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養病 1

齊修遠一清醒過來就強撐著病體在朝堂上出現了一回,本來暗潮涌動的朝臣在看到雖消瘦卻精神的皇帝后紛紛壓下心中的心思。.

齊修遠看著垂首恭敬的朝臣,沉聲道:“朕病體未愈,之后朝政皆由太子總理,左相與戶部尚書共同輔佐,不決之事再由太子上報于朕。”

齊修遠喘了一口氣,繼續道:“皇城及皇宮諸事全部交由安郡王統領,如同圣意,卿等須恭敬遵守,不得違反。”

眾臣的頭更低了,范子衿不準諸皇子出入宮廷,對內外傳遞的消息更是把控得非常嚴密,整個皇宮都在他的控制之中,這當然讓群臣不滿,而他非宗室,又非禁軍統領,按說皇宮之事不該他插手的。

但皇后與榮親王都信他,群臣只能挑撥宗室來鬧,順便上折彈劾他獨斷專行,誰知道皇帝一出來就是為他撐腰?

而真正讓群臣惶恐的是皇帝竟然全部認同了榮親王的安排,大家隱晦的看向嚴渡。

所以右相不僅開罪于榮親王,還失去了皇上的信任了嗎?

齊修遠不管眾人如何想,扶著太子的手就退朝。

朝臣們看著太子扶著皇帝漸行漸遠,從此對太子更加恭敬,多余的心思也暫且收起來了。

皇帝既然解毒了,那就算要爭斗也不必那么急,皇上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太子又漸大,以后雙方的矛盾只會越來越大,到時候方是施為的時候。

而此時,被朝臣斷定年富力強的皇帝正吐出一口血來,小寶著急的宣太醫們。

齊修遠安撫的拍了拍他的手,道:“此次解毒損傷太大,不要緊的。”

久病成醫,這已是第二次中毒,對于這種情況他熟悉無比。

華院正收回手,躬身道:“皇上說的不錯,您的身子此次損傷極大,加之又勞累動怒,所以……”

華院正小心翼翼的道:“皇上應該平心靜氣,等毒徹底清除后再好好調養方為上策。”

齊修遠輕聲“嗯”了一下,看向小寶道:“你去把國師請來,父皇有些問題要問他。”

小寶以為他是要問四叔和四嬸的事,忙往外走去。

齊修遠等人走后就瞥了萬公公一眼,萬公公忙帶著人躬身退下,大殿里一下就只剩下華院正了。

華院正低著頭站在一邊,心不由高高提起。

齊修遠調整了一個姿勢,問道:“榮親王身上的毒如何?”

“榮親王與陛下換了一半的毒血,但他內力深厚,身體又好,毒血才融合就開始服解毒劑,因此應無大礙。”

齊修遠定定地看了他半響問道:“那榮親王為何不回京見我?”

華院正額頭冒著冷汗道:“據聞王妃遭遇了危險,王爺說不定是擔憂王妃呢。”

齊修遠就冷哼一聲,華院正頓時不敢再說,大殿里一下寂靜下來,只聞倆人的呼吸聲。

華院正額頭上的冷汗越來越多,最后受不住心理壓力,聲如蚊蟻的道:“但榮親王的毒還未全解就奔波勞累,聽說又動用了內力,毒素擴展加速,深入血液骨髓的可能也是有的……”

齊修遠眼底一沉,華院正偷偷看了他一眼,冷汗淋淋的道:“不過國師已根據回稟過來的脈案重新開了一張方子,榮親王應當不會有事。”

見齊修遠面色沉凝未見好轉,華院正忍不住跪地道:“圣上,就算榮親王病情加重,那也不及您的一半啊,如今您的身體才是最要緊的。”

齊修遠一怔,問道:“朕還能活多久?”

華院正吶吶不得語。

“說吧,朕恕你無罪。”齊修遠勾唇笑道:“這次能醒來已是萬幸,朕還求什么呢?”

可這世上有多少人能坦然面對生死?

華院正一閉眼,回道:“回皇上,少則三五年,多則七八年,只看您是否保養妥帖。”

這些毒太過霸道,又是突然發作,齊修遠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住,加之那么多的毒素在他體內停留了四天之久,之后他們又用虎狼藥壓制他體內的毒素,所以他的五臟六腑損傷都很大。

人就是靠五臟六腑活著的,反正以他與太醫院眾同僚的能力是根本治不了皇帝的損傷的,除非能找到擅長調理五臟六腑的名醫。

齊修遠喃喃道:“損傷了浩然竟只爭得三五年的時間,那不如就此死了呢,好歹保存了一個。”

“皇上!”華院正磕頭道:“大齊離不開您啊!”

齊修遠揮揮手,道:“此事不必告知太子與皇后,你從太醫院里選出兩個擅解毒調養身體的太醫給榮親王送去,讓他不用急著趕回來,先養好身體再說。”

華院正紅著眼眶出去,他在前朝時就是太醫了,見慣了大周皇室彼此間的算計與傾軋,還是第一次見皇室中也是有真情在的,因此很是感傷。

華院正站在大殿前想了想,覺得皇上剛才只提“三五年”而不聞“七八年”顯然是不想好好調養身體了,而對方已下令不得告知太子與皇后,華院正只能把這事告訴榮親王。

反正皇帝也沒說不準告訴榮親王不是?

若有榮親王相勸,那皇上八成得聽,華院正這么一想,立即選好了太醫,又收拾好一堆藥材,叫人給榮親王送去。

圓慧慢悠悠的踱步到皇帝的寢室,見他在翻閱奏折,就微微搖頭道:“皇上這樣勞累只怕于壽有礙。”

齊修遠丟下折子,抬頭直視他問道:“你既然會算天命,那朕問你,朕還能活幾年,榮親王又能活幾年?”

圓慧笑道:“皇上,貧僧雖能窺視天象,卻不是神仙,您說的這兩個問題我都算不出來。”

他盤腿在齊修遠對面最下,慈悲的道:“世間的一切并不是天道固定的,所以天道也在變。”

“人的選擇和作為是能改變天道的,而貧僧所能做的不過是根據天象衍變推算出一些事的大致發展。而這些會從人的面相及手相上表現出來。”

“比如我當年一見榮親王便知他是大富大貴的命,且身有龍息,但那點龍息太過淺薄,我本以為他是潛龍在淵,但再一看他的手相便明白天命在其兄,而非他。”圓慧笑道:“當年費盡心力推演天象,推斷出您年過四十就能平定天下,取大周而代之,而見到榮親王妃后,我方知天道在變,天象已不足可信,您取大周而代之指日可待。”

“而榮親王妃就是您和榮親王之間的變數,”圓慧道:“榮親王命中該有兩妻四妾,四兒一女,但您看,他現在只有一妻,四兒一女倒是齊全了。”

< ="fps">< =""lss="s">s: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