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上朝 5

嚴渡低聲喃喃,“那不一樣”

“不一樣的是你變了,”榮軒略帶些失望的看著他,“圣上寬厚,把你們的心和**都養大了,但你們別忘了,皇上曾是袁將軍外的第二個主張收回失土并付諸行動的將領,他并不懼怕鮮血,只是敬畏生命”

嚴渡沉默。/

榮軒見了冷笑,除了最開始的幾年,皇上治國的手段都很溫和,加上年年減免賦稅,都已經讓人覺得他是沒爪子的貓了,卻忘了他曾是一頭伺機待發的猛虎,現在更是一條真龍。

榮軒轉身就走,這些人真是瞎了眼,竟然會害怕榮親王而非皇帝。

浩然那小子就是吵著厲害,心其實比誰都軟,皇上雖很少說話,但心里一旦拿定主意誰也更改不了,他若下定主意革新官制,別說前路上擋著一個嚴渡,哪怕就是他橫躺上去,皇上最多不過是猶豫一下,該怎么辦還是怎么辦。

嚴渡看著榮軒漸漸走遠,忍不住撫住青松輕嘆,他的父親一輩子都如這棵青松般傲然**,可到頭來又如何

不還是被他所忠誠的景炎帝所拋棄,還背了一世的罵名。

而殿里的四人也在說官制革新的事,穆揚靈道:“大哥,這事是我惹起來的,就讓我來終結吧,別把你們也牽扯進來,以后你們也好施為。”

齊浩然立刻去牽妻子的手,板著臉道:“我與阿靈一起,大哥,反正我剛才也已經差點逼死一人了,就讓他們把臟水潑我身上好了,爺倒要看看以后史書上他們要怎么寫我”

范子衿涼涼的道:“你看不到的,能讓你看到的就不是史書了。”

齊浩然一噎,忍不住去瞪他。

齊修遠就頭疼的揮手道:“行了,都這時候了你們就別斗嘴了,早上那個藍侍郎是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齊浩然跳起來,一說起這個他就委屈,“我又沒有單針對他一個,滿朝文武有近半的人被爺給罵了,別人都沒事,就他沖出來要自盡,怪得了我嗎”

穆揚靈安撫著去拍他的胸口,道:“不怪你,他要不是故意的,就是承受力太低了,若是后者,這吏部是怎么選官的,官員承受力這么低還怎么為民服務”

齊浩然連連點頭,“就是這個道理。”

齊修遠看不慣這夫妻倆,忍了忍,到底沒把桌上的折子砸下去,只揮手道:“總之一會兒好好跟他們說話,言辭不能再這么激烈了知道嗎”

齊浩然不甘不愿的應下了。

于是等群臣們解決三急后回來發現榮親王竟然對他們笑臉相迎,頓時嚇得一哆嗦他們又尿急了。

坐在他旁邊的穆揚靈就掐了一下他的腿,低聲道:“正常點。”

齊浩然立刻冷下臉,這下群臣更哆嗦了。

齊浩然就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笑也哆嗦,冷著臉也哆嗦,到底讓他怎么樣

穆揚靈也頗無奈。

這次齊修遠生氣,叫御膳房準備的事物都很簡單,就是饅頭配咸菜外加一碗粥而已。

眾臣看到這樣的配置都是一陣無語,所以皇上您這是把護短和小心眼發揮到極致了嗎

但見皇上案前和榮親王夫婦案前擺的食物也一樣,百官頓時無話可說了。

齊修遠沒動筷,群臣自然不敢伸手拿筷子。

齊浩然就看著桌上的食物繼續今日的話題,“這是白面饅頭及白米粥,我們覺得很簡陋的食物,如今大齊恐怕只有五成的百姓能每天吃得起,這還是因為種植了高產糧種,改進了技術和農具的原因,剩下的五成有近三成的百姓多是吃玉米,黑白面及稻米幾種混合,而還有兩成百姓則依然吃不飽,一年有近一半的日子在挨餓。”

齊浩然看著他們勾唇一笑,問道:“在座的諸位有幾人餓過肚子是那種餓得恨不能吃泥啃樹皮的餓。”

群臣面面相覷,最后還是幾個武將應和了一聲,他們以前打仗的時候缺糧,幾天不吃東西也是常有的事。

齊浩然道:“本王也餓過,因此本王喝過馬尿,吃過觀音土,有時候甚至連人肉都想吃。”

眾臣一驚,皆是震驚的看著他。

他們知道齊浩然行兵打仗肯定吃過苦,但沒想過會這么苦

這次齊修遠不再沉默,他淡淡的道:“朕也餓過,與榮親王一樣,朕也喝過馬尿,吃過觀音土,你們誰知道觀音土是什么”

到地方上做過官的官員都知道,戶部尚書也知道,他沉聲道:“觀音土形似面粉,但吃多了會死人,大家找不到吃的后就會選這東西,但一不小心就死人”

齊修遠就感嘆道:“是啊,不到逼不得已誰會去吃觀音土大周亡國不過十三年,想必你們沒忘了大周時百姓過的日子吧”

“彼時盜匪四起,你們真以為是被西夏與大金逼的”齊修遠沉聲道:“其實他們是被朝廷逼的,朕不否認,這世上有些奸雄想要崛起,取大齊以代之,但這世上更多的是迫不得已絕不造反的百姓,官制革新不僅是為朕,為百姓,更為了大齊的安寧”

齊修遠無視欲言又止的穆揚靈,目光炯炯的看著群臣道:“如今百姓連飽飯都吃不成,一地若是出現貪官污吏,那當地的百姓必定會更苦。朕不希望有一天大齊被百姓攻破后才知道錯在何處。”

“皇上,榮親王妃這是在危言聳聽,您不可聽信婦人之言啊,”齊修遠的話音剛落,一個官員就撲出來道:“皇上,自唐始我中原用的就是這種官制,也沒見生出大亂子”

“大唐和大周都滅了還沒生出大亂子嗎”穆揚靈譏諷道。

那人當即漲紅了臉道:“王妃休要胡言,大唐與大周滅國皆因兵亂。”

齊浩然不客氣的冷笑道:“為何會兵亂還不是昏君奸臣當道,讓百姓民不聊生”

于是大家再次吵起來,為大唐和大周到底是怎么亡國的。

穆揚靈見吵成一團的朝堂,忍不住拍著桌子喝道“行了,別吵了”

穆揚靈看著他們冷笑道:“你們不就是怕改了官制以后你們限制多了,能拿到的好處就少了嗎本王妃告訴你們,就算是不改官制貪污的人也一個都別想逃,明兒本王妃就讓時報刊文,以后我們時報接受百姓實名舉報,各府各縣都收,到時候再一并交由大理寺徹查,哪個貪官都逃不掉”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