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威武的大齊 2

齊修遠當天晚上就出了一身汗,他醒過來看到趴在床頭睡的弟弟還以為是在做夢,就看著頭上的蚊帳自言自語的道:“也不知道這次能不能活下來。”

齊浩然立即驚醒,聞言不悅道:“大哥,太醫說你就是風寒,只要好好吃藥就行,何必說這樣喪氣的話?”

齊修遠吃了一驚,伸手狠狠地捏了一下弟弟,見他蹙眉,就驚訝道:“是真的呀,朕還以為是在做夢呢。”

齊浩然就不客氣的沖他翻了個白眼,道:“大哥,我一出去游山玩水你就有問題,莫不是咱哥倆還分不開了?”

范子衿也醒了過來,聞言鄙視他道:“你也太高看自己了,以前你外放時也沒見皇上有事啊,這就是巧合。”

齊浩然歪了歪頭,再次表示懷疑,“難道是因為老天爺見不得我逍遙快活?”

齊修遠接過范子衿遞過來的水喝了一口,哼道:“那還不如說是老天爺看不過我再當皇帝,想拉了我去作伴呢。”

穆揚靈醒過來時就聽到這句話,她腦子還有些迷糊,因此暈沉沉的道:“那你就別當皇帝了唄,給小寶當。”

此話一出,殿內頓時一片寂靜,齊修遠和范子衿都驚訝的看向穆揚靈,齊浩然則是直接上前捂住她的嘴巴,低聲罵道:“你亂說些什么?”

回頭對大哥討好的一笑,“大哥,阿靈她睡迷了。”

穆揚靈扯下他的手,打了一個哈欠道:“不是大哥說的嗎,既然老天爺不讓他當皇帝那他就當太上皇唄,正好可以全心全意的養身體。”

可這話也不能從你嘴里說出來!

齊浩然瞪了妻子一眼,回頭對大哥道:“大哥,這都是我之前跟她說的,我覺得您也太辛苦了,反正小寶已經長大,不如把這擔子交給他……”

穆揚靈已經清醒過來,她瞪了丈夫一眼道:“行了,不用你幫我背鍋,你什么時候說過這話我怎么不記得了,這明明就是我的想法,別想搶我的功勞。”

穆揚靈目光爍爍的對上齊修遠的,道:“大哥,圣人之后的第一人啊,您就不想當當?”

范子衿有些無語,難不成就為了一個虛名及就把手上潑天的權勢讓出去?

他剛要說話,齊修遠就突然拍了一下床板,目光炯炯的道:“不錯,圣人之后第一人!”

這下換范子衿和齊浩然目瞪口呆的看著齊修遠了。

享受慣了權勢帶來的力量,并不是說想讓就能讓的。

齊修遠當時說完那句話就有些后悔了,但再一想到這一年多來心中的想法,又覺得理應如此。

禪位,穆揚靈或許是心血來潮的提議,但他卻不是心血來潮的答應。

早在許久之前齊修遠就隱隱有了這個念頭。

自當年太醫說他命不久矣之時他就想趕緊教會兒子,然后把大齊交給他。

但后來弟弟找來的名醫幫他調理好了身體,他又多活了十年。

但這十年來因為要注意保養,朝中其實有一半的事務是分給小寶處理的,也就是說早在很久以前大齊就是他們父子倆共治了。

而自從浩然帶著阿靈出去游山玩水后,齊修遠心里就好像關了一頭老虎,看著弟弟從大齊各地送回來的特產及風物,他看著外面的世界就越發的渴望,

這是他的大齊,他的天下,他都沒有親自去看過一眼!

而他的弟弟,他的兒子已經將整個大齊游歷了一半。

他會在這個宮殿里老去,和歷朝歷代的帝王一樣漸漸衰弱,然后死亡,縱然他比很多皇帝貢獻都大,后人或許還會稱他為明君,但比起弟弟,他這一生算快活嗎?

如果他的身邊沒有浩然這樣的人也就罷了,他不會多想,畢竟南征北戰,他去過的地方同樣不少,經歷的事情更是不少,與天下所有人比起來,他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勢,地位和財富,稱得上是天下第一人了。

可他身邊還有一個弟弟。

論成就,浩然不在他之下,大齊半壁江山是他打的,以后他必定可以名留青史;

論權勢地位,他雖只是親王,但他這個皇帝有的也絕不會委屈了他,何況他對此心滿意足,所以并不遜于自己;

論財富,齊修遠并不敢保證弟弟比他窮,因為他的內庫雖有進,但出的也不少,今年各地天災人禍,他從內庫中可是拿了不少錢支援國庫,而弟弟進的多,出的比他少,說不定現在比他有錢,所以在財富一項上他們不好比;

但論逍遙快活,齊修遠覺得十個他都比不過他這個弟弟。

他這一生可以隨心所欲,想出去游山玩水拎起包袱帶上弟妹就走了,而他呢,純玩樂的,自他當了皇帝后只去過一次行宮,離京城二十來里遠,一天能跑兩個來回的那種。

齊修遠都沒好意思和弟弟比。

這一年多來,他不止一次的想要丟下政務,想要出巡,南巡,北巡,西巡,總之哪兒好玩就去哪兒!

但是理智告訴他,不行!

皇帝出行豈是那么簡單的,出去一次花銷不下二十萬,奢侈一點的四五十萬就沒了,地方官員再攀比一下,百萬的白銀可能就打了水漂。

齊修遠的理智還在,他還沒忘掉自己的理想,他當皇帝是要百姓們過好日子的,而不是要給他們身上壓上大山的,所以他只能不斷的壓抑自己。

齊修遠內心知道,他厭政了!

而所有皇帝昏庸的開始就是厭政,他怕自己變成那樣的,所以齊修遠老早就想把權勢交給太子了。

但他不舍得!

不舍得皇位,不舍得權勢,更不舍得放棄自己還未實現的雄圖霸業,但他內心深處又懷疑,懷疑自己再做這個皇帝,別說是雄圖霸業了,只怕會變成糊涂君王。

正是因為早早有這樣的思慮,所以在穆揚靈提出禪位時,齊修遠只沉默了一下就答應了。

答應之后心里是既后悔又松了一口氣。

他愣愣的坐在床上,回想起自己這一生的作為,不由悵惘的幽幽一嘆,可惜他老得太快,可惜他身體不好,不然還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齊浩然見大哥眼圈都紅了,以為他是后悔了,立馬把阿靈和子衿指使出去,自己蹲在他的床邊小聲道:“大哥,你要是后悔了就跟我說,我讓子衿和阿靈不往外說,反正屋里就我們四個,沒別人知道。”

齊修遠看著賊眉鼠眼的弟弟,滿腔的感慨一下就空了,他直接伸出腳把人踹下床去,橫眉道:“朕是那種出爾反爾的人嗎?朕說禪位就禪位,行了,你趕緊滾下去準備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