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威武的大齊 5

眾臣驚悚,皇帝這是多不想當皇帝才那么急切的讓位的?

齊修遠打定主意不再管事果然不再過問,每天吃吃藥,下下棋,心情好了就跟皇后到御花園里走走,對前來求見的妃嬪全都不見。

齊修遠對李菁華道:“等文宸即位,我們就住到行宮去,等朕身體好了,我就帶你回京兆府看看,你離家這么多年也沒回去省親過吧?”

李菁華的眼淚一下就落下來了,她伸手去握住他的,感動的道:“皇上!”

齊修遠就拍了拍她的手,笑道:“是朕委屈你了。”

李菁華搖搖頭,抿嘴笑道:“能嫁與皇上是妾身之福。”

李菁華本還想替兒子操心一下后宮之事,見丈夫如此,她也把事情都交給了太子妃,一心一意的幫他調理身體,還低聲叮囑文翠,“悄悄的收拾東西,我們只怕要出遠門。”

欽天監選了五月初八,離現在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因為要請后夏和大元觀禮,因此各部門都加班加點的工作。

可以說為了禪位大典,京城百官都忙翻了,連休沐都取消了,可這時候沒人敢抱怨。

京城的百姓高興得不得了,這可是千年難得一見的盛事,結果被他們趕上了。

小寶既要全面接管朝政,又要為禪位大典練習禮儀,忙得不得了,但一個多月的時間也是轉瞬而逝,直到五月初八的那天,小寶才真確感覺到自己要當皇帝了!

齊修遠的身體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他身穿龍袍親自為兒子加冕。

他最后一次坐在龍椅上看著底下的文武百官,再看站在身側的兒子,齊修遠道:“朕登基二十七年,對天下,對百姓不敢說居功至偉,卻也鞠躬盡瘁,當年朕揭竿而起一是為義憤,二則是為天下蒼生。為此,朕改革賦稅,輕徭薄賦,推行高產糧種;朕開海禁,還海于民,讓他們不至失去生計;朕推行戶牛制,致力于家家戶戶皆有耕牛;朕收復失土,安撫萬民!但這些都不夠!”

齊修遠沉聲道:“朕要的是大齊盛世?何為盛世?天下百姓皆飽腹,暖衣,行有車,居有屋,幼有教,病有醫,老有養,如此,方為盛世!這樣的盛世或許再盡兩代人,三代人也未必完成,但朕知道,只要一直朝著這個目標前進,總有一日,我們能開創屬于我們大齊的盛世!”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不管之前百官心中如何,此時卻是真的佩服太康帝,心甘情愿的一跪。

齊修遠站起來,拉著齊文宸的手道:“朕不可能萬歲,甚至連百歲都活不到,朕老了,厭政了,既如此不如將這一重擔交予太子,太子德行高尚,眾臣工才華橫溢,當盡心輔佐太子,開創我大齊盛世!”

“臣等必盡心竭力,望圣上保重。”

小寶也跪下推辭,就算他們都知道今天是必須禪位的,但該做的姿態還是要做的,之前小寶已經當著眾臣的面推辭過兩次了,而這次是最后一次。

齊修遠摸摸他的腦袋,含笑道:“行了,太子當為君,不用再推辭了。”

親自將皇冕嫁予他身。

晚上,百官在交泰殿參加國宴,萬公公就拿了幾道圣旨出來宣告。

段賢妃被封晉為貴妃,三皇子和六皇子之母被封為淑妃和德妃。

眾臣還來不及驚詫,萬公公繼續拿出一道旨意封二皇子齊文謖為秦郡王,對其母卻只字未提。

不僅大臣,女眷們都很快明白過來其中深意。

萬公公是太上皇的人,這幾道圣旨顯然是太上皇的意思。

按說新皇登基,太上皇的后宮妃嬪都要晉位的,但太上皇越過皇上直接晉了后宮妃嬪的位,顯然是主動要過這部分權利,并表了態度。

五位皇子之母只有兩位能晉為妃位,其他三位卻是一動不動,可見太上皇對她們有多不喜。

而五位皇子中,也只有二皇子能有幸被太上皇封賞,如此一來就凸顯了既沒有封賞,母妃也沒有晉位的四皇子和五皇子。

大家想到這幾年兩位皇子私底下的小動作都不由一驚,特別是與兩位皇子過從甚密的官員,更是坐立難安。

太上皇卻好像不知道他攪渾了一池水似的,第二天就傳下旨意,他要帶皇后去行宮居住,其他妃嬪可留在宮中,也可以跟隨皇子出宮居住。

其中又特別下令讓趙嬪留在宮中的庵堂里為皇后念經祈福。

正想接母妃出宮的齊文謖聞言一愣,呆呆地去找新皇。

齊文宸看到弟弟微紅的眼眶就嘆氣道:“你求我也沒用,父皇之前特意與我說過,他的后宮依然由他來處理,就算他與母后不在宮中了,也不能薄待了諸位母妃,趙太嬪也是父皇特意下令的,就是母后求了也沒用。”

齊文謖低下頭,艱澀的道:“我以為父皇不氣她了。”

齊文宸就嘆氣道:“你以為父皇是為自己呢,他是為你。”

齊文宸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道:“母后勸他的時候還被罵了,說留著她跟你出去不是讓你沒好日子過嗎,還說老四和老五的母妃雖心思不正,但好歹是一心一意為他們著想,但趙太嬪與你……文謖,父皇此舉雖絕情了些,卻是他與你的一番心意,他希望你能過好,一家和睦,你把趙太嬪接出去真能把日子過好嗎,你現在也有兒有女的人了。”

齊文謖想到對妻子和孩子橫挑鼻子豎挑眼的母妃,到底還是低頭不語了。

齊文宸就拍著他的肩膀道:“行了,你就別多想了,我給弟弟們都寫好了封賞詔書,你來幫我看看可有什么不妥。”

齊修遠沒封賞其他兒子自然不是不疼他們,而是把這機會給了新皇。

而皇帝的兄弟最少也是郡王,齊文宸的確也是這么大算的。

所以齊文謖才當了郡王就晉封為親王,而三四五六皇子則都封了郡王,全都分了差事。

小寶并不介意弟弟們有異心,只要國家在他的掌握之中就行,他們只要有才華他就用他們。

朝中百官哪一個會跟他一心一意?他不也用著他們嗎?

既然如此兄弟有什么不能用的,他們還從小受著最好的教育呢,要是不為國家做點貢獻豈不是白瞎了那么好的教育?

所以他指使起幾個弟弟來毫不手軟,反倒給眾臣留下一個心胸寬闊的好印象,就連有異心的四皇子和五皇子,每每想起都還有些不自在和心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