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二章 反擊 4

穆揚靈卻道:“只憑道聽途說就下定論還太早了,不如讓侍衛去查一查吧,若屬實就把案子交由其知府或大理寺來審理。.”

穆揚靈說到這里一笑,“子衿不是說朝臣內部已經開始亂了嗎,那就讓他們更自顧不暇好了。”

齊浩然默默地看著露出狐貍笑容的妻子。

小獅子和虎頭也興奮起來,為能給朝臣找麻煩,幫到爹爹而高興。

上次挑了崔貪官的主意就是穆揚靈帶著兩個孩子干的,齊浩然到現在都有些想不明白他們只是在那個縣城呆了兩天而已,怎么就挑了一個貪官。

讓齊浩然意想不到的是這事產生的效果,這不僅讓阿靈,也讓他堅定了要給朝臣們找麻煩,破壞他們結盟的方針策略。

齊浩然摸了摸下巴道:“留下兩個人調查,我們先往前走,邊游山玩水邊等他們。”

齊浩然手上的能人不少,撥出兩個人來調查此事并不難。

雖然齊浩然是“逃”出京城的,但這不代表他就要每日愁容滿面或是為了給朝臣找麻煩而專去挑貪官污吏,既然拖家帶口的出來了,自然是要以家人為主,怎么開心怎么來。

反正他們出京用的是“尋訪名醫”的借口,既然這樣游山玩水自然是少不了的。

齊浩然看著外面人來人往的人流,對自家的四個孩子道:“接下來幾日我們只怕不會進縣鎮了,要在野外或是村莊停留,你們還有什么要買的就趕緊去吧,順便找找小安和小福,讓他們別跑太遠,早點回客棧休息。”

“小安哥哥和小福還在茶樓里呢,弟弟妹妹想睡覺了,我們只是把他們送回來而已,順便跟你們匯報一下情況。”意思是他們還要繼續去玩呢。

齊浩然滿臉黑線的道:“你不是說你們已經把小鎮玩遍了嗎怎么還要出去”

“是玩遍了,但茶樓里說書先生說的書還沒聽完呢,”虎頭叫道:“雖然小安哥哥說回來再復述給我們聽,但他說的哪有說書先生說的好聽我們還要再去聽,等晚一點再回來。”

齊浩然就揮手把兩個兒子趕出去。

小豹子和寶珠一直乖巧的站在一邊,齊浩然察覺不對勁兒,上前扶住他們的肩膀,這才發現兩個孩子站著都快睡覺了,牽著他們的小手往前他們就走,停住就停下,偏眼睛還呆呆地看著前面。

齊浩然無語的看向妻子,道:“虧得有下人貼身照顧著,不然被人一牽豈不是就拐走了”

穆揚靈上前抱起寶珠,將她的小腦袋放在肩膀上,樂道:“你兒子女兒你還不知道,有本事你去找個陌生人來牽他們,看他們怎么折騰人家。”

夫妻倆把兩個小孩子送回客棧,看著熟睡的孩子,齊浩然恨聲道:“每每看到他們倆爺就對那些人恨得牙癢癢,阿靈,此事我決不善罷甘休。”

出來游山玩水說得好聽,但居無定所的日子他們大人過久了都會厭煩,何況兩個三歲出頭的孩子

虎頭小獅子和小安小福只與他們游歷二十來天就回京繼續念書,但小豹子與寶珠卻是要一直跟著他們的。

人在旅途哪有家里舒服

就算他們有意識的每到一個地方就多停留一些日子也耐不住他們總是時不時的趕路。

何況他們還要與另外三個兒子分離一段時間。

穆揚靈握住他的手笑道:“沒事,最多半年左右我們就能回京了。”

齊浩然沒點頭,就算只呆半年他心里也很不爽。

這也更堅定了他給朝臣們挖坑找麻煩的想法,在接下來的日子里,齊浩然凡是經過一個地方都要調查一下當地官吏的人品與官品,做得好的他不吝嗇夸獎,當然不是當面的,而是上折給皇帝和朝廷。

若是貪污受賄,或是瀆職,或是無能,他也都上書。

因為他行蹤不定,去哪兒全靠心情,又常變換身份和善于偽裝,很少有地方官在他們到來之前或到來之時收到消息。

往往是朝中傳出有關于他們的折子后他們才知道,原來本縣被榮親王光顧過了。

小獅子虎頭和小安小福在課外作業完成得差不多的時候啟程回京繼續讀書,倆小孩在皇宮和安郡王府中果斷選了安郡王府來居住。

但依然被范子衿送到皇宮里去了。

他的理由很充分,“等這段時間風頭過去了你們再來范伯伯家住,免得被人鉆了空子。”

為了不被人鉆空子倆人連出宮都得打報告,以前是每天下學后就能上街玩,現在則是每隔五天才有一次機會。

幾個小孩子這才深切感受到官制革新給他們帶來的不便,小熊看著弟弟們的苦臉,與小寶道:“官制革新一定要進行到底,否則我們家人的苦就白受了。”

而齊浩然為了讓大哥和留在京城的兒子們輕松一些也是不遺余力的給朝臣們找麻煩。

不是沒人孤注一擲的想要對虎頭他們下手,以此逼齊浩然夫婦回京,但幾個孩子被保護得密不透風,偶爾的一兩次機會下手后也總是會被幾個孩子躲過或應付過去。

問為什么他們只敢做構陷一類的事,而不直接把人殺了了事

那是因為沒人敢。

構陷對方是一回事,他們有半數的把握對方查不出來具體是誰干的,而且對方未必會去查,反正知道是這伙人干的就是了,而且沒證據,皇帝也拿他們沒辦法。

但刺殺就不一樣了,虎頭他們是皇室血脈,刺殺他們就等同于謀反,而且以榮親王的個性,一旦有刺殺的事情發生,他必定會徹查到底,到時候就是誅九族的罪名了。

沒人敢為了一場革新而冒這么大的危險,也不會有人這么做。

因此,直到過完年朝臣們也沒能逼齊浩然夫婦回京。

而在某一小鎮上隱姓埋名休息了兩個月的齊浩然正叫人收拾東西準備回京。

因為官制革新已經推進到一定程度,半年過去,大家的心火也消得差不多了,他覺得他可以回去了。

半年沒見兒子們他也想得慌。

齊修遠也是如此認為的,因此給自家弟弟寫信讓他收拾東西回家吧。

范子衿甚至準備了好酒好菜等著他回來,打算等人回來后慶祝一番。

但齊浩然剛啟程,京城里的齊修遠就毫無預兆的倒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