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趙嬪 2

他去抓她的手,低低的道:“父皇是我的父親,太子是我的哥哥,我下面還有四個弟弟,您讓我去爭奪皇位可想過我的父親會傷心,我的哥哥會被傷害,我的弟弟會學壞?”

趙嬪推開他,厲聲問道:“他們與我何干?我才是你的母親,你是我生的,就該聽我的,不然我生你下來干什么?”

齊文謖慘笑一聲,起身道:“您說得對,他們與你只是沒有血緣的陌生人,甚至于父皇,你不過是他的一個妾室罷了,我的兄弟們跟你更是無半點關系。可于我不一樣,父皇是我父親,大哥和弟弟們更是與我血脈相連的親人,這立場從根本上就不一樣了,我何苦強求你替我著想呢?”

趙嬪面色一變,心痛難忍的看著兒子道:“你瞧不起我是一個妾室?”

“不,”齊文謖好笑的看向她,“我是您生的,我又怎么會看不上您呢?”

此時齊文謖已經知道母妃在三觀上與他不和,道不同說再多也是枉然,因此他含笑道:“母妃,父皇已經下了旨意,您就遵守吧,您放心,我會常來看您的,宮里缺了什么東西大可以與孩兒說,孩兒叫人給您送進來。”

溫柔和善,若不是他的眼角還紅著根本看不出剛才憤怒質問的人是他。

趙嬪直覺兒子離自己越來越遠,她一把抓住他的手就好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有些驚慌的問道:“你要把我一人扔在宮里嗎,我是你的生母,你不能不贍養我。”

“母妃您多慮了,孩兒怎么會不贍養您呢,但讓您留在宮中是父皇的意思,父皇不下旨,那您只能留在宮中為皇太后祈福。”

“那跟被圈養在后宮的那個瘋婆子有什么區別?”趙嬪歇斯底里的叫道:“我不要變成吳氏那個瘋子。”

“怎么會一樣,她的兒子連進宮見她一面都不行,而我卻是可以時時進宮探望您的,”齊文謖扯著笑道:“母妃放心,孩兒一定會贍養您的。”

齊文謖扯開她的手,做下如此承諾后就大步離開,他怕,他怕留下后還是會忍不住怨忿,既然如此不如早點離開,也給彼此多留些情分。

趙嬪看著漸行漸遠的兒子,心內好似空了一角。

她顫了顫嘴角,低聲告訴自己,“我沒錯,我沒錯!都是龍子,憑什么他當得皇帝,我兒就當不得?都是女人,憑什么她做得太后,我就做不得?”

外面的宮人卻不慣著她的毛病,直接把人強送進佛堂。

若不是看在秦王的面上,他們更加不客氣。

趙嬪被送入佛堂,秦王妃卻是松了一口氣,她還真怕這個婆婆住到王府里來,那可真的是會把家里鬧得雞飛狗跳。

這位小婆婆心比天高,偏眼睛只看得到腳前的那一丁點利益,做的事是既粗糙又氣人,她嫁過來后正經的婆婆還未訓導她,她就先拿了架子。

這倒沒什么,嫁入皇家,上下兩個婆婆,她早就做好了受委屈的準備,但她竟然當著宮人的面就教她要結交各大臣的家眷,這是有多沒腦子?

這樣的人竟然能夠在宮里生存下來,秦王妃不得不佩服出身世家的皇后娘娘,夠涵養,夠胸襟,同時也對齊氏皇室有了一個全新的認知。

這樣的人都能在后宮里活下來,難怪太上皇登基至今從未聽說過后宮有皇子夭折或妃嬪流產。

秦王妃并不知道她的小婆婆還在抱怨這樣的后宮環境,正因為爭斗不盛才斷了她許多的機會和兒子成龍的機會。

她卻沒想過,若她生活在那樣的宮斗環境下,自己只怕還沒斗過一圈就陣亡了。

秦王妃見丈夫有些郁郁寡歡,就上前溫柔的道:“王爺,我給母妃準備了些東西,明兒我個送進宮去吧。”

齊文謖搖頭,“不用,等再過一段時日吧,等母妃情緒穩定下來再說,到時候我與你帶孩子們進宮去看她。”

秦王妃就笑著應下了。

齊文謖若是不進宮,趙嬪連信息都傳不出來,她沒想到自己會落到這種地步,比宮里未生育過的嬪妃都不如。

宮里生育有子嗣的妃嬪都被其子接出去宮里過了,沒生育過的也被照顧得很好。

新皇孝順,就算太上皇只帶走了皇太后,對留在宮里未生育的妃嬪也恭敬得很,新后每季度都會特別關照這些太妃太嬪。

她雖然也在其列,但因為她是太上皇親自下令在佛堂祈福,就算有新后和親生兒子關照,底下伺候的迎高踩低的奴才照樣不少。

就算她只是住在佛堂,并沒有失去人身自由,可以隨意在皇宮里游玩,可現在誰都知道她不得圣心,是唯一一個雖誕下皇子卻不能出宮榮養的妃嬪。

趙嬪不知是悔是恐,反正對齊文謖越抓越緊,他只要有一天不來看她,她就有些情緒失控。

齊文謖被她折騰的疲憊不堪,最后干脆只每月初一十五才帶孩子進宮請安。

后來外放時更是把妻兒都給帶上了,趙嬪一下連進宮看望的人都沒了,只有每年送進宮的節禮。

趙嬪以為齊文謖是在躲她,報復她,不然他外放只帶妾室便是,為何還要帶上王妃和所有的孩子?

但其實齊文謖不過是受長輩們的影響,四叔和范叔叔外放都會帶上妻兒,他外放自然也要帶上的。

所以當他收到趙嬪因此而充滿怨忿的書信時,他頗有些頭疼的揉了揉額頭,對王妃道:“往后宮里送來的信你自己看著就好,她要是有需要的就叫人給她送去,若是寫了一些不好的話,你便不要理她了。”

秦王妃應下。

皇宮里久等不到兒子回來和書信的趙嬪越來越絕望,只能每日對著滿眼慈悲的菩薩發怒道:“你不是救苦救難的菩薩嗎,我每日念經求你,卻從未見你救過我,滿足過我。”

不在身邊的人實在很難讓人記起,何況趙嬪于齊文謖一家還是那樣的性情,所以他們一家日子都還過得不錯,至少趙嬪對他們的影響很有限。

關心兒子們的齊修遠自然也收到了這些消息,他丟下信件,對依然跟在身邊的暗衛統領道:“文謖已經長大了,朕為他做到這個份兒上已足夠了,這樣的信息不用再遞過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