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避 2

本帖最后由于2015-12-3120:22編輯

%}-H:X5~7d(Q!K&G+X&a>

齊浩然好奇,“什么作業需要一個月?”"E1D2A$M4D  u4~

4}'s,X4E7V!y  “論官制革新的合理性!”虎頭揮手道:“反正就是這個意思了,聽說今天為了官制革新朝會上都打起來了,有一個刑部侍郎差點被人逼死,因此我們先生就臨時給我們布置了這個作業,讓我們充分調查實情后再寫,所以給了我們一個月的時間。”/E9f5G)y1p$S"~3M,P-b  v6G#J

!?5`+@:`:u)P.]

齊浩然氣得臉色漲紅,怒道:“你們先生怎么也是個長舌婦?爺什么時候逼那藍侍郎了?明明就是他想找死的!”6G!Q:g5K%o&v0J:@2Z,Y(>

w9d${/z:f'w2s  X

虎頭和小獅子張大嘴巴看他,控訴道:“原來爹爹你就是那個手握大刀,怒逼侍郎的壞蛋啊!”

1V/~#_6n;F4{/e$H&Z6Q)J)Q*K!n6y/>

穆揚靈這下也滿臉黑線了,問道:“你們這都是打哪兒聽來的謠言?”

#S*i6X+B,C1X8Q,}  }

3m'h)w4j2^"Y&E  “外面都傳遍了,”小獅子道:“我們出宮回來時路過茶館,聽到里面說書先生說的熱鬧就進去聽了一下,現在大家都在談這事呢。”%;y5b(~;Z/A

;^  ;y&o7d+A'v

穆揚靈和齊浩然對視一眼,心俱一沉。

+B0d9[-_4?,d:Q

%e2E%T8q  `

齊浩然拍著兩個孩子的腦袋道:“別聽風就是雨的,大殿之上誰敢帶武器?還手握大刀,以后再聽到這樣的流言要學會自己分辨是非真假,明白嗎?”

$z*s4S;T%c(]$W&N,L$B2T,D

小獅子和虎頭就惱道:“原來他們在污蔑爹爹,看我們去找他們算賬。”/P1l'Q8d2V)W-b  L

(^+x%S8\6L,u3C">

齊浩然卻扯住他們的衣領把人拉回來,道:“行了,趕緊收拾東西,我們過兩天就啟程離京,你們少給我出去惹禍。”

)m&A*D7~)~';Z&F(@0~!s-J7\8p"[)z

他們不過才在宮里耽誤了一點時間,朝會上發生的事就被編造成故事流傳到了茶館,要不是有人有意為之,打死齊浩然都不信。.j&r2m#E%p7B(H

,k'J3k:u#l%c0^;d

而且那個有意為之的人能量還不低,或是太多的人推波助瀾了,所以消息才傳得如此飛速?

(E#>

9q3a5h;_3x  但不管是前者,還是后者,齊浩然和穆揚靈都不會再放幾個孩子出去,免得被人挑撥生事。

8D%?4o-H-I.H#}&M4^.o+W-j(A

\0M-c:P7s  {$q3E+{  虎頭和小獅子被齊浩然拘在家里,小熊又在東宮和小寶一起讀書,這讓守在街頭等著碰瓷的人白等了一天。

"x/f3t8b*b5R4O,Z

4U;{8R  S0E;;c  但他們并不失望,榮親王家的孩子都很調皮,幾乎每天下學后都上街來玩,今天等不到,明天總能等到的。

#K5}  a*l1[

0d.M!E6n0s,?2`  e#].o2W*f  而此時,皇宮里的齊修遠也收到了從外面傳回來的消息,得知外面茶館酒樓都傳滿了謠言,說榮親王拿著大刀差點把與他政見不和的藍侍郎逼死。

'y$d)O*s*]1k+h2H*y  E+A(H/V.V

齊修遠臉色很難看,沉著聲音吩咐禁軍統領,“去查清楚消息是從哪里傳出去的,都有誰在背后操縱。”

%w/D!L1u%Z-x*]3R,E)w

*^*;~&o+v  禁軍統領領命退下,齊修遠這才把暗衛統領也給叫來,“你們也去查源頭,我們散朝不到一個時辰,京城的茶館酒樓里竟然已經傳滿了流言!如此我大齊還有何機密可言?今天是朝會上的消息,明日會不會連軍隊的機密也會傳出去?”4m1Q7F"z8Y!p&t%s

;}4i5Q-R(y:W#{(Z

暗衛統領立刻應下。

5]:q-P3j,>

%{2@!V!}:h,V1g/\!H4h/q  齊修遠在去坤寧宮的路上越想越是心驚,見到李菁華時幾乎是面沉如水。+p+C(q/l;;l/S:K$g'G4z:b

-z*b/R#^1b)S  李菁華已經收到消息,大概知道他是在為何而煩惱,就低聲問道:“不如讓四叔出京去避避?”#F1C5g'E*R/S

&\4D+t9e9d;@

李菁華擔憂道:“那些人在朝堂上輸了,在外面卻來勢洶洶,四叔畢竟只有一人,家里全是婦孺,虎頭和小獅子又頑皮,這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只怕……”

