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養病 5

齊修遠收到太醫的密折,心痛不已,他沒想到弟弟的情況竟與他的一樣,一時心痛難當。*

他本想等弟弟身體再好一些就召他回京,將兵權重新交予他,由他在后方坐鎮,他將政權交予小寶也放心些。

可現在看來卻是不可能了,弟弟傷重,他怎么好在讓他在最后的時間里勞累?

齊修遠召來華院正,問道:“難道就沒有辦法治好五臟六腑,延長壽命嗎?”

華院正見皇帝重新燃起斗志,立刻激動的道:“回皇上,只要著重調理,再慢慢修養,總會有辦法的。”

他看著皇帝的臉色小心道:“微臣聽聞嶺南一帶有名醫叫徐庸,北地也有名醫張齡,皇上,只要不諱疾忌醫總會有辦法的,不調理是三五年,由微臣及院內同僚盡心調理是七八年,可若是尋訪到擅長此病的名醫,漸漸將身體調理過來也是可能的。”

齊修遠之前覺得三五年和七八年沒什么區別,時間都短得很,既然如此還不如肆意活著,把事情都安排好后坦然赴死,可換在自家弟弟身上就不一樣了。

七八年比三五年時間還是挺長的,若是弟弟認真調理,每年都能多爭取一些時間,那豈不是也能活挺久的?

這么一想齊修遠的心痛才好了一些,他囑咐華院正道:“開太醫院及內庫庫房,把需要調養身體的藥選出來,都給榮親王送去。”

華院正一呆,榮親王雖中毒,但反饋回來的脈象在逐漸好轉,他底子又好,要這么多調理的藥干什么?

齊修遠卻不管不顧,一定要人把東西都給弟弟送去。

想到弟弟因為毒發重傷,此時還被困在那座光禿禿的山上,吃的用的住的都沒有,一時又傷感擔憂起來。

齊修遠燃起斗志,第一件事就是給弟弟送出大把的東西。

吃的,用的,穿得,就連工匠都撥出了五十多人,齊修遠想,既然弟弟們出不來,那他就把人送進去,讓他們給弟弟在那山腳下建個房子修養。

齊修遠的動靜太大,一下就把朝臣們驚動了,大家這才發現齊浩然竟然不在京城中。

因為只有范子衿等人知道皇帝的毒是怎么解的,因此朝臣們還沒想明白皇帝此舉的意思,范子衿已經滿頭霧水的去找皇帝了。

“皇上,您怎么給浩然送這么多東西去?再過幾天他就應該回京了吧?”

齊修遠嚴肅的道:“等他身體好一些再啟程吧,總是帶傷跑來跑去的不是傷上加傷嗎?那兒什么也沒有,我也沒給他送多少東西,不過是一些日常所用。”

范子衿一囧,想到剛才在宮門口看到一溜的十幾輛馬車,那兒還不算多,那怎么樣才算多啊,不知道的還以為齊浩然在搬家呢。

他撓了撓腦袋,勸道:“這動靜也太大了,雖然朝臣已暫時忘了浩然得罪他們的事,這事一出只怕他們又該攻擊浩然了。”

齊修遠冷笑道:“朕從自己的內庫里拿東西送給自家弟弟,他們有什么可說的?朕看誰敢胡言亂語。”

范子衿直覺齊修遠情緒不對,立即閉緊嘴巴,轉身就跑去找小熊,問道:“你爹最近在干嘛?”

小熊一愣,道:“我爹在山上養傷解毒啊。”

范子衿懷疑,“那你皇伯伯怎么突然這么心疼你爹了?”

齊修遠醒來已有三天了,之前只給浩然送去兩個太醫和一些藥材,可沒想過給對方送這么多東西。

要是那么心疼他中毒,不是該一醒來就安排這些嗎?

這都過去三天了才突然安排,范子衿直覺是出事了。

他見小熊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要借他的飛鴿傳書一用,道:“我給你爹寫封信,看看他這兩天都在干什么。”

范子衿看見小熊桌上擺著一把劍,一把弓,一把小弩,就隨口問道:“這是你新買的?武藝在精不在雜,你以后是要當武將的,專練劍與箭術便是,何必還要練習小弩?”

小熊立即道:“這是給弟弟們選的,”他愧疚道:“這段時間忙得腳不沾地,我也沒能照顧他們,現在事情已過了一段,所以我想給他們選了禮物,有空了帶他們出去玩。”

小熊拿起桌上的小弩道:“小安力氣小,這小弩是給他的,里面一次性能裝十八支小箭,只要練好準頭,自保不成問題。”

父母在外,雖然兩個弟弟已經不用他照顧,但小熊自覺是長兄,對他們都關心的很,以往每天都要檢查他們的作業,隔兩天就帶他們出去玩,但自皇伯伯突然中毒倒下后,小熊要幫小寶,只能瞞著弟弟們,然后將人關在宮殿里,一直也沒能好好說說話。

現在事情告一段落,他雖然依然忙,卻已經能抽出時間來陪他們去玩了。

范子衿比小熊還不如,小熊好歹會天天問問弟弟的情況,隔兩三天就親自看一眼,范子衿忙起來連家都不回,自覺兒子那里有小夏氏和下人們伺候,所以連問一句都不曾。

現在聽小熊說起這才想起他好久沒看到他兒子了,就隨口道:“那好,寫完信我跟你一起去看看他們。不知道這幾天他們有沒有好好上學。”

小熊一囧,小聲道:“范伯伯,小安他們不在宮里,皇宮的禁令解除了,上書房的先生見他們前一段時間悶壞了就給他們放了幾天假,因為前幾天雷雨過大,他們擔憂田莊里的莊稼,所以去田莊里查看情況去了。”

小熊扭頭去看天色,笑道:“這是第三天了,先生只給他們放三天假,明天要上學,今天肯定是要回來的,您要是想見小安估計得等到傍晚。”

倆人還不知道三個孩子中已有兩個離家出走了,現在田莊里只有小安一人在調度,他一邊使人給他們房間送吃的,一邊吩咐門外伺候的人,“我們要做的玩具就快要做好了,你們誰都不準打擾,知道嗎?”

侍衛們:“……”

小主子,您到底是想騙我們還是城里的王爺與齊世子?

朝夕相處的侍衛和暗衛跑了三分之二,您以為我們還不知道那倆人跑了?

所以您實在沒必要在我們跟前做戲啊。

小安做戲卻不是給侍衛們看的,而是給田莊里的人看的,做戲做全套,誰知道田莊里有沒有父親和小熊哥哥埋伏下的人手?

所以還是繼續假裝虎頭他們還在房里研究制作玩具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