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上朝 4

齊修遠是打定主意讓弟弟跟群臣鬧下去了,榮軒雖然也很想坐視不管,好讓那些人吃一些教訓,但見有幾位大臣已經面色紫紅,他不怕他們出丑,但怕把人給憋死。.XsHuotXT

想了想,榮軒只能上前一步打斷戶部尚書的話道:“皇上,時間已不早了,不如休朝片刻,等大家用過飯休息后再議”

齊修遠看了他一眼,不樂意,如今場面已被浩然控制,此時散朝再叫他們私底下商議對策嗎

齊修遠沒能理解榮軒的意思,在他看來餓個一頓兩頓的完全不是問題,他是皇帝他都餓著呢。

榮軒眼角抽抽,一看就知道皇帝沒明白過來,他正要隱晦的提醒一二,萬公公就急匆匆的從側殿出來走到皇帝身邊低語,“皇上,榮親王妃闖到前殿來了。”

齊修遠眼皮一抽,問道:“她來干什么”

萬公公垂下眼眸,低聲道:“王妃聽說王爺在殿上逼死了言官,這才著急的趕來。”

“朕還未散朝,她竟然就能聽到消息了。”齊修遠意味深長的道。

“正是因為如此王妃才沒有闖進來,將話傳到她耳邊的人已被控制中,現在王府中,皇上您看”

齊修遠掃了眾臣一眼,道:“讓她進來吧,這事是因她而起,若是能因她而結束自然好。”

于是,萬公公直起腰高聲唱和道:“宣榮親王妃穆氏覲見”

群臣嚇了一跳,齊浩然也嚇了一跳,著急的看向大哥,怎么這時候把阿靈找來了,不是讓她成為眾矢之的嗎

穆揚靈穿著親王妃的上殿來,她在家里突然聽說齊浩然逼死了言官,嚇得差點騎馬闖進皇宮。

好在當時博文正在她身邊,一把扯住她道:“姐姐,姐夫在朝會上發飆與人爭執可能是真的,言官自盡也有可能是真的,但這樣的大事朝會還未結束如何會傳進你的耳朵里對方無非是想讓您驚慌失措做出錯事來好拿捏你和姐夫的短處。”

穆博文雖然也著急,卻比姐姐要冷靜得多,他道:“大殿上還有皇上與安郡王在呢,他們不會讓姐夫有事的,官制革新是因姐姐而起,姐姐就算要進宮那也得光明正大的進去,絕對不能闖宮”

穆博文一字一頓的道:“闖宮是死罪”

穆揚靈這才耐著性子換了誥命服,坐了馬車入宮。

穆揚靈一進大殿就掃了地上和柱子上一眼,沒發現血跡,這才松了一口氣,就算萬公公已提前告訴她要自殺的藍侍郎被攔下了,但她依然覺得要親眼一見才放心。

穆揚靈擔憂且抱歉的看了丈夫一眼,當初出革新的主意一是為了孩子們出頭,二是覺得此時的確是革新的難得時機,沒想到此事卻把浩然給扯進去那么深,早知道

穆揚靈嘆息一聲,早知道她還是會這么做,不過可能不會再那么激動。

穆揚靈走到齊浩然身邊跪下,給皇帝行禮過后就見榮軒給她使眼色。

穆揚靈眨眨眼,順著他的目光掃了群臣一眼,瞬間了然,想到他們夫妻剛把人得罪了一遍,此時再不補救一二,只怕浩然以后真的遭罪了。

穆揚靈就主動道:“皇上,妾身來時叫廚房準備了一些飯菜,不如讓各位大人休息過后大家再邊吃邊議。”

齊浩然蹙眉,粗聲道:“阿靈,這些事你別管,回家呆著去。”

穆揚靈溫順的低頭道:“爺說的是,但你一個上午未進水米,今兒早上用的又少,妾身實在擔憂。”

有憋不住的官員也紛紛跟著勸齊浩然,“榮親王,王妃一片真心,你就不要辜負了。”

“是啊,是啊,”一片附和聲,“你看王妃為了你還親自趕來了呢,你也不好弗了她的好意。”

此時誰也想不起穆揚靈是母老虎,齊浩然懼內的傳言了,大家只覺得榮親王妃太過善解人意了,所以王爺您就從了王妃趕緊答應休息吧,我們實在是憋不住了。

齊浩然一愣,懷疑的看了他們一眼,猶豫的看向齊修遠,“皇兄,要不休息一刻鐘”

眾臣眼巴巴的看著皇帝。

皇帝:“”

皇帝沉默半響,默默地點頭,道:“那便休息一刻鐘,讓宮人準備午膳及席案,我們邊吃邊議。”

百官松了一口氣,行禮后趕緊退下。

于是殿外的侍衛和宮人們看到了一輩子都忘不了的場景,在他們看來如芝蘭玉樹般高潔的文臣們都快速的奔向恭房,武將們不好意思跟一群文弱書生搶,只好轉身快步往外走去,打算到附近找個側殿解決,反正他們腳程快。

大殿一下就只剩下左右相,范子衿和齊浩然,穆揚靈及皇帝了。

六人面面相覷了一下,一個小內侍從殿外進來附到萬公公耳邊低語了兩句。

萬公公抽了抽嘴角,又去跟皇帝說悄悄話。

皇帝知道了外面的情況,自然也明白過來榮軒為何要讓他休朝了,他抽了抽嘴角,揮手道:“將休息時間再延長一刻鐘。”

萬公公憋著笑退下去傳話。

齊修遠看了看榮軒,又去看嚴渡,意味深長的問道:“兩位愛卿不急”

榮軒抽了抽嘴角,上前拱手道:“臣告退。”

嚴渡亦上前一步,朗聲道:“臣告退。”

齊修遠揮手讓倆人退下了。

榮軒和嚴渡一起離去,走出大殿,榮軒扭頭問道:“右相不去”

“不急,”嚴渡搖頭,看向小花園的方向,笑道:“不如一起走走正好去側殿,那邊人少。”

那個小花園是給官員們處理政事之余賞玩解乏的,離得很近,且不遠,經常有官員在那里休息。

榮軒點頭應下了。

嚴渡跟他走了半響,漸漸遠離人群后才道:“瑾瑜也覺得此時是革新的好時候”

榮軒道:“若行政改制,那自然是官制革新的好時機。”

也就是說要做就兩個一起進行,若不,那就兩個都不做。

嚴渡沉默,他是贊成行政改制的,卻不贊成官制革新。

榮軒在一棵青松下站定,拍了拍它道:“子善,若是嚴太傅在世,我想他一定會贊成官制革新的,他不就一直有這么個愿望嗎,我不明白你為什么就是不答應。”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