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論異心的養成 2

史嬪說的重臣就是以嚴渡為靠山主動找上來的大臣。

當然,身為右相的嚴渡不可能親自出面表達態度,他不過是對史家表現出了友善,而此時正是大齊風雨飄搖時,他的這一個態度就很重要了。

為史家,也為他這個四皇子拉攏了不少人心,也是那時候他才知道原來還有人投在了五弟門下。

當然,他當時年紀小,只有八歲多,五弟就更小了,剛入上書房,連《三字經》都沒有念完,顯然是其母魯氏做主的。

當時母妃勸他不用把五弟放在心上,因為對方年紀太小了,只怕上朝都還得人抱著。

如果皇帝駕崩,太子又被廢,他和三皇子才是最佳選擇,但三皇子膽子小,什么也沒有,不像他們已經提前準備。

然而這并沒有什么用。

因為四叔以比他們預計的時間還要快速的趕回來,他甚至才知道嚴右相倒向了他這邊,四叔就回到了京城。

京城的局勢很快被控制住,民心和臣心很快安定,太子被四叔親命監國,京城和皇城內外都被禁軍和御林軍包圍,而城外還有十萬西山大營的將士鎮守。

在如此力量之下,所有的陰謀都如細末灰塵般飄落,起不到一丁點作用。

他當時并不知道母妃和舅舅打算怎么廢除太子,扶他上皇位,直到許多年后他長大成人,結合母妃和舅舅惋惜時露出的口風和當時的情況,他大致可以猜得出來。

父皇不喜世家,而母族出身世家的太子哥哥繼承了父志,也不喜歡讓世族把持朝政,因此,世族雖一直很安靜,卻一直想著重掌朝政。

而重新選擇一個對世族有好感或是依賴世族的皇帝至關重要,自己顯然就是被世族選定的,而五弟則是被想要從龍之功的權貴選中了。

皇帝突然病危,此時若是爆出是太子給皇帝下毒的丑聞,再推波助瀾將此事鬧大,離間太子和群臣的關系,再誣陷四叔和太子哥哥密謀造反,爭奪皇位,到時候以嚴渡為首的世家中的人再共同使力平定叛亂,推他上位簡直是順理成章。

而他們并沒有確實的證據,因此這件事要準備充實,然后突然發難后快狠準的結束才能成功。

可惜,他們剛開始準備四叔就回來了,因此舅舅和母妃常在他面前惋惜,若是齊浩然能晚回來三天,哪怕是兩天也行啊。

但他回來得太快了,或許是說他得到四叔回來的消息太慢了。

舅舅因此而離間他,“你看,太子早就傳信給榮親王,卻在他人快回來時才告訴你,還騙你說送信的人剛出京,可見他也在防備你們。”

可后來的事實證明,太子哥哥還真沒在防備他,四叔之所以回來得那么快,是因為宮中另外三個被蒙在鼓里非常不開心的孩子!

就是齊文謐也不得不感嘆小安,小獅子和虎頭做的一手好攪局。

父皇救了回來,他是想就此退縮的。

但腳已經邁出去,人已經站在了懸崖上,退回去也站不到原來的位置,還有可能石滾山落,粉身碎骨。

而嚴渡被罷相,嚴氏一族被打壓,他就更不愿放棄自己這根草了,別說他,就是母妃也被逼著不得不往前走。

合作就有把柄,他們手里有嚴渡等人的把柄,他們手里自然也有他們的。

他們要不想死就只能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

如果說一開始是被利誘著去奪位,那中間則是被逼著往前走,再后來則是習慣了這種逼迫,沒有人威脅著他也會往前邁。

不斷的挑撥父皇與太子哥哥的感情,不斷的給他添麻煩,不斷的創造更多的功勞,做一個“孝子賢孫”的模樣。

然而并沒有什么大用,在眾多兒子中父皇依然最疼愛太子哥哥,就算他參政后一年總有三四個月離開京城出去游歷,在朝政上還會與父皇爭辯,意見相左,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陪在父皇身邊彩衣娛笑,那也遠遠不及大哥。

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四叔和四叔家的孩子!

四叔太會闖禍,四叔家的孩子也太會闖禍,父皇除了處理朝政,余下的心思一半放在了四叔一家身上,剩下的一半又分出一半給太子哥哥和小熊堂哥,再分到他們身上的少之又少。

也因此,他們雖然總是給太子添麻煩,但都是一些小麻煩,別說傷不到他的根本,連他的皮肉都傷不到。

于是他們就轉頭去欺負唯一還留在上書房里的小福了。

沒辦法,誰讓安郡王和四叔一樣都是堅定的******,而四叔和范表叔好得可以穿一條褲子,安郡王世子都被送到四叔身邊教養。

而虎頭幾個堂哥堂弟也都跟在了四叔身邊,上書房里除了他們兄弟就只剩下一個表弟小福是外人了。

當然,伴讀不算!

但是也正因為他們欺負小福,從十六歲他們開始參政后就一直被小安壓著,而他還有虎頭小獅子做幫手。

小安不僅是安郡王世子,還是三元及第的狀元,乃父又是當朝首輔,他地位雖不及他們,手中的權勢卻比他這個皇子要大得多。

何況還有虎頭小獅子兩個備受父皇寵愛的堂哥幫忙,那段時間他簡直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做什么都不順。

嚴渡沒想到自己辛苦扶持起來的皇子竟然還沒跟太子交手就被范子衿和齊浩然的兒子們給壓制住了,不僅氣得肝疼,還心灰意懶起來,對爭權奪位也沒多大心思了。

沒有了嚴渡的傾力支持,他這個剛冒頭的小皇子能做的事就更少了。

直到父皇禪位于大哥,他做得最多的事也不過是挑撥父皇和大哥的關系,給大哥添些堵。

他沒想到父皇能活那么長,他常想,如果當時父皇不禪位,而是繼續當皇帝,再當上二十年的皇帝,到時候日漸昏老的父皇和已過天命的太子,他們還能父慈子孝嗎?

可惜這世上沒那么多如果。

父皇禪位給了大哥,一切都塵埃落定了。

父皇除了太子還有五個兒子,卻只有二哥才有幸得到他親口封賞為郡王,而三哥和老六的母妃也都受他們的庇護升為妃,只有他和老五,生了異心的老五。

父皇對他們沒有任何封賞,連他們的母妃都受牽累,一世只為嬪,直到她們先于父皇去世才被朝廷擬了個妃位上表。

但生前沒享受到的,死后再追榮又有什么用呢?

于這一點上,齊文謐不是不后悔的,畢竟。母妃雖也有私心,卻都是為了他這個兒子,與二哥的母妃趙嬪不一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