)?3q"O4O2]%Z;~7j*Q.`->

“朕就是這么考慮的,子衿說他已經答應出去避避了,但收拾東西怎么也得兩三天的功夫,但外面不過一個時辰的時間就把謠言傳遍了京城,只怕對方的動作要比我們想象得要快得多,所以我想讓他們明日一早就啟程離開。”7H)f!E%G:e.f$k7j*]5i+[

'x+N:O+E'B*>

李菁華一驚,“這么急?四叔一定不會答應的!”

;g*a0r;|$X5o#>

3`  \,`0r#|  [1Z';H  “是啊,像逃難一樣避開,浩然一向驕傲,他一定不會答應的,”這真是齊修遠頭疼所在,他扶額道:“但朕現在要盯著各處,實在是照顧不過來他,暗衛匯報,今日下午在虎頭和小獅子最常去的那兩條街上埋伏了好幾波人。”;@3\"E5A(]$z"E6n  y

6r8T:}0u%>

李菁華面色一沉,“他們還敢刺殺皇室中人不成?”

2v:N.q'R!D$\

;N5j7y;M+l5L%u:u  “若是刺殺還好了,”齊修遠嘆氣道:“幾個孩子身邊的暗衛不少,他們自身的功夫也不弱,又是在鬧市,并不怕刺殺,我只怕是碰瓷,到時候虎頭或是小獅子只要失手打死一人,堅持廢除民告官限制與管制革新的浩然必定要吃第一個苦果。”,h9A+R"@-Z5S-t

6\2[9v&a){  M/|.C!N.S'O1?  “好歹毒的計策。”

8_.d;a5J+E8E)N8x$r7S">

,Z)D0s(m&d1n/M.Q8R*B2B7[  “所以我才想讓他明日一早就離開,”齊修遠站起來在屋里踱步,低聲道:“可這事我去說他肯定不應,子衿去說成算也不大,只能阿靈出面。”5u9k)@2Z8b*t0{7[

t"T4]8b)U&S

李菁華心中一動,笑問道:“所以皇上是要妾身去勸阿靈?”

"q8L%?,F*I8p%}*T

9t8g"}&T%d$T  齊修遠點頭,“如今天色將暗,再宣她進宮動靜太大,還得梓童親自去一趟,且,”齊修遠嘆氣道:“浩然傲氣,阿靈也不比他謙遜多少,只怕她也不會同意如此倉皇的離開,到時候少不得要梓童多勸說一二。”

3k+e;N;\.V

&~$L/t2G/I0L(}  齊修遠冷聲道:“梓童告訴她,總有一天朕會隆重的將他們請回來,以雪今日避禍之恥!”

!p6s4a1B  \(E+?0O:y$a

;v#q$j5p$Q4j%}!@  李菁華躬身行禮,鄭重道:“皇上放心,妾身一定勸服她。”

3N2a2]9h0`2V._2i;e2}4|(Q:f&J4r/Z)n

而此時,范子衿也正面色鐵青的看著手上的紙條,他將紙條搓了搓,將它捏得粉碎,這才滿面寒霜的起身去榮親王府。"I  i6e1\9L  H

2M$\-L!z  k(P5z+E;Z

他沒有想到這些官員動作這么快,竟然已經開始給浩然挖套了,更沒有想到朝臣會對官制革新這么大的反應,竟然膽大包天的開始結黨攻擊浩然。0z+q+j!?  |%x3})d,q.>

2W9i5s  J)\$}5G  若不是他還掌握著一支密探,只怕也不會發覺今日京城繁華底下的那些動作。

2Z(n6M/W8?:F+O4D6n*l4?*D  v,v(_']-w)l.d3m/K5Q+G

浩然必須立刻出京!6L2L(i'E)D'?-@/>

)y4['x8o#i7K.`  京城里太過錯綜復雜,也太過危險,而且不僅浩然要離開,幾個孩子也都要走,不然只要有一個出事,他和浩然都沒地哭去。

5|5h/G)K/F3W8f0R!r*k  A%U

范子衿急匆匆的去找齊浩然。

"]->

&H)G.g#w5B0q;q  而此時,宮里駛出一輛青布小馬車,李菁華正安坐在里面,前面跪坐著她的貼身女官文翠。

-o2j4H:c#>

6m6?/b,H-;r4T4i:U  文翠燙了一杯茶奉給皇后,低聲問道:“娘娘,真有這么厲害?皇上和王爺什么大風大浪沒度過,還害怕他們的陰謀詭計?以前的大周皇室,盜匪及世家不都輸了嗎,只要皇上信任王爺,他和王妃何至于要避到京城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