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威武的大齊 3

齊浩然生怕大哥會反悔,所以雖然滾出去了卻沒把這個消息公開,而是偷偷找到子衿和阿靈商量,“這事還是先別告訴小寶他們,等大哥不會反悔時再說。”

范子衿無語的看著他道:“這種事就應該趁熱打鐵,免得他反悔起來才對,你怎么反其道而行?”

齊浩然定定的看著他不語。

一個是他大哥,一個是他侄子,他當然得站在大哥這邊想問題。

穆揚靈輕咳一聲,道:“這事還是聽大哥的吧。”

齊浩然立刻轉頭瞪她,“這事都是你挑起的。”

穆揚靈一點也不慫的瞪回去,“我不也是為大哥好嗎?他這一輩子除了當將軍就是當皇帝,為了大齊把身體都搞壞了。人這一生不能只是不停的工作,你都知道退休去游天下,難道就不許他休息休息?”

穆揚靈道:“大哥他從十四歲參軍到現在都多少年了?”

齊修遠的工作年限大大的超額了,是人都會疲憊的,穆揚靈不相信這世上有連軸轉不會疲憊停下的人,就是機器都還要停下上油呢。

何況齊修遠的身體狀況根本不好,每日還要那么早的起來參加朝會,一天除了批閱奏折就是與大臣們商議國事,最多是到御花園里走走,一年到頭最多夏天最熱的時候去行宮里避暑兩個月。

就是避暑都不是完全的休息,每天要處理的國事照樣不少,就連她都能看出他眉眼間的郁氣,難道齊浩然就看不出嗎?

齊浩然張張嘴,最后道:“那這事也不能這么快的公布,得等大哥病好了再說。”

說到底他還是怕大哥后悔。

范子衿看看齊浩然,再看看穆揚靈,果斷的移步站在齊浩然這邊。

穆揚靈就點頭道:“這事是得等到大哥清醒后再說。”

而大殿內的齊修遠已經在開始回憶自己的這一生了,并且已經開始考慮退位以后要做的事。

也許是因為心境放開了,齊修遠的拖了兩個月的病竟然漸漸好了,只是過了一個晚上他就能從床上下來了。

病后第一次感到了饑餓,齊修遠坐起來敲了敲。

進來的竟是小寶,齊修遠挑了挑眉,忍不住去打量兒子的神色,卻見他關切的上前問道:“爹爹,你怎么樣了?”

齊修遠有些恍惚,文宸長大后就很少再叫他爹爹了,都是叫的父皇,一家人在一起時更愛叫父親。

“父親?”小寶見他發愣,忙關切的上前扶住他。

齊修遠就拍了拍他的手,道:“沒事,就是肚子餓了。”

小寶立即道:“我去給您拿吃的來。”

萬公公早早就候在了外面,聽到里面的動靜立即讓人端了早飯上來,小寶掃了一圈,只拿一碗清粥和一小碟的咸菜。

萬公公張張嘴,想到皇帝病了兩個月,這幾天更是顆粒未進,的確是不能吃太多東西。

小寶親自服侍齊修遠用早膳,齊修遠看了看兒子,舒了一口氣道:“最近你就不用來了,還是認真準備吧,這是本朝開國以來最大的事,到時候會把大元和后夏的使臣請來觀禮,不要丟了我們大齊的臉面。”

小寶一怔,呆呆地問道:“什么事?”

齊修遠認真的看了他半響,確定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后就驚詫的問道:“昨天晚上你四叔沒找你啊?”

“四叔連夜趕回來就已經很累了,加上在父皇跟前守了這么久,所以我就沒去打攪。”

齊修遠氣得吹胡子瞪眼,禪位這么重大的事浩然也太輕慢了吧,不是應該立刻通知所有人,好讓大家都仰望朕嗎?

齊修遠氣呼呼的大聲道:“來人,去把榮親王給我叫來。”

齊浩然一路擔憂的趕回來,根本沒睡過好覺,現在齊修遠病情好轉,他放下心來,正抱著穆揚靈呼呼大睡。

聽到外面的動靜不由帶著起床氣的錘了一下床板,聽到是皇上叫,這才爬起來穿衣服,卻依然不滿,“爺剛睡下呢。”

“會不會是找你說禪位的事?”

齊浩然這才不敢怠慢,穿好衣服就跑去正殿。

一進門迎面就接了一個枕頭,齊修遠氣呼呼的道:“我昨晚讓你去準備的事你準備得怎么樣了?”

齊浩然立即道:“沒準備,大哥,這么大的事我總得再確認一下吧。”

“朕清醒得很,用不著你一再確定。”齊修遠一點也不領情,指著小寶道:“正好太子在這里,你與他去商議吧。”

齊浩然嘀咕道:“我這不也是為你好嗎?”

小寶就好奇的問道:“四叔,父皇到底讓你去做什么事?”

齊浩然就輕咳一聲,看了看大哥,見他板著臉不說話,這才認真的與小寶道:“你父皇打算禪位于你。”

小寶就張大了嘴巴,腦子懵了。

齊浩然理解的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再緩緩吧。”

小寶本來還有些回不過神來,此時聽四叔這么一說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他轉頭去看父親,正想推辭,齊修遠就舉手阻止他道:“行了,推辭的話就不要說了,朕意已決,你們下去準備吧。”

小寶呆立半響,最后跪在地上恭敬地給父親磕了三個頭,這才退身下去。

小寶暈乎乎的去找小熊,坐在他面前半天才道:“父皇要把皇位禪讓于我。”

小熊正在吃早餐,本來正好奇他怎么光坐著不說話,聽聞此言驚詫的瞪大了眼睛,他嚼了嚼嘴里的菜,咽下去,半響才點頭道:“不錯,那你就要當皇帝了。”

小寶不愿意相信小熊竟然比他還淡定,他張了張嘴,最后還是選擇什么都沒說,卻轉了頭去看外面,想,不知道朝臣們聽到這個消息時又是如何反應。

小熊吃完了早餐,直到走出東宮才停下腳步揉了揉臉,回頭與小寶笑道:“我這幾天沒睡好覺,剛才吃飯的時候竟然都睡著了,還做了一場夢,夢見你跟我說皇伯伯要禪位于你,嚇死我了。”

小寶“撲哧”一聲笑出來,看著他哈哈大笑道:“我還以為你異常淡定呢,還想你這方面你倒是學到了四嬸的十成十,卻原來是假的。”

小熊張大了嘴巴,“也就是說是真的了?”

而朝臣的反應可比小熊大多了,消息一傳出,他們的第一反應就是,“太子等不及皇帝駕崩,竟然篡位,逼皇上禪位了!”

再回神才覺得不可能,皇帝跟太子沒多少矛盾,太子也一向孝順,怎么可能說篡位就篡位?

而且皇上身體不好,這次病重更是危險,他還有幾年可活?

太子大可以不冒這個風險,但大家依然抱著懷疑的態度入宮。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