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趙嬪 1

趙嬪收到皇帝的旨意時如置冰窟,她緊握著拳頭緊緊地盯著來宣旨的內侍問,“你說皇上讓我去做什么?”

內侍低著頭狀似恭敬的道:“太上皇讓娘娘留在宮中為皇后祈福。”

趙嬪跌坐在椅上,搖頭道:“不可能,不可能,她們都可以跟隨皇子出宮,我為什么不行?我兒還是皇上親封的郡王呢,你們憑什么不讓我出宮?”

內侍無奈的提醒道:“太嬪娘娘,如今新皇登基,皇上已是太上皇了,您莫要再口誤。”

又道:“太上皇如今已帶著皇太后去行宮了,這旨意的確是太上皇臨走前下的,太嬪娘娘還是收拾一些東西住到佛堂里去吧。”

“我不,”趙嬪忍不住把桌子上的東西都掃下去,叫道:“我要見二皇子,我要見秦王殿下,我是他的母妃,我就要被關起來了,他跑到哪里去了?這個不孝子,難道他就不會為我求情嗎,我是他的生母啊!他那么受皇上寵愛,他只要求皇上一定會答應的,還有太子殿下,他與太子殿下要好……”

內侍見趙太嬪已語無倫次,倒是很想把人嘴巴堵了直接拖到佛堂,但誰都知道新皇信重秦王,要是秦王遷怒于他怎么辦?

因此內侍只是苦口婆心的相勸,然后讓宮女們替趙太嬪收拾東西。

剛從新皇那里過來的齊文謖在殿外站了不短的時間,聽著母妃在里面謾罵詛咒他,齊文謖心里奇跡般的竟然一點都不疼,甚至連羞惱的情緒都沒有。

他微微一嘆,知道他到底沒有母親緣。

齊文謖推門進去。

殿內頓時一靜,趙嬪看到他,連忙奔過來拉住他,“我兒,你總算來了,這些狗奴才要送我去佛堂,你快懲治他們,還有,你去求求你父皇,你父皇喜歡你,一定會答應你的請求的,母妃不想去佛堂啊。”

滿眼的溫柔渴望,好像剛才在殿內罵他不孝的人不是她一般。

齊文謖拍了拍她的手,對宮人們道:“你們都先退下吧。”

宮女內侍們對視一眼,紛紛躬身退下。

齊文謖扶她在榻上坐下,端視她半響問道:“母妃,其他皇弟的母妃對他們都關愛有加,我一直以為母親對孩子就該是她們那樣子的。但為什么只有我不一樣?孩兒一直想問您,我在您心里,到底是兒子,還是一個工具?或是其他的什么東西?”

趙嬪摸著眼淚的動作一僵,然后就是面色一變,她“啪”的一巴掌打在齊文謖臉上,歇斯底里的喊道:“你是我兒子,是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你以為我把你當什么?我辛辛苦苦把你養大,結果現在你得勢了卻嫌棄起我來了!齊文謖,你這個不孝子!”

齊文謖躲也不躲,只是紅著眼眶看她,低聲喃喃:“我是父皇撫養,四叔四嬸教導著長大的,從我懂事起我就長在四叔四嬸身邊,做人的道理,為皇子的責任也都是四叔和四嬸教導我的,母妃除了不斷的讓我小心母后和大哥,離間我與四叔四嬸,您還做了什么?”

齊文謖撩起袍子跪在她腳下,抬起頭來看她,決絕的道:“母妃,您懷胎十月生了孩兒,孩兒記得這份恩情,你若是想要孩兒活著,孩兒就奉養您終老,您若是不想再看見孩兒,孩兒把這一半的血肉還給您如何?”

趙嬪捂著胸口震驚的看著他,半響才顫著手指道:“你,你好狠的心啊!”

齊文謖眼里就落下淚來,“砰砰”的給她磕了三個頭,哽咽道:“母妃現在做的不就是讓兒子萬劫不復的事嗎?”

趙嬪就知道她是永遠的失去這個兒子了。

可是她只有這一個兒子,只有這一個孩子呀,悔恨像藤蔓一樣纏住了她的心房。

回想起這二十多年來的生活,她才知道自己以前過得有多蠢。

說到底還是她時運不濟,碰上了這樣一個皇帝,若是在他朝,憑她的美貌和一開始的受寵程度怎么會只止步于嬪?

皇帝和皇后身體都不好,生下長子后遲遲沒有第二個孩子,是她,是她懷了二皇子,是她再生下二皇子后才帶來了其他皇子。

以前皇上多喜歡自己的兒子啊,每天都會來她的宮殿看他一眼,還不顧“抱孫不抱子”的規矩把他抱在懷里哄著,就算是孩子尿在身上他也不惱,可見皇上有多喜愛她的兒子。

太子年幼體弱,從小就是藥罐子,哪里比得上我兒身強體壯?

本來一切都好,照著這個勢頭下去,她只要推一推,她的孩子取太子而代之指日可待,到時候就算她出身小門小戶又怎么樣?

皇后出身世家又怎么樣?

她一樣可以凌駕在皇后之上,她的娘家一樣可以成為權貴。

趙嬪無比后悔起來,當年就不應該一個忍不住在兒子面前離間兒子與太子,不僅把自己好不容易到手的妃位弄掉了,還把兒子推得越來越遠。

趙嬪覺得這一切都是皇后母子的陰謀,不然她怎么剛說太子藏奸,不僅碰巧被皇帝聽見被禁足,太子還把自己兒子拐到了廣州。

最后更是自己回來了,卻把她兒子丟在了廣州,偏她兒子還跟個傻子似的覺得太子是對他好。

趙嬪看著傷心的兒子“哈哈”大笑起來,問道:“我不過挑撥你跟太子幾句你就當我是仇人一般,那他呢?他帶你離宮出走,你知道有多危險嗎?一個不好你連命都沒有了,還把你一人丟在廣州,皇兒,這世上怎么會有你這么傻的人呀,他把你丟在廣州你都還念著他的好!”

齊文謖滿心懷念的道:“可在廣州的日子是孩兒最開心的日子。”

他道:“在那里,四叔四嬸待我如同親兒,我犯錯了他們會像揍虎頭他們一樣揍我;我做了好事,他們也會像夸虎頭一樣夸我;他們會教導我做人,念書。四叔會手把手的教我騎馬,射箭,四嬸會給我們做小衣服,會帶了我們玩好玩的游戲,沒有人拿異樣的眼神看過我。母妃,我知道要怎么去做一個兒子,但您知道怎么去做一個娘親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