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經年 2

read336();<!–章節內容開始–>

齊修遠已是打定主意將太子教導出來讓他接替朝政,而范子衿是給兒子培養的幫手,所以不僅齊修遠在慢慢的把權利交替給兒子,就連榮軒都開始把手中的權利交給范子衿。

范子衿是聰明,但官制改革沒有前例可循,完全是摸著石頭過河,加上突然要承擔這么多,所以每天只朝政就讓他忙得腳不沾地了,何況他還要監督齊修遠用藥調養,還要與小寶磨合溝通,還要照顧一下爹娘都不在身邊的小熊……

如此一來難免忽略了自個的親生兒子,所以小安一考中秀才就提出去找四叔游學,范子衿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而這次游學不同以往出去一兩個月而已,小安一去就是三年。

跟著齊浩然南來北往的跑,路上順便收拾了不少貪官酷吏,將地方政務和律法摸了個透。

等到他覺得積累得差不多了,就拉著虎頭和小獅子一起回來參加鄉試。

當然,考鄉試的是小安,虎頭和小獅子跑去考軍校去了。

齊修遠和范子衿本來還擔心三個孩子跟著齊浩然山南山北的跑耽擱了學習,誰知道小安會一舉成為大齊建國以來最年輕的舉人?

若不是范子衿不負責科舉,且小安的文章的確寫得好,朝中官員都要懷疑范子衿徇私了。

他才十五歲吧,話說范子衿的兒子有這么聰明嗎?

無怪乎大家這么質疑,因為小安和虎頭小獅子一直是一伙兒的,三人留給外人的印象就是調皮,禍事不斷,除了自家人和教導他們的先生,誰會留意他有多聰明?

最后還是翰林院的各位先生站出來為他說話,摸著胡子委婉的惋惜,表示如此璞玉由他們來打磨肯定更光彩照人。

意思是小安的成就還可以更高,可惜被榮親王給耽誤了。

范子衿卻很得意,道:“爺的兒子,不管在誰的手里都是璞玉。”

小夏氏時隔三年才見到兒子,生怕他再去投奔他四叔,連忙問道:“四叔自然是好的,只是他也離京三年了,這什么時候回來啊,眼看著就要過年了,總不能又叫小熊跑去跟他們過年吧?”

范子衿無語的看著妻子,“才過完中秋,哪里就快過年了?你是不是日子過糊涂了?”

小夏氏理直氣壯的道:“秋天將過,冬天將至,那過年還會晚嗎?”

范子衿明白她的心思,揮手道:“放心吧,你兒子此次回來就入國子監念書不出去了,浩然?哼,那小子只怕在外面玩野了,且再等兩年吧。”

小夏氏擔憂,“這是你給兒子安排的,他未必聽你的。”

范子衿淡定的起身道:“虎頭和小獅子考進了軍校,也要留在京城讀書呢,他跑出去找誰玩?”

小夏氏立刻安心了,笑道:“既然虎頭和小獅子要留在京城讀書,那不如把他們兄弟三人都接到我們府上來住,也好讓我照顧他們,總不好叫他們還住在宮里吧。”

范子衿點頭,“我正有此意,這樣家里也熱鬧些,免得你無聊。”

小夏氏笑道:“我有小福陪著呢,怎么會無聊?”

“我正要與你說呢,小福長這么大也沒見過什么世面,我打算送他去給浩然歷練一番。”

小夏氏就張大了嘴巴,眼淚很快漫上來,哭道:“你就不能讓兩個兒子都留在我身邊?”

范子衿就抓住她的手安慰道:“我這也是為了兒子們好,我常年忙碌,根本顧不上孩子,而孩子總要有父親教導才是,浩然是他四叔,與我是一樣的,你看小安他被養得多好,小小年紀就考中了舉人,身體健康,文武雙全,難道你想以后小福就靠其兄生活嗎?”

范子衿勸她道:“你看浩然家的兒子,小熊出息,虎頭和小獅子也沒說就此安逸,仰仗其兄,他們不也努力習武,學習兵法,現在還考到軍校里去,爺的次子難不成就比他們差?他總也要靠自己的本事出仕入官才好。”

廢話,再不把小兒子送走,小夏氏就要把他養成紈绔了。

范子衿因為忙,而小福年紀又小,所以一直由小夏氏帶著的。

大兒子不在身邊,小夏氏難免對小兒子溺愛了些,就是范子衿,面對可愛圓滾滾的小福時也是滿臉和悅,因此這兒子越來越膽大,當然膽大的方向不太對。

龍鳳胎一走他就沒了玩伴,不免跟其他家的孩子玩在一起,要不是小安見了皇上后跑到上書房接弟弟,他還不知道自家弟弟在宮里被皇子們欺負,然后他轉頭去欺負伴讀呢。

如今上書房里只有三四五六皇子,文謖早跟在太子身邊當政了,先生也是專門的,而沒了穆揚靈掌控的上書房漸漸變了味。

不錯,上書房就是穆揚靈掌控的。

以前在上書房念書的孩子,大到太子,小到小福私底下都是由穆揚靈教育,他們在上書房犯錯,先生們也習慣于跟穆揚靈告狀,再由穆揚靈罰他們。

所以上書房是穆揚靈掌控的。

但這三年穆揚靈跟著齊浩然在外,自個也有好幾個孩子在教,與皇宮里另外幾位孩子的聯系自然也少了。

而齊修遠給幾位孩子及小福都選了四位伴讀,伴讀入宮,宮外一些不好的習氣自然也帶進了皇宮里,加上人一多,矛盾自然也在增多。

而三年前皇上病危,安郡王封鎖宮門不許皇子出入的事到現在都還讓他們耿耿于懷。

三皇子和四皇子當時已不年幼,自然有自己的好惡,而五皇子六皇子雖小,但卻很聽母妃的話,所以小福在宮里難免被排擠一些。

這小子也是狠的,他既像范子衿一樣聰明,又有被齊浩然穆揚靈養出來的骨氣,竟然利用范子衿在朝中的權勢拉攏伴讀,雖然他還會時不時的被皇子們排擠,但他也會打回去,當然,他不敢打皇子,就把跟在他們后面的伴讀給打了。

這讓躲起來看熱鬧的小安氣了個倒仰,打伴讀算什么本事,誰欺負的你你就去揍誰呀!

小安從小與齊文謖長大,一言不合就打起來什么的太平常了,所以禮教告訴他不能揍皇子,但從小到大的教育告訴他,皇子可揍。

小安不能看著自家弟弟被欺負,但留在這里跟孩子們爭鋒相對顯然對他的成長也不好。

所以他就提議把弟弟送去跟龍鳳胎作伴,反正他們歲數差不多,正好可以一起教育。<!–章節內容結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