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看向世界 5

齊浩然帶著兩位太醫見了那三個洋醫生,可惜他們語言不通,就算有翻譯在也因為他們使用太多專用名詞導致他們翻譯得不夠貼切。

但大致意思還是明白了,對于皇帝的身體情況,這幾位洋醫生并沒有比大齊的大夫更有辦法。

齊浩然有些失望。

但兩位太醫卻和三位洋醫生相談甚歡,當然是借助翻譯。

這三年多來他們跟著王爺走南闖北的尋找名醫,知道個人所能所知有限,每個出名的醫者都有自己擅長的方面,即使是杏林世家出身的太醫們也多有不及。

所以兩位太醫把心放得很寬,他們正在記錄自己搜集到的藥方和診斷方法,所以見到每一個大夫都很有話說。

三位洋醫生對中醫更是好奇。

他們在船上時就聽船員們簡單的講過大齊的醫術,對此很是向往,見大齊的王爺對他們不感興趣本來還有些失望,生怕他遷怒他們。

但見大齊王爺只是走開,而大齊的醫生很愿意就醫術與他們交流,三人立時又高興起來。

他們嫌棄宴會吵鬧,簇擁著兩位太醫到外面一起去談話。

跟著王爺前來的兩個翻譯張了張嘴,看向已經與安德烈對上話的王爺,他們很想跟在王爺身邊。

但一個太醫很快眼疾手快的拉過他們,笑呵呵的道:“來幫我們翻譯翻譯。”

翻譯只能無奈的跟上去。

小豹子已經與若昂兄弟交了朋友,興致勃勃的來找母親,“娘親,你不是要請人教我們洋語和洋人的歷史嗎?不如就讓若昂和若澤來吧,他們懂得還挺多的,而且官話說得好溜,一點也不像洋人。”

小福無奈的踱步過來,小聲跟穆揚靈告狀道:“四嬸,那兩個洋人不是好人。”

穆揚靈驚詫的問道:“他們怎么不是好人了?”

小福認真道:“他們別有目的。”

小福畢竟在皇宮里混了三年,自認看人還是有一些眼光的。

穆揚靈看了若昂兄弟一眼,拍了拍小福的肩膀笑道:“那你就多看顧弟弟一些。”

小福張大了嘴巴,不相信四嬸竟然不為表弟撐腰。

一旁的齊浩然也只是看了若昂兄弟一眼,并沒有插手。

小豹子膽子立刻大了,小聲的問小福,“你怎么看出他們別有目的?我怎么沒感覺?”

小福憋了半天,最后道:“他們太熱情了,而且他們年長我們十歲,彼此能有多少話題?我們又不熟。”

跟若昂兄弟通信的是他們的哥哥,可不是他們,最要緊的是哥哥們顯然和他們的通信也不頻繁,但這倆人一直在營造一種,我們和你們的哥哥是好兄弟,好朋友,從小看著你們長大的,因此我們也會是你們的好哥哥,好朋友。

小福不覺得他跟他們有這么多共同語言。

小豹子就撓了撓腦袋,果斷拉著小福回身繼續去找若昂兄弟說話,他覺得這次要認真感受一下,看看他們是不是真的對他別有目的。

齊浩然和穆揚靈置之不理的理由很簡單,小豹子跟著他們幾乎沒有參與過這種勾心斗角,比小熊小時候還要直白。

他現在是孩子還好,長大后若還是這樣就顯得太耿直了,倆人都想用若昂兄弟磨一磨他的性子。

而他的身邊有機靈聰明的小福在肯定沒問題。

而小福處事間帶了絲陰險,正好叫耿直的小豹子中和一下,讓他把心境放寬。

兩個大人放手讓兩個孩子自己去處理,然后去和商會的人談生意去了。

這幾年海貿發展迅速,穆揚靈出口西洋的東西主要是鐘表和玻璃制品,而齊浩然已經開始把大炮反賣給西洋,然后再從西洋買進他們的大炮來了。

而于民間來說,輸送往西洋的物件除了綢緞,瓷器和茶葉這三種長盛不衰的東西外,大齊的美食也在往西洋輸送。

比如北地的兔肉作坊,現在出口占了每年銷量的兩成份額,養活了好大一批殘兵和老兵。

而真正讓海貿發展如此迅速的原因卻是大齊進口商品的增多,除了寶石和香料,現在進口最多的是糧食,礦石和各種木料,一些西洋的布料也開始進入大齊市場。

可惜他們的布料遠遠比不上松江布物美價廉,進入大齊后如石沉大海,反倒是松江布大量的出口西洋,受到西洋百姓的喜愛。

齊浩然找安德烈談的生意無非是想再買兩架最新式的大炮,或是把自己作坊新做出來的大炮售賣到西洋。

武器交易雖然利大,但見識過齊人復制研究的厲害,安德烈怎么也不肯把更新式的武器賣給他了,因此他對穆揚靈更熱情。

因為穆揚靈所談的玻璃制品和鐘表是屬于奢侈品,對他們的國家并沒有什么危害。

穆揚靈看了齊浩然一眼,就對安德烈笑道:“我是很想多給你們一些份額,但您要知道兩個作坊的生產量有限,而我與他國商人簽訂的合約都是五年期的,您現在突然加大量,那就只能壓縮別人的提貨量,這對別人是不公平的。”

安德烈笑問,“王妃娘娘,我不明白為什么您不擴大這么賺錢的兩個作坊呢?我相信您擴大生產它們一定會給您帶來非常大的利潤。”

穆揚靈則搖頭笑道:“我的錢足夠多了,而且金錢的獲取途徑有很多,不管是玻璃作坊還是鐘表作坊,建設起來都極其麻煩,我不愿意為了賺那點錢而如此勞累。”

“而且,”穆揚靈聳肩道:“您是商人,應該知道物以稀為貴,我覺得沒有打動我的理由我是不會擴大產量的。’

安德烈很惋惜,“我是第一次見到嫌錢多的人,王妃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穆揚靈微微一笑,看向葡萄牙人的方向,道:“錢對我來說并不是十分重要,相比之下我更愿意讓我的丈夫高興。不過顯然其他人會把錢看得很重要,安先生是個有原則的人,只是不知道別人是否也有這樣的原則。”

安德烈沉默。

齊浩然渾身都洋溢著“高興”的氣息,伸手去握妻子的手,對安德烈點頭道:“那看來我們今天的會面是失敗的,您請來的三位名醫對我并沒有幫助,而我們的生意也沒有談成。”

安德烈見夫妻倆站起來,心中有些焦躁,他攔住倆人道:“王爺,請給我兩天時間考慮怎么樣?您要知道,您要的新式大炮即使是在英格蘭的軍中也只有二十幾門,想要搞到太難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