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相聚 3

齊浩然把兩個搗蛋的小孩趕出去,讓立春把他們領走,這才回身去哄穆揚靈。

穆揚靈卻把人按住把人里里外外搜了一遍,從他的內袋里搜出一瓶藥。

穆揚靈打開一聞,問道:“這是什么藥”

齊浩然張嘴就要說謊,穆揚靈立即道:“一般的藥我都聞得出來,你可要想好了再說。”

齊浩然張了張嘴,那謊話就怎么也蹦不出來。

穆揚靈就壓在他身上哼哼道:“我還是第一次見你身上會帶金瘡藥之外的藥。”

齊浩然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看她,打定主意抵死不開口。

穆揚靈就盯著他的嘴唇問道:“你的嘴唇怎么還是黑的”

齊浩然盡量無辜的望著她。

穆揚靈就一把抓住他的手,齜牙道:“我雖然功夫學得不怎么樣,但二十年下來內力也還算不錯,你再不說信不信我把內力注入你體內”

齊浩然沒料到她會用這一招,的確,他若是發冷卻不用內力驅寒,只能說他的內力也出現問題了。

不然就是中毒了,可若是中毒,有外來的內力竄入他體內必定會打破他體內的平衡,讓他更難受。

齊浩然垂著腦袋將實情說了,小聲道:“我感覺我體內毒素已失衡,再不能動用內力了,所以暫時出不去,既然本困在這兒總不能叫你日夜擔憂,好在我身上還有解毒丸”

穆揚靈從他身上翻下來,生氣的道:“丸藥能和湯藥比嗎”

丸藥的藥效比湯藥的少近四分之一,何況他身上的丸藥煉制的還急。

穆揚靈摸了摸他的脈,半天才問道:“真的不能用內力了”

齊浩然肯定的點頭,要是能用大哥的藥他就親自帶一隊人回去了,何必還全交給侍衛們,心都是一直提著的不得安寧。

穆揚靈就擔憂的看著他,這里缺醫少藥不說,連生活用品都不全,留在這里怎么能好好的養病

穆揚靈看向外面的侍衛,心中漸漸有了計劃。

于是,山上的侍衛們陸續被派出去,不僅扛回不少的木柴,還在附近一個山頭上找到了干凈的水源。

而出去找方法救他們出去的侍衛也帶著一群人和一堆物資趕來了,他們是用繩子綁了東西,兩個人提著一蹦一跳趕過來的,因為默契不夠,就算每組只拎了二三十斤的東西,他們也摔過幾次,衣服都是臟的。

有鍋有米,還有被子和衣物,這些東西都是給立春他們準備的,侍衛們表示他們愿意留下幾個人來保護這幾個不會武功的下人,這樣王爺和王妃可以帶著小主子們先行離開,等到地上的泥土干一些他們再帶著人出去。

但侍衛長卻一臉平靜的對他們道:“王爺中毒了,他暫時用不了內力。”

所以除非你們能把王爺扛出去,否則大家都得留下。

侍衛們愣愣的轉頭去看正討好的坐在王妃身邊的王爺,不約而同的想到今天王爺飛上山峰時的飄逸身姿和那快速的身法。

不愧是王爺,都中毒了還敢這么用內力

于是他們扛來的東西就便宜了齊浩然一家,而且為了日子更好過些,侍衛們被輪番派出去采買東西。

不過兩天的功夫,山上的小山洞不僅被布置一新,旁邊略平緩的地方還被侍衛們用木頭簡單的搭建了棲身的茅草屋,里面鋪了干草和被子,一行人反倒在這座山上安心扎根下來了。

而小山洞成了他們一家的屋子,墻壁上點著油燈,用簾子隔開了三個空間,前面做了堂屋,后面兩塊則是夫妻倆和兩個孩子的臥室。

底下鋪了干草,上面還鋪了一床厚厚的被子,就算底下是冰冷的巖石,夜里睡覺也不冷。

穆揚靈從齊浩然那里掏出了圓慧給的藥方,讓侍衛們找方抓藥,每日熬了監督齊浩然服下,兩天下來他嘴唇上的黑色消了一些,臉色也好看了一些。

穆揚靈不由松了一口氣,見他每日清晨都跑出去迎著晨曦打坐,就覺得雖被迫困在這里,但也沒什么不好的。

而此時,負責護送巖蓮的六組人歷經兩天的奔波后終于有三撥人趕回了京城,還有三撥人不知所蹤。

帶回去的三個盒子,其中有兩個裝有巖蓮。

一直被關在后宮的太醫們幾乎喜極而泣,立刻照著圓慧和華院正的吩咐炮制及熬制,很快就給皇上服下。

藥服下后過了一個時辰,太醫們紛紛排隊給皇帝把脈,摸到本來絮亂且微弱的脈象變得微強且有序,太醫們幾乎要哭出聲來。

大家激動的看著剩下的藥,壓低了聲音道:“雖然這兩個盒子里的巖蓮已夠,但為預防萬一還是應該多準備一些。”

小寶立刻決定派人去接應那三撥侍衛,小熊冷哼道:“正好可以查查到底是誰對皇伯伯出事。”

這三組侍衛其中有一組運氣不錯,沒被人攔截,他們也是最先帶回巖蓮的人,而另外兩組路上都遭人堵截,不過他們機靈,且對方派出的人手并不是很多,因此很快擺脫對方。

但另外三組走的路比他們還近,卻遲遲沒有動靜,顯然他們被圍堵得更厲害。

齊修遠的病情得到控制,不僅是小寶和小熊,就是范子衿和榮軒都開始把精力放在調查幕后主謀身上。

也因為他們太忙,導致他們一時忘記了齊浩然夫婦,直到齊修遠睜開眼睛,第一句話問的就是,“浩然和阿靈呢他們沒事吧”

李菁華和小寶一愣,范子衿和榮軒也一愣,心中暗道:遭了,他們倒把這夫妻倆給忘了。

還是在他們后面的小熊默默回稟道:“回皇伯伯,我爹和我娘都沒事。”

小熊知道皇伯伯一直保持神智的事,自然更知道自己父母的情況。

畢竟那是他爹娘,山上還住著他兩個年幼的弟弟妹妹,自然是要時時關注通信的。

齊修遠眼神溫和的看向小熊,沖他招手,等人到了跟前后一把抓住,問道:“你爹身上的毒清了”

“沒有,不過也差不多了,”小熊道:“爹爹一直照著國師的方子吃藥,毒已清的差不多了。”

齊修遠松了一口氣,喃喃道:“是皇伯伯連累他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