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病 6

read336();<!–章節內容開始–>

齊浩然假裝身體病弱,中毒深厚,為了不讓齊修遠發現,他還切斷了侍衛們與外界的一切聯系。

齊浩然話說得很清楚,“誰要敢把本王的身體狀況透露出去,別怪本王不客氣。”

除了穆揚靈,沒人知道齊浩然的真實目的,以為他是防備外敵,畢竟給皇上下毒的人還沒找到呢。

所以紛紛表示誓死效忠王爺和大齊,絕對不會往外透露半個字。

齊浩然把一切安排妥當,一邊喝藥一邊和穆揚靈傷心的道:“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名醫。”

穆揚靈安慰他,“我讓各地糧鋪的人留意,總會找到的。”

豐收糧鋪遍布大齊各地,連瓊州島上都有分鋪,因此各地消息很靈通。

齊浩然覺得光靠糧鋪的人不行,因為他們不是專門打聽消息的人,總會有缺漏。

“子衿手上有一直專門收集情報的機構,這事還得他來做最好。”

齊浩然仰頭把藥喝完,把碗塞穆揚靈手里,道:“我去和他寫信。”

齊浩然從不刻意隱瞞范子衿事情,這次皇帝重病的事他自然也沒想瞞他。

齊浩然從小豹子的梳理把《論語》扒拉出來,用密語給他寫信。

齊浩然邊寫邊傷心,把自己的計劃也給寫進去了,告訴子衿道:“你與大哥身體都曾有損傷,我常憂心,百年之前孤寂無寥,只余我一人在世間,至后來,你與大哥盡心調養,身體無虞后我方安心,但誰知天降大禍,大哥十六年調養成果毀于一旦,竟只剩下三五年壽數。”

“太子年少,幾位皇子更是年幼,如何能就此失去父親?望你幫我助我,找到名醫與奇藥,替他調養身體。”

齊浩然寫好密信,用油紙包好塞到信鴿腿上,滿懷惆悵的看它飛遠,一回頭就見正被禁足的虎頭與小獅子偷偷的摸進廚房里找吃的,頓時氣得眉毛橫飛,傷心變成了氣憤。

京城里的范子衿也快氣炸了,他剛想起兒子,派人去田莊里把人接回來,本意是讓他回宮讀書前父子說說話談談心,結果去的人空手而回,說三位小公子閉關造玩具。

知子莫若父,虎頭和小獅子閉關造玩具情有可原,他兒子怎么會去?

要知道他再過一個月就要參加童生試了,這時候不努力看書還有心情去造玩具?

范子衿直覺不對,立刻騎馬跑到田莊視察,那個傳說三人閉關的屋子里只有小安,范子衿破門而入的時候他正捧著手在搖頭晃腦的讀!

范子衿還有什么不明白的,虎頭和小獅子這是跑了!

范子衿氣了個倒仰,沒來得及揍兒子,把他扔給侍衛后急匆匆的往皇宮里跑。

皇上剛被人下毒,這兩個小子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往外跑,要是被抓了被謀害了怎么辦?

齊修遠剛喝完藥,正想與李菁華去小花園里溜達一下,順便見見他幾個兒子,范子衿就沖了進來。

得知虎頭和小獅子離家出走了,他也急了,忙點派了禁軍去追,一邊問道:“他們何時走的?”

“三天前!”

范子衿說到這里一愣,京城離浩然他們那里快馬只要一天半,平常的速度騎馬也只要兩天,三天,按說他們應該到了吧?

范子衿立刻轉身道:“我這就給浩然寫信,問他見到兩個孩子沒有。”

齊浩然早忘了把倆兒子離家出走的事告訴范子衿了,之前寫好的信還壓在案頭,他教訓完雙胞胎回去看地圖時才發現他光把有密語的那封信寄出去了,把給小安說情的那封信給落下了。

但信鴿早已飛得沒影了,他總不能再去把信鴿追回來吧。

齊浩然只能惋惜道:“看來只能等信鴿回來再寄一遍了。”

范子衿急得要回去揍兒子,也是小安運氣好,他把自己關在小書房里,不管范子衿怎么砸門都不開,等到他沒耐心想要破門而入的時候,齊浩然的信鴿總算是穿越千山萬水大半夜的落在了安郡王府的墻頭。

范子衿收到齊浩然的信,一下就沒心情理會兒子闖的禍了,滿臉擔憂糾結的離開了。

小夏氏忙拉著小福上前敲門,低聲道:“兒子,是娘親,你快開門啊,你爹不在這兒了。”

小安小心翼翼的打開房門,小夏氏就戳著他的腦袋道:“你也太膽大包天了,怎么什么事都敢攛掇虎頭和小獅子去做?”

小夏氏才不信虎頭和小獅子能想出那樣的計策呢,離家出走的事多半是她兒子給計劃的。

小安不思悔改,癟嘴冷哼道:“誰叫你們瞞我們的,虧得我們聰明,不然什么都被瞞在鼓里了。”

范子衿卻沒心情理會兒子了,他蹙著眉看齊浩然的信,齊修遠的身體竟然差到那種地步,這是他所料未及的。

而齊浩然的計謀則讓他糾結不已,他覺得他這個計謀未必管用,騙皇帝浩然身體也損傷嚴重,那好的大夫和藥自然是先緊著浩然用,為了不搶占浩然的生存空間,皇上只怕不舍得用齊浩然送回來的藥和大夫。

范子衿敲了敲桌子,拿筆給齊浩然寫信,讓他給皇帝寫信,以后就在外尋訪名醫奇藥,等身體好后才回來。

齊浩然不知道范子衿此舉是何意,但他知道子衿比他聰明,所以照做了。

他給齊修遠寫信,說自己身體毒還沒清干凈,太醫們并沒有好辦法,他要帶著妻兒出去尋訪名醫,等到身體徹底好后再回京,小熊和王府就托大哥你和子衿多多照顧了。

齊修遠收到這信傷心不已,以為弟弟的病情加重,不愿意讓他擔憂才如此,正想派出禁軍去把人帶回京城來養傷,畢竟外面再好哪有京城方便?

這兒有太醫,藥材也齊全,缺什么都可以想辦法買或尋找,在外面卻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啊。

齊修遠與禁軍統領道:“只等王爺身體好一些就押他啟程,他要是不從你就把王妃和小公子小郡主們帶回來,到時候他必定跟從。”

禁軍統領剛要應下,范子衿就滿臉是淚的跑進來,“大表哥!”

范子衿沖到齊修遠面前,抱住他的大腿就哭。

禁軍統領:“……”

禁軍統領扭過頭去,當自己什么都沒看見。<!–章節內容結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