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反擊 2

先是穆博文的上書和文章暗諷藍侍郎能力不足為官,自身承受力差要自盡卻要怪在齊浩然身上,成功將話題從齊浩然身上移開。*

朝臣們剛要應對,齊修遠就動作迅速的撤了藍侍郎的官職,還讓吏部對他重新考核,雖然沒明說,但卻是認同了穆博文的觀點。

于是第二天,有一老人到大理寺擊鼓鳴冤,說榮親王齊浩然在去年的對金大戰中吃空餉,貪污將士糧餉被其子察覺,其子被推到前線陣亡,現他手上有齊浩然吃空餉和貪污將士糧餉的罪證。

朝臣立刻上折請皇上讓榮親王回京對質分辨。

齊修遠翻看大理寺呈報上來的罪證,冷笑道:“不過是兩封信,連賬冊都沒有,算什么罪證?著大理寺徹查,榮親王上折自辯。”

也就是說榮親王不用回京。

底下的幾位大臣相視一眼,心中都微沉。

齊浩然在京中雖然會給他們擋道,但還在眼皮子底下,對方做什么他們都能很快做出應對,但此時人跑出京城,他們不管是監視他,還是對付他都不太方便,就好似隔山打牛一般,不管他們使多少勁兒都到不了對方身上。

看來“罪證”還需要更具體一些。

于是大理寺很快查出了一本賬冊……

范子衿見了大怒,在朝上發飆道:“對金之戰的糧草皆是本王籌備押送,你們與其說榮親王貪污,不如說是本王貪污,何必再費盡心機的弄出一本賬冊來!”

范子衿拎著賬冊冷笑,“兩萬金,不過二十萬兩的東西,你們以為榮親王就窮得看得上這點東西?你們到外頭打聽打聽,光每年玻璃作坊和鐘表作坊的收益就不少于百萬兩,他用得著費盡心機的去貪這兩萬金!”

朝臣們冷笑道:“誰會嫌錢少?二十萬兩對王爺的家產來說的確不多,但于邊關將士卻是救命的糧草。”

“因此王爺此舉更顯險惡。”有大臣接著道。

“不錯,他既不缺錢為何還要去貪污將士們的血汗錢?”

活脫脫這事就是齊浩然干的。

齊修遠冷笑道:“諸卿心有疑慮也是正常的,既如此不如全軍徹查,看看還有哪些吃空餉,貪污糧草的事發生。”

朝臣們一愣,這豈不是要把事情鬧大?

他們只是想把齊浩然拖下水,并不想火燒整個大齊軍界,忙道:“皇上,徹查全軍所費人力物力過巨,既然現在已有榮親王貪污的證據,不如就只徹查此事?”

齊修遠意味深長的一笑,“如此也行,就以此事為突破口調查下去吧。”

皇帝雖然松口了,但文官們還是有些不安,總覺得皇帝答應的太過輕易了。

文官們不解,武將們卻差點把他們身上盯出個窟窿來。

這么可能只調查榮親王一人?

既然要查榮親王貪污受賄案,自然要從他身邊的人查起,還有彼時任糧草調度的監察官,以及押送糧草的將士,記錄入庫出庫的后勤官等,再由他們查到糧草停靠的驛站軍隊等,一點一點幾乎把全軍都給扯進去了。

還不知道會把多少人牽扯進去。

而手腳干凈的將士們最多擔心自己會被牽連,手腳不干凈的卻是心驚膽顫,趕緊想辦法將此事圓過去。

讓榮親王坐實貪污的案子是不可能的,別說皇帝不信,就是他們也不信啊。

三軍將士誰不知道榮親王愛兵如子,最恨的就是吃空餉和貪污糧草之人,就算曾是他的得力下屬,一旦被發現也是兵法處置。

所以武將們都猜得出那罪證賬本和信件都是偽造的,既是偽造的總會有被查出的一天,為了盡早終止此事,只能給榮親王洗刷冤屈,不讓大理寺往深里查去。

于是,齊修遠和范子衿還沒出手,朝臣內部就先亂起來了,文官們要往深里查這事,好見縫插針的往里制造證據,讓齊浩然坐實了貪污之罪,而武將們卻竭力去阻止,本來聯合起來要對抗革新的朝臣們起了分歧。

齊修遠見了與范子衿冷笑道,“你這個法子不錯,倒叫他們先亂起來了,也好,趁此機會把軍隊里的一些蛀蟲給清剿了。”

范子衿就道:“還不夠亂,如今軍隊這邊不敵文官們,我想把手上掌握的幾個貪官證據丟給武將們,讓他們以此要挾文官們讓步。”

齊修遠挑眉,“然后?”

范子衿勾起嘴角,“然后自然是該法辦的法辦了,雖然此次不能將兩邊的蛀蟲一網打盡,但也能清掉不少人,皇上若是擔心人不夠用,趁此開恩科便是。”

“理由呢?”

“天下一統,如今北地西地失土都收回來了,如此大好的機會,正好施恩于民。”

齊修遠滿意的微笑。

倆人還在思索該怎么把證據給武將們,齊浩然在葉縣揪出一個貪官的消息就傳到了京城。

被揪出來的貪官姓崔,與清河崔氏當然不是一族,但他們同姓,而且之前崔貪官與崔氏連過宗,最要緊的是,他與藍侍郎是同鄉。

借著藍侍郎,他與朝中幾位大臣不敢說過從甚密,但禮物沒少送。

范子衿說的那幾個貪官受賄的名單里就有崔貪官一個名字。

于是,范子衿順水推舟的將事情捅到了武將他們那里,借他們的手由崔貪官揪出了朝中的幾位二三品大臣。

官制革新還未進行,朝臣們先亂成了一團,每日朝中都有朝臣互相攻訐,反倒把最該對付的齊浩然丟在了腦后。

雖然朝中亂哄哄的,但齊修遠一點也不生氣,把查辦貪官的事交由大理寺及御史臺共同審理,他則帶著朝中精力還在正事上的朝臣進行官制革新。

反對派的人倒是想反對,然而他們內部都混亂不已,根本不可能像一開始那樣團結一心的對抗,加上齊浩然似乎當巡查王爺當上了癮,竟然微服私訪起來,若是查到有官員貪酷,務必揪出來,他也不審,只是收集證據送給上一級官吏,由對方審理或是押送回京交由刑部辦理。

也有朝臣對他插手地方事務不服,但齊修遠說了,“大齊是四弟與朕一起打下的,這個天下也有他的一份,他如今舊傷復發不能為朕分憂,若是能在求訪名醫時巡視地方,監察一下百官是否盡忠職守,朕心甚慰。”

那您就不擔心他結黨營私,勾結地方官吏取您而代之嗎?

< ="fps">< =""lss="s">s: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