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看向世界 1

而不僅小豹子對洋人不友好,就是寶珠都一臉嫌棄。

穆揚靈更是好奇了。

龍鳳胎在廣州出生,對洋人并不少見,雖然當時年紀小他們已經不記得了,但因為大齊海貿發展,京城也有不少西洋人。

龍鳳胎跑到前門大街玩的時候偶爾也會碰到洋人,而兩個孩子最多好奇為什么他們長得與他們不一樣,好奇他們的食物習俗等而已,從不會因為非我族類就看輕對方。

而他們這次來廣州不過七八天,兩個孩子卻突然改了態度。

小豹子則是理直氣壯的道:“娘親,你要是去西洋坊的里街看過也會不喜歡他們的。”

寶珠一臉惡心的道:“是啊,是啊,他們可臟可臟了,我以后再也不去西洋坊了。”

人類都喜歡同類相聚,就和前世外國總有唐人街一樣,西洋人在大齊也有西洋坊,里面聚集著抱團的洋人。

一開始廣州的洋人也不多,他們的住處主要分布在商會附近,但近十年來海貿發展迅速,許多西洋人都喜歡到大齊來做生意,人數劇增,會說漢語的卻很少。

他國異鄉生活不易,這些洋人雖然不是同一國的,卻同是歐洲那一片的,可能他們的國家還在打仗,但在外面他們卻同屬于同一種人種,因此也抱團生活在一起。

于是,商會后面的兩條街漸漸被西洋人買下或租下,因為那里出入都是西洋人,因此被大家叫做西洋坊。

里面有不少船員和跟船來的西洋人擺售的西洋物件和寶石等,齊人很喜歡到那里淘寶。

剛到廣州的小豹子和寶珠一聽說里面有寶,離開揣了銀子跑去湊熱鬧。

走著走著就從坊市走到了他們的居住區,看到大街小巷的糞便,尿漬,小豹子和寶珠差點吐出來。

最讓兩個孩子接受不能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洋少年當街脫了褲子就蹲下去大小便,一直在心里吐槽洋人竟然不看緊自己孩子的倆孩子震驚了。

因為這一驚,所以他們沒立時離開,于是就看到了更多。

這一條街上的洋人,不管成人小孩,或是男人女人,竟然急了都是隨地大小便。

小豹子當即就叫道:“這,這簡直是有辱斯文,不,不對,難道他們就沒有一點羞恥之心嗎?關鍵是他們不覺得臭嗎?”

他們臭不臭寶珠不知道,反正寶珠是要快被惡心死了,她是一刻鐘都不想呆了,拉了哥哥的手就往外跑。

兩個孩子義憤填膺的跑到衙門去告狀,要求縣衙整頓街道,在他們廣州城內怎么能有這種事發生呢?

這事都不用縣令出馬,縣衙的衙役就攔住了兩個小孩,道:“行了,行了,這事我們知道了,你們趕緊家去吧,還有,沒事別跑到西洋坊去,小心他們把你們抓上船帶走。”

衙役們并不知道兩個孩子的身份,只是見他們身后帶著侍衛,自己也穿著不差,就以為是好奇跑到西洋坊的公子小姐,很是敷衍的打發他們。

小豹子頓時怒了,罵道:“你們光吃飯不干活,難道就任由洋人把我們的街道搞得這么臟亂差嗎?”

衙役頓時喊冤道:“小公子可誤會我們了,誰說我們不管的,可也要管用啊,這些年我們每個月都要突擊檢查西洋坊兩三次,檢查過后干凈兩天,之后還是會這樣,我們的人手就這么多,總不能時時刻刻盯著那條街不讓洋人隨處大小便吧?”

說到這里,衙役們也很是無奈,道:“洋人就愛隨處大小便我們有什么辦法?為了這事我們縣令還把《論語》和《禮記》印發了數百冊給送給洋人了,可他們連大齊話都不會說,更別說識字讀書了,硬性規定也沒用,縣令總不能罰他們銀子吧,那樣理藩院和御史臺的大人們該找****來了。”

“是啊,是啊,白瞎了那幾百冊書,那可是用的我們縣衙的財政啊。”

小豹子和寶珠震驚的問道:“他們為何會,會有如此愛好?”

衙役們見這倆孩子震驚的模樣,知道剛才見到的惡心壞他們了,他們第一次看到一整條街的青石板上都是大小便時也很惡心。

衙役們起了談資,就科普道:“這有什么,在我們廣州城也就只有那一條街如此,據西洋人所說他們整個國家都是如此呢,實在是不用驚奇。”

小豹子沉默半響問:“城里不是有公廁嗎?”

“是啊,可他們就是不喜歡去公廁啊。”說到這里衙役們也很苦惱。

他們這些衙役都做過西洋人的向導,教過他們若是三急可以去公廁,但他們就是喜歡隨地,教多少遍都沒有。

直到此時衙役們才開始懷念前朝的車馬稅及其延伸出來的罰捐。

在大周,車馬上路入城是要交車馬稅的,其中不僅包括車馬使用道路的費用,還包括馬畜等在路上便便的清潔費用。

而前朝孝宗開始征收罰捐,凡有牲畜,人在城中隨地都要交納罰捐,人還罷,可控,牲畜卻是不可控的,也因此前朝大多將牛馬寄托在城門口,而本朝確立后這種捐稅全部被納入苛捐雜稅行列,不僅罰捐取消了,就是車馬稅也沒了。

衙役道:“若是照著前朝的捐稅來征收,這些西洋人再大的毛病都能改過來。”

寶珠鼓著小臉頰道:“難道就沒有辦法改正他們的行為嗎?他們這樣臟的也是我大齊的街道。”

衙役不在意的道:“等到他們西洋人也有一個圣人后估計就改好了。”

侍衛們見兩位小主子依然氣呼呼的徘徊不愿意離開,忙上前低聲勸道:“并不是所有的洋人都如此,公子和小姐看到的畢竟是少數,不如我們先回去與老爺商議一下,老爺與商人交情還不錯,說不定有辦法呢?”

小豹子和寶珠就氣呼呼的回去找父親。

齊浩然瞪大眼睛道:“你們怎么盡去關心這些細枝末節了?”

在他看來,兩國合作看利益就行了,他們又不是在大齊賴著不走了,沒必要去干涉他們的生活習慣。

寶珠卻堅持的道:“他們會教壞別的小朋友的,要是大齊的孩子跟他們學習,長大以后改不了這壞習慣,再代代相傳下去,那廣州豈不是成了一座臭城?”

“而且別的城池也會受廣州的影響,到時候一人影響一人,一城影響一城,到最后我們大齊就變成了一個臭烘烘的國家怎么辦?”小豹子眼巴巴的看著父親道:“爹爹,你一定要想辦法讓他們改掉這個壞習慣。”

齊浩然就頭疼的扶額道:“父親的確沒有好辦法,不如你們去想吧,如果有好辦法告訴我,我讓人去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