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避 1

本帖最后由于2015-12-3117:13編輯#R$V*L$d6\-}&~0T$k0i.|"l

1n;`!T0O-j!y5r%H  齊浩然做事從不喜半途而廢,因此堅持要留下來看結果,革新不進行到底他哪兒也不去!1w%N'x$t4g'>

)z+\;i;l6p"m#c  氣得齊修遠沖他吼道:“給朕滾出去!”

$j5~4I:])[;o+>

4^#Q;{:v9U%O.U/i  齊浩然梗著脖子看他,齊修遠就去瞪穆揚靈,“把他給朕拉下去,你們一家子不是常想著出去游山玩水嗎?這次朕就給你們這個機會,把太子也帶上!”

9Q"G9[/M"C-],>

4N1D:y7r%y*~  穆揚靈就嚴肅道:“大哥,我和浩然走也就算了,反正我們也幫不上什么忙,但小熊和小寶不能走啊。”

)t*{/O(Z9P:V3[/|;s(e:]7Z&X8H1x'`&h#l

齊浩然瞪她,合著他這個老子還沒有兒子頂用?

$M#g,N"K7\-V8p,Z9E'a:y5B4h7j;L.d

“小寶是太子,革新之事是他提出來的,他若不在朝中豈不成了臨陣脫逃?不管前路有多難,該他擔當的責任就得他扛,小熊也一樣,他們兩個必須留下來。”;f0?*v1X.c/}6L,I'j

_"^";D0D  齊浩然越發不滿,“合著他們兩個不能當逃兵,爺就能?”

*G1b%g;`6Y4X*[-q/>

“你算什么逃兵?革新又不是你提出來的,你是為了給我們娘倆報仇才摻和進來的。

&y%_*A#e(i2c,g;M

*b9]8A)B1r$L.h  ^'L  齊浩然不服,梗著脖子與齊修遠道:“我不走,我看誰敢做些什么?”

:o.P)y%D.>

.o4@6r0M3b5`-P1\+v  齊修遠抿著嘴角看他。"m.j(k,?6]

9_%S#T-k5q._:j:@1Z

齊浩然不敢與大哥對視硬抗,拉了穆揚靈轉身就走。1n/a8?4Y;

4n6c5~+B;;q,|4r

范子衿就勸了齊修遠一句,“皇上,只要您信浩然,那他還有何懼呢?”;V)l,Q+@)b%?:G*O

0o*m$}(E3a#a"g

“朕信他,但天下百姓未必都信他,真要出事,以他的暴脾氣朕怕追悔莫及。”

*r8q'>

.i'j%x:;a)s5a2f  范子衿聽聞也忙轉身去追齊浩然。

-};v1c2G5f;x'x:>

#j#\:a.P1N*y%e0]*@)t  說到底齊修遠還是怕有人栽贓陷害齊浩然,到時候以大義逼得他滅親。

5{,A(}"O3Z"p0S;B7{9s-G(j8c'y/u%L

浩然并不是無欲無求之人,脾氣又暴,想要設計陷害他太容易了,不用別人處心積慮的想,就現在他就能隨手拎出十幾個計謀來對付他。

,B-w&A  ]-Z6L+s8S#_3H'o  e4i:>

而小寶和浩然是齊修遠的軟肋,這是誰都知道的。

^,]:Y%H#l

-p;D-]"M.e)F,_5V  所以這時候齊浩然離開京城躲風頭是最好的,范子衿趕著去勸他。,F7Q*z  {(Y0e  >

&A+D+t5L5k)t)X$|%?/q"H&\  齊浩然惱道:“我又不是女子,可以照顧好自己,不用大哥顧念我。”/t6V3y#@%f  l

'Y8O%y#[3m,e-x+r

“你現在說得好聽,你說這些年你闖了多少禍,讓大表哥給你收拾尾巴?”范子衿見他說不通,就轉頭去找穆揚靈,道:“這事是你挑起來的,你也說革新讓我們穩重,但浩然在這里就是給人樹了一個靶子,我們日夜擔憂他還怎么穩重?你必須把浩然帶走!”

*f'H";\*\-;Q%?)w'g&}.u,}4Z+a

穆揚靈看著氣鼓鼓的齊浩然恨鐵不成鋼,湊到他耳邊道:“你真是笨,在京城有大哥和子衿看著我們做什么都受限制,只有出了京城我們才有機會。

”  F%b!p(>

"I#s:z+f1Z1R$e7_2{

齊浩然呆呆地問道:“什么機會?”!I,X'u2w)?&~'>

&[7|3u*H1@-w%F'}"S:p

“還能什么機會,當然幫助大哥,給那些人盡情找麻煩的機會了。”穆揚靈哼道:“我們在京城能干什么?革新的事你插不上手,除了在朝會上扯了嗓子表示支持還能干什么?但到了京城外面就不一樣了,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我們讓那些反對的臣子家門失火,他們還有力氣去給大哥和子衿搞破壞嗎?”'V5J;D$K*N,N/^

8t9?7f/f3Y.Y*X/r  q  w  齊浩然眼珠子一轉,瞬間反應過來,摸著下巴道:“你是說把他們的池魚都給牽連進來?”

