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上朝 6

read336();<!–章節內容開始–>

百官震驚的看著穆揚靈,還能這么辦?

嚴渡也驚詫的看向她,范子衿則捏了捏拳頭,以目光鼓勵她繼續往下說。

齊浩然卻著急起來,阿靈這不是把人往死里得罪嗎?

他得罪人不要緊,反正他是榮親王,明刀還是暗箭他都能擋住,但阿靈不一樣,他又不能時時刻刻在她身邊,她腦子又簡單,萬一被人欺負了怎么辦?

齊浩然著急的去扯她的袖子,穆揚靈一甩手,不理他,繼續冷冷地對眾人道:“等本王妃死后我再把報館傳給我兒子,我兒子再傳給我孫子,總之我榮親王一脈就跟貪官污吏磕上了,怎么著吧?”

百官驚愕得說不出話來,還能怎么著?

他們總不能為貪官污吏與王妃辯解吧。

眾人嘴巴動了動,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榮親王最厭官員貪酷,這是眾所周知的事,若時報真的開始接受百姓密告,官場還不知道要怎么亂呢。

齊浩然握住妻子的手,瞪了她一眼,回頭對百官道:“今天上午戶部尚書將各級官員的俸祿福利皆報了一遍,你們應當知道,以朝廷給你們的薪俸養活你們一家人綽綽有余,何以還要貪污受賄,若不違法亂紀,又何必怕都察院的官員監督?”

一個老臣抖了抖胡子道:“王爺,我等反對并不是因為我等想要貪污受賄,而是因為此官制改變甚多,只怕百官有所不適,到時抵觸起來難免起沖突。”

齊浩然就哼道:“你們科舉入官,突然從一書生變成了官,改變不可謂不大,也沒見你們有什么不適的呀?”

御史大夫見縫插針的道:“王爺所言甚是,我御史臺的官員雖然從未到地方上常駐任職,但只要朝廷規范權責,再難我們御史也會竭力辦成的。”

齊浩然見他們沉默,就開始和他們對比官員和百姓生活的差異。

大齊給官員的待遇很好,比前世********的那些國家福利待遇還要好上百倍。

最低品的九品官到地方任職后都有官田,加上他本身分到的永業田,就算現在官員也要納田稅,他也依然能養活自己及家人。

何況除了官田,每年朝廷還給他們祿米,俸銀,九品官是三石,俸銀十一兩,加上逢年過節朝廷還會發節米節銀,別說養活一家,就是再多養兩家也使得。

九品官尚且如此,更別說上面的一品大員了。

齊浩然現在領著一品大將軍和二品兵部副尚書的俸祿,光每年官田所得就堆滿了庫房。

而西南西北等苦寒之地,因土地貧瘠的,官員不僅能多分官田,每年還有會補缺的福銀,可以說大齊對官員的待遇好得不要不要的,根本不會出現官員俸祿不夠貧窮度日的現象。

大齊又不是明朝。

而這些都還是明面上的收入,灰色收入還有地方上進獻的冰敬,炭敬,還有他們偷偷開的鋪子的收入。

現在齊修遠要改革官制,不過是想讓他們的手不要伸得太長,除了冰敬,炭敬,不該拿的別拿,就這你們都層層阻攔。

齊浩然把話說得很透,我知道你們都有哪些灰色收入,識相的就把黑色收入那一塊放掉,還利于民,不然爺把灰色收入那一塊也給你們砍了。

凡是冰敬,炭敬全都收歸國庫或廢除,然后再嚴查商鋪,看哪個官員還敢私底下開門做生意。

齊浩然拿出一副你橫我更橫的模樣,皇上又不聲不語的表示支持,反對革新的官員只能吹胡子瞪眼的看著他。

齊浩然賭得起,他們卻賭不起,真要繼續扛下去,齊浩然真有可能做那么喪心病狂的事。

此時,朝中的老臣不約而同想起了當年朝廷廢除舉人和官員免田稅的制度,當時就死了不少人,也流了不少血。

連功名之人享受免稅的政策都免了,何況官制改革?

本來反對官制革新的官員紛紛閉緊了嘴巴不再反對,但也沒支持。

嚴渡只能在心里嘆息一聲。

榮軒和范子衿對視一眼,都對百官有些無語,我們倆好聲好氣的與你們辯論你們不服,非要這夫妻把你們虐一遍才行,真是欠虐啊!

這個朝會開了整整一天,群臣離開大殿的時候腳下都有些虛浮了。

穆揚靈看著眾人走遠,回頭對榮軒和范子衿道:“官制革新雖勢在必行,但此時最好穩為主,寧慢勿急,現在他們雖閉嘴了,但私底下未必沒有動作,此時我們是越穩越好。”

齊浩然頓時不滿道:“你也知道是穩為好,那你還在殿上威脅他們?”

現在沒外人在,穆揚靈也不給他留面子,直接翻了白眼道:“還不是因為你,要不是有人差點因此自盡,我用得著上殿來威脅他們嗎?”

“爺用得著你分擔嗎?就算是人真死了,難不成還有人敢讓爺賠命?”

齊修遠本來一直旁觀他們夫妻相斗,聞言再也忍不住,抄起御案上的折子就沖他腦袋摔下去,怒道:“你還有臉說?今天殿上要真死人了你看我保不保你!”

齊修遠都快要被弟弟氣瘋了,越想越不高興,干脆一封封折子往他身上砸去……

范子衿和榮軒攏手站在一邊眼觀鼻,鼻觀心的看著。

穆揚靈也老實的站在一邊,沒敢阻止。

齊浩然沒敢躲,只能低著腦袋任由一封封折子摔在他身上頭上,直到齊修遠扔無可扔。

齊修遠坐在龍椅上運了一會氣,道:“你最近別上朝了,帶著阿靈出京去玩一段時間也行,總之先避避風頭。”

齊修遠眼里閃過寒光,道:“官制革新是大事,他們未必肯善罷甘休,你們留在京中會成為靶子。”

這次夫妻倆可是把能得罪的人都給得罪了。

“這幾年朕太過仁慈了,以至于他們忘了臣子該有的本分。”他知道水至清則無魚,所以他容許冰敬和炭敬的存在,但這不代表他能容許他們進一步的收刮百姓。

齊修遠向來是下定決心就一定往前的性子,此時冷冽起來可比齊浩然發怒的樣子可怖多了,榮軒和范子衿低下頭,知道皇帝這是生氣了。

Tags:

重生娘子在種田最新章節%20

重生娘子在種田最新章節

重生娘子在種田更新列表%20

重生娘子在種田更新列表

重生娘子在種田%20

重生娘子在種田<!–章節內容結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