫海貿二十多年都沒敢說稱霸西洋,由此可見其中需要的金錢和時間。

齊浩然可不認為只一二十萬兩白銀就能助小豹子他們經濟上制霸西洋,齊浩然盤算著既然兒子們要做自然要做大,所以七八十萬兩是不能少的。

而幾個孩子的私房錢他還是有數的,小熊比他還窮,私房錢只怕都沒過萬,最有錢的應當是小獅子,這小子不像虎頭花錢沒個節制,他們賺的一樣多,花的卻比虎頭少,所以他的錢最多,但再多也不會上二十萬。

何況他是孩子們的父親,孩子們做大事他總要支持一些,總不能讓孩子們做一件事就傾家蕩產吧?

所以齊浩然開始掰著手指頭給穆揚靈算這次海貿大概的成本和孩子們身上的錢,表示錢不夠,需要他們大力支持。

穆揚靈聽說是這個事,立即大手一揮道:“不就是幾十萬兩嗎?反正這錢最后也是給他們兄弟和寶珠的,我們全出了都行,不過你得給他們說好,里面要算寶珠的一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