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上朝 3

齊浩然怒目圓睜,一一掃視群臣,只看得他們紛紛低下頭。*

齊浩然轉身指著他們怒道:“阿靈說的沒錯,你們就是一群祿蠹,你們是為何當官為自己,為家族可誰發給你們俸祿,誰在養活你們跟家人是大齊的百姓和圣上你們但凡有一點回報之心就不該如此自私自利”

“因為官制革新讓你們不能少了許多好處,所以就竭力反對是嗎那爺今兒就在這里告訴你們,只要是于百姓有益的事,這官制革新爺做定了,我看誰敢動我”

殿中立時有近半的官員面色鐵青起來,其中刑部一個侍郎當即沖出來對齊修遠磕頭,“砰砰”兩下過后哭道:“皇上,臣等的確是一心為國,但榮親王竟如此污蔑我等,今日臣就以死證清白。”

說罷悶頭就往大柱上撞去,他的動作太快,殿上的朝臣根本反應不及時,離他最近的官員伸手去抓時只來得及抓住他的一片衣袖。

眾臣當即下意識的閉上眼睛,以為再睜開會看到血腥的鮮血四濺場景,有幾個官員甚至都準備好要哭了。

但一睜開眼睛就看到榮親王手里正拎著要自殺的藍侍郎,對方可能沖得太猛,被拎到手里后還有些犯暈,一時竟沒掙扎。

齊修遠已經“嚯”的一下站起來了,此時見血案沒有發生,這才沉著臉慢慢的坐回去,但臉色更加冷凝了。

不管這藍侍郎是被人指使要自殺,還是自己真的受不了弟弟的指責自殺,他今天要是死在大殿上,那他和弟弟這一輩子的名聲也都毀了。

歷朝歷代,有幾個皇帝逼死過言官

全都是暴君昏君

齊修遠的臉色很難看。

范子衿和榮軒看著那官員的臉色也很鐵青。

齊浩然則面不改色的把手里的人扔在腳下,淡淡的道:“想死可以,辭了官,出了宮后找個僻靜地方再自殺。”

齊浩然冷笑道:“本王這一輩子最看不起的便是你這種言官,覺得以死相逼就可以青史留名,一輩子不白活了”

這下連于御史大夫都看不過齊浩然的咄咄逼人了,“王爺,勸誡本就是言官職責”

“他勸本王什么了”齊浩然不客氣的打斷他的話,“本王只聽到他一出來就說本王污蔑他了,然后蒙頭就死。”

齊浩然冷聲道:“哼,若是本王真的做錯了,你點出來便是,本王不服氣自然會與你爭辯,若是服氣自然會改過來,但他二話不說就撞死,難不成你們言官就只有這個本事”

齊浩然微微抬高了下巴道:“本王是武將出身,從戰場上下來的,我不知道你們文官是不是動不動就要死要活的,但本王知道,人的生命寶貴,只有這么一次,死了那就什么都煙消云散沒有了,所以本王在這兒把話撂下,除非對方是為家國而死,否則自盡的人本王一律看不起。”

此話一出,文臣們還沒說話,武將們紛紛應和起來了,叫道:“俺們在戰場上那可是九死一生,最不怕的是刀劍,但最后怕的還是刀劍,結果這人說撞死就撞死,這命也太不值錢了吧”

攤倒在齊浩然腳邊的人有了點反應,他爬起來渾身顫抖的指著齊浩然道:“我要自盡那也是你逼的。”

齊浩然直接沖他翻了個白眼問道:“本王怎么逼你了”

“你,你污蔑臣等”藍侍郎控訴的看向齊浩然,顫著手指道:“臣等一心為大齊及圣上,到頭來卻受王爺如此污蔑”

“先不說本王說的是不是污蔑,就算是污蔑,滿朝文武中為何獨你自盡”齊浩然打斷他的話冷笑道:“承受力如此低,真不知當年吏部是如何選官的”

范子衿也冷哼道:“本王也很好奇,按說藍侍郎為刑部侍郎,常與犯人打交道,承受力不該如此低才是。”

刑部尚書淡定的道:“藍侍郎是左侍郎助手,平時只負責打理文案,并不負責案件,所以下官也不知道他承受力如何。”

這是說他在刑部并不得用嗎

而此時朝臣也反應過來了,剛才齊浩然的話雖然讓他們惱怒,但榮親王說話一向惱人,他們早已經習慣了,剛才那句話雖過分,但也不用就為此而自盡吧

大家看向藍侍郎的目光都有些異樣。

齊浩然并不管腳下的人,在他看來還是正事要緊,因此他直接無視腳邊的人,將話題拉回官制革新上,他問戶部尚書,“各級官員待遇如何”

眾臣看著榮親王冷漠淡定的模樣,紛紛無語,差點出了命案,這時候就算不休朝也該中場休息一下讓他們緩一緩吧

眾人紛紛看向上座的齊修遠。

齊修遠沉著臉不做聲,算是默認了弟弟的問話。

他和弟弟差點就成了史書上的暴君奸臣,今天要是不辯出個所以然來他絕對不退朝。

齊修遠是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有個結果,因此徹底放任齊浩然施為。

齊浩然咄咄逼人的問戶部尚書各官員的待遇,從地方上的小吏到朝中一品大員的俸祿,不僅要將待遇講出來,還要對方把實際發下去的俸祿和福利說出來。

好在戶部尚書夠盡職,他說了七分,再有戶部其他官員補充,就差不多了。

而此時早已過了早朝的時辰,都快趕上午時了,不僅底下的百官餓得前胸貼后背,就是齊修遠自己都餓得夠嗆,但這次他就是不下令休朝,連中場休息都沒有。

齊浩然早上來的時候滿心是給妻兒找回場子,所以吃的干糧多,喝的水少,不用上茅廁,其他官員可就慘了,就算他們特意在上早朝前少喝水,這時候也不由夾緊了雙腿,隱晦的看向皇帝。

見皇帝穩如泰山,風不動的坐著,又都去看左相與右相。

嚴渡就抬眸瞥了榮軒一眼,給他使了個眼色,你跟皇帝好,要不想百官丟臉趕緊想辦法休朝。

榮軒回了他一眼,默默地低頭當沒看見。

現在知道求他了,這兩日不是跟他吵得挺起勁的嗎

早答應官制革新不是什么事都沒有了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