%g;l1W2_1{-T6z9A  D(H.N+_(S9t/}3a4d,\

穆揚靈哼哼一笑,她這十多年的王妃也不是白當的,雖然甚少接觸后宅婦人,但也知道官員們都愛聯絡有親,她板著手指道:“官場中的同科,同鄉,門生,姻親,甚至是同僚,彼此間都有關系維系,這些就是人脈,他們不想官制革新就是因為新官制一旦實行,他們以前維系的人脈就會打上三分折扣,不僅會失財,還會失人脈!”

-N+{)>

3G  X1o0`/|0o'})N6c8_  “京中的官員與地方上肯定有聯系,”穆揚靈道:“我們只要順著他們的同科,同鄉,門生與姻親去查肯定能查出問題來,到時候看他們還有沒有閑心給大哥和子衿使絆子。”"K(a7B0Y%G)S-T'^

0b;a1t6_)C+>

齊浩然驚喜的抱住阿靈,夸道:“阿靈你真是太聰明了!”

-{  ^:K$x4h:E;U#>

2Q(_&J(Q4s+H'U  穆揚靈自得的揚頭。

,T"O+e&n(H8E5A%F6f$j)m*A;}*e3B*V'M

齊修遠要是知道倆人出去不是避風頭,而是去吸引目光,今天肯定不會放倆人出京。3e!x;N3d,\,e$_

4x-D$f!I)Y6I,t  但有錢難買早知道,齊修遠知道時悔得腸子都青了。

;['l1O1]5z;g  B.o7]  ?->

而齊浩然和穆揚靈也沒想到他們會一走就是三年,本只是出去走走,但情勢所逼之下,倆人只能一直在外游走。  T:f5f'f"f:p+b8Q)>

%X/l:W-m"R&c  齊修遠想得沒錯,現在的確有不少人暗戳戳的想要對付齊浩然和穆揚靈。7S.J6[  Z%N/L7x+K&b

+;H'\5?"N;q

這夫妻倆太壞事了有木有,每次他們做什么事出來搗蛋的必定有齊浩然。'S*D#f:L6\9`"c*l

/U%[;x.D)a%q+A  而齊浩然位高權重,又得皇帝寵信,想要在政治上扳倒他太難,但想要刺殺他更難。*`:R3o8G/h%f(m-O!T%y

:u,;S2`*{%J%_  誰不知道齊浩然武功高強,朝中無人能比?#;l1q2E-P

.^2|*^-c";Y-}  就是在江湖上也沒幾人是他的對手。

5V!H6q(l0n(q  c$a

!N$y%]9m-s!Q,j/g  于是在多方考慮之下,他們決定從各個方面入手,第一,先想辦法挑撥他與皇帝的兄弟關系,這世上父子,兄弟,夫妻都能反目,何況皇家的兄弟?,V3U"u"H"_:N  v;C

7r4X4i;s*n6}%O

現在皇上是寵信他,但齊浩然手上握著這么大的兵權,培養了那么多將領,他們不相信皇帝就不會心生疑慮,有時候挑撥只需要種下一顆種子就行。%H*i*V3d+b&m)k.h

3C+I(s7z2_3V+W

第二,要滅掉榮親王,從他的后院內部下手估計更快,而且榮親王妃也太可惡了,那個女人都三十了,他們不信真面對十多歲的年輕漂亮小姑娘時,齊浩然會一點也不心動。

4v';G-U"^!T0c1K"e*>

第三,從他的各個孩子入手,總之情況允許就把那些孩子全勾引壞了,不行就先潛伏下去,慢慢挑撥,讓他的兒子們先為了世子之位斗起來。

$c  W&{5V;?:f:R.z"t;]  X.D#^(>

他們不信過幾年,或是十幾年后齊浩然還能屹立不倒。

/^-j&}%>

*^&s$~/t2j  c-U"S-c  總之,許多人都暗戳戳的開始準備著,而齊浩然拉著穆揚靈回到家后大手一揮道:“你們收拾收拾東西,爹帶你們游山玩水去。”

3M!|4S9z2O7`;q

0\  k;W8x$B,N.~/s"u*?$h  雙胞胎和龍鳳胎立刻歡呼起來,齊浩然就拎了雙胞胎的耳朵道:“你們兩個給我老實住到皇宮里去,不然就住到你范伯伯家里,總之這次不帶你們。”

5u%E-P'e8S9d'v

.W(c!n4C$o  虎頭和小獅子控訴的問道:“為什么?”!R'R2i$Z.o*u9k"?!Q$O

*Z"k-L#W%U/f8u*f

“因為你們還要上學!”齊浩然的理由充分得很,指著龍鳳胎道:“小豹子和寶珠還小,你爹我就能給他們開蒙,所以他們可以幸免于難。”8y  Y0M1X:a&}"}.k

;\&x#[  \+s#i(`  穆揚靈聞言就推了一下他,道:“不許亂用成語。”&H1O'J:q"}$;~;`0P

:c:N7X.{6T3z">

雙胞胎聽了這個理由立刻高興了,道:“先生給我們布置了課外作業,有一個月的假期呢,爹,我們有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