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威武的大齊 4

群臣沒見到皇帝,卻看到了榮親王。【風云小說閱讀網】

齊浩然拎著圣旨帶著太子出來見群臣。

大家面色難辨的跪地聽旨,他們很想相信榮親王和太子,然而皇家無親情,這圣旨真是真的?

皇帝真的還人身自由嗎?

幾位皇子中除了二皇子只是有些驚詫外,其他也懷疑的看向太子。

就連已經退下只是做個國公的榮軒都驚疑不定的跑去安郡王府找范子衿打探消息,在那里沒找到人才一臉沉凝的入宮求見。

齊浩然沒發現大家平靜后的暗涌,高高興興的和榮軒寒暄,“榮大哥,你來得正好,大哥要找人下棋,我這兒忙得腳不沾地,哪兒有時間去陪他,不如你去陪陪他?”

榮軒一愣,然后面色復雜的點頭,道:“好。”

一路上,榮軒都有些沉默,時不時的看齊浩然一眼,見齊浩然面無異色,心底更沉。

直到他看到了大殿里正在用午飯的皇帝。

齊修遠正在為午飯而生氣,一眼掃過去,桌子上全是清淡的東西,連份葷菜都沒有,難不成他不是皇帝了連份R菜都吃不了了?

萬公公滿臉討好的勸他,“皇上,華院正說您的腸胃還弱,這幾日先吃些清淡的,可不能吃油膩的東西,您的病還沒好徹底呢。”

齊修遠不愿意聽,或許是要把身上的重擔放下了,此時他很有幾分任性,道:“朕不聽這些理由,總之朕就要吃葷的,趕緊叫御膳房重新上菜。”

齊浩然就顛顛的跑上前去,哄道:“大哥,這都快過中午了,飲食如此不定還怎么養身體啊,今兒中午你先將就一下,晚上我叫他們給你準備葷食,你想吃什么說一聲,我讓御膳房全給你做。”

齊修遠懷疑的看他,“你可別哄我。”

“不哄不哄。”

齊修遠這才滿意,看到齊浩然身旁站著的榮軒,微笑道:“瑾瑜來了,正好,來陪朕下下棋,他們全都推辭,不愿意陪朕,你可不能再推辭。”

皇帝比他前兩日進宮看到的情況還要好,榮軒笑著應允,“好。”

萬公公忙給榮軒也布了一雙筷子,借著去拿皇帝最常用的那套棋的機會溜出了大殿。

萬公公快步上前攔住榮親王,苦著臉道:“王爺,皇上真的不能吃葷腥啊,圣上腸胃弱,這次又是九死一生,更該謹遵醫囑才是。”

“我一會兒就讓人去請靈隱寺的濟遠大師,你把圣上的小廚房收拾出來給大師備好。”

萬公公一愣,立即回過神來,靈隱寺的齋飯在京城是出了名的,而其中尤以濟遠大師的手藝最佳,可以把素的做出葷的味道,而且外形還像。

皇上不過是嘴饞想吃些葷的味道,吃這種素齋最合適不過。

萬公公立即笑道:“王爺放心,奴才這就去準備。”

而大殿內,榮軒掃了那些宮人一眼,齊修遠見他似有話說,就揮手讓人退下。

榮軒見他還能吩咐得動人,心中的那個念頭就更盛了,他頗有些無奈的道:“皇上,外面并無把守的士兵。”

齊修遠握著筷子愣愣的道:“此是朕的寢殿,要把守的士兵做何?”

“所以圣上是心甘情愿的禪位于太子?”

齊修遠當了二十多年的皇帝,一聽就明白了,就連榮軒都懷疑他是被劫持了,可見別的朝臣是怎么想的。

他立時吹胡子瞪眼道:“朕不是無爪的病貓,這世上誰敢囚禁朕?”

又怒道:“浩然和文宸到底是怎么辦事的,竟然讓人這么誤會,簡直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榮軒就無奈道:“皇上,這事并不怪他們,浩然的脾性您知道,朝臣若不把想法露在面上他如何回去猜測他們心中所想?至于太子,他現在只怕自己都暈乎著,又怎么可能想到這點?”

榮軒起身跪下道:“圣上既然要開這圣人之道,那不如出面與朝臣交代清楚,也斷了他人不該有的念想。”

齊修遠眼中復雜,問道:“老四和老五做了什么?”

榮軒笑道:“兩位皇子依然孝悌,并沒有做什么,只是讓他們心中有疙瘩也不好。”

榮軒不在乎他們心中是否有疙瘩,但若是以此事疑點攻擊太子,不免動搖大齊國本。

齊修遠就幽幽一嘆,道:“若論治國我自認不輸任何人,但說到教子,我的確是差浩然和阿靈多矣,老二是他們教大的,你看趙嬪那樣他也沒學壞,反而是老四和老五,別人不過是挑撥了幾句,他們就忘了文宸從小帶他們玩,教他們讀書的情義。”

榮軒低著頭不說話,其實本朝皇子算是很幸福的了,皇帝不說一視同仁,但除了對太子格外偏愛外,對其他皇子都可以一碗水端平。

在皇家之中,有哪個皇帝能丟下政務專門去抓皇子們的教育?

哪個皇帝會每日都去陪皇子們玩游戲,游御花園?

也就只有齊修遠而已。

連他這個臣子都做不到的事,如此繁忙的齊修遠卻做到了,他還不算好父親嗎?

如此四皇子和五皇子還能被別人挑撥生了異心,可見是本性問題。

何況本朝皇子沒有彼此傾軋,太子和二皇子都有為兄的自覺,特別是太子,對幾個弟弟尤其關愛,從小就帶著他們玩。

所以榮軒不覺得皇帝和太子要為他們的異心負責。

齊修遠傷心了一下,立即召見內閣與六部尚書及諸位皇子,當著他們的面再說了一次禪位的事。

皇帝道:“朕身體不適,禪位之事就由你們準備,不決之事也不用來回朕了,直接去問榮親王與太子。”

大臣們在來時也注意到了附近并沒有把守的士兵,而且皇帝很自由,可見是真的是他要禪位。

禮部尚書連忙問道:“皇上以為何時禪位好?”

齊修遠瞪著他道:“這不應該是去問欽天監嗎?”

禮部尚書忙求助的看向戶部尚書,兩位尚書是好朋友,戶部尚書忙出列道:“皇上,如今已是春末,不如等到明年開春?那樣年號也好制定,而且禮部也好準備。”

齊修遠早計劃好退位之后要去做的事了,此時正是心急之事,怎么可能等到明年,他道:“就算是禪位大典,也應當以節儉為主,切勿奢靡,朕想一個月的時間就夠了吧,讓欽天監最近找個日子吧,還有,朕現在見到你們就頭疼,所以沒事不要來了,有事就去找太子和榮親王,再不濟也可以去找安郡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