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看向世界 2

并不是所有的西洋人都是如此,早年來到大齊的洋人,比如安德烈等商人,他們早就改了生活習慣,雖然還不像齊人一樣天天洗澡這么講究衛生,但也不會像國內的人一樣一生只洗幾次澡。

而西洋坊一開始也并不如此混亂,雖然國內的貴族在國內隨地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在這里,精明的商人們知道如何入鄉隨俗,所以很少有人會去觸犯齊人的心理底線。

但隨著出海的成本降低,越來越多的人愿意冒險一試,而船上也需要各種工種,來到大齊的洋人三教九流都有,所以更難管理了。

西洋坊的這類現象這才出現。

小豹子和寶珠為了找到父親所說的“好辦法”對西洋坊的形成和里面的人可是狠狠地研究了一下。

而越是了解,倆人越是沒辦法。

不僅廣州縣的縣令,就是廣州知府也為此想了許多辦法,比如嚴令禁止,然后派人引導,派人監督,還叫人去給西洋坊的洋人們講最基本的禮義廉恥。

但收效甚微。

小豹子覺得之所以不能讓他們改正這種習慣是因為他們國內的人,甚至貴族都是如此作為,想要改變他們只有兩種辦法,一種是像同化安德烈一樣用十幾二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去同化他們;一向沒什么耐心的小豹子覺得自己一定干不來這事,何況,到時候是誰同化誰還不一定呢。

畢竟母親說過,壞習慣好學,好習慣難形。

而第二種就是讓他們整個國家的人都改過來,不論是平民,還是貴族。

但他連西洋坊都糾正不過來談何去糾正他們一整個國家呢?還是好幾個連成片的國家。

小豹子覺得唯有攻陷他們,高高在上的命令他們才行。

穆揚靈得知兒子費盡心機的想要一統西洋諸國就是為了讓他們養成不隨地的好習慣,頓時有些心累,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兒子,問道:“你有潔癖?”

不然她實在不能理解他的瘋狂。

小豹子搖頭,“我雖愛干凈,但還未到病態的程度,娘親不用擔心。”

穆揚靈就斟酌著道:“或許你可以從身體健康這一方面說服他們?”

“跟他們開口講道理實在是太麻煩了。”

“難道你去打仗一統西洋就不麻煩嗎?”

小豹子果斷的搖頭,“打仗而已,有什么麻煩的?”

他看著外面憧憬的道:“到時候我大齊的龍旗插遍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我們想要他們改掉壞習慣他們就得改,多好啊。”

又笑道:“到時候娘親你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我給你和爹爹在每一個地方上都建好宅子,你們累了就停下住一兩年,不累就歇歇腳再去玩。”

得,兒子不僅要發動世界大戰,還要做世界地產大亨,她道:“我謝謝你了,但愿你爹也能接受你的美意。”

穆揚靈覺得她得跟齊浩然商量一下小豹子的教育問題了,明明她每天都看著,這孩子是怎么長成戰爭狂人的?

小熊,小獅子和虎頭她都是這么教的,明明他們三個就很正常啊。

穆揚靈憂心忡忡,齊浩然卻贊了一句兒子,道:“不虧是爺的兒子,有志氣。”

穆揚靈瞪他也沒發覺,繼續洋洋得意的道:“等幾個孩子一長大就讓他們去開疆擴土,一個孩子一個方向,東南西北全都囊括進來……”

得,這個才是最大的戰爭狂人。

穆揚靈把人推翻,拿起枕頭就捂住他的胸口,跨坐在他身上問道:“你什么時候起的這主意?你是將軍,會不知道戰爭死多少人?還有,大齊才好一點,你是讓百姓們重新過回餓肚子的日子以供養大齊士兵?漢武帝窮兵黷武的故事還要我給你說一遍嗎?”

齊浩然摸著腦袋道:“爺不就那么一說嗎……”

“孩子們就是被你那么一說教壞的,我說呢,我一個和平愛好者教出來的孩子怎么都成戰爭狂人了,原來是你在背后搞鬼,說,你平時還跟他們胡說什么了?”

齊浩然就道:“幾個孩子都有志氣,都想著為大齊開疆擴土,我總不能打擊他們,大齊的兵強馬壯可還得靠他們呢。”

所以凡是兒子們說要打下大元,吞掉西夏之類的話他全都予以鼓勵,希望他們努力習武,學習排兵布陣,為大齊江山出一份力。

穆揚靈就瞪眼看著他,覺得好好的孩子全讓他給教壞了。

齊浩然卻道:“你放心吧,等他們長大后這些道理他們都懂的,他們又不是不知人間疾苦的貴公子,難道他們就會為了這一句開疆擴土而不顧大齊百姓與江山嗎?”

齊浩然卷著穆揚靈的頭發安撫她道:“小熊小時候都還說要出兵西洋,給你把海的另一邊全打下呢,可你看他現在可有再提一句?而且我們家的孩子都心地善良,誰會做出窮兵黷武之事?”

穆揚靈一想還真是,以前他們在廣州住的時候,小熊見她總想坐船出去玩,就揚言長大后要帶兵把西洋全占了給她玩。

而幾個孩子也的確心地善良。

他們的心地善良不是去同情小雞小兔子,而是同情大齊的貧苦百姓,知道他們過得苦,知道上位者一個不好的決策能讓一個家庭支離破碎。

穆揚靈想到幾個孩子的表現微微松了一口氣,但還是不樂意就此放過齊浩然,壓著他道:“以后這種話不許再當著孩子們的面說,聽到沒有?”

齊浩然連連點頭,心猿意馬的去摸穆揚靈。

穆揚靈就拍下他的手,翻身坐在床上,把人踹下床,然后道:“罰你今天晚上不許睡床,出去睡軟榻。”

齊浩然就趴在床下裝死。

穆揚靈就趴在床邊小聲道:“要不今天晚上你睡坐塌?”

齊浩然鼓鼓臉頰,爬起來去找小兒子算賬。

小豹子正興致勃勃的拉著小福看他從父親書房里偷溜出來的海圖,指點江山道:“到時候我帶兵把這一大片都給占了,你給我當軍師好不好?”

小福畢竟比他年長一歲,又在上書房里混了三年,歪頭問道:“你哪來的兵?萬一太子哥哥不答應出兵呢?”

小豹子就不在意的道:“這有什么,我現招收便是,兩條腿的人到處都是。”

小福震驚,“你這是造反啊。”

小豹子迷茫,“我又不反皇伯伯和太子哥哥,怎么會是造反呢?我只是去幫大齊爭地盤的,他們不應該高興嗎?”

小福一想也是,又問道:“可是你有錢嗎?招兵買馬要很多錢吧?”

這下小豹子苦惱了,他歪著頭道:“我覺得我的錢挺多的,不知道夠不夠,要是不夠的話你借我一點?”

小福猶豫了一下才點頭,道:“那你得還我,我的錢也不多。”

小豹子拍著胸脯表示一定會還。

兩個小伙伴就達成了協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