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心疼

齊浩然無奈的把兩個孩子從身上拎下來放到一邊,板了臉道:“爹和娘有要緊的事要說,你們先到一邊去玩好不好”

“不好”寶珠叫道:“我們的事也很要緊的,你們總是玩著玩著就把我們忘了。”

小獅子也委屈的沖上去抱住父親,嘟嘴道:“我都這么久這么久沒看見你了。”

邊說邊比劃了一個大圈。

被兩個孩子可憐巴巴的抱著,齊浩然一時動彈不得,他已經把兩個孩子拎開兩次了,總不能再扔第三次。

齊浩然也可憐巴巴的看向穆揚靈。

穆揚靈就抱起兩個孩子往他懷里塞,笑道:“既然回來了就陪他們多坐會兒,我去讓人給你準備熱水洗澡和吃的。”

穆揚靈丟下父子三人快步離開。

寶珠滿足的抱著父親的脖子,半響才皺著小鼻子在他身上嗅了嗅,立刻嫌棄的推開父親跳下來,叫道:“爹爹你好臭啊。”

小獅子也立刻從父親身上爬下來,在他周圍聞了聞,立刻嫌棄道:“爹爹是大懶蟲,竟然不洗澡”

齊浩然就虎著臉嚇唬他們,“你們不是要爹爹抱嗎,來,爹爹抱你們”

兩個孩子立刻哇哇大叫的跑開,齊浩然在他們身后追,真是兩個煞風景的臭小孩,占了他的時間就想把他丟開

門兒沒有,窗戶也沒有

花園里一時只剩下兩個孩子的驚叫聲和歡笑聲及齊浩然的怪叫聲。

等到寶珠和小獅子跑出一身的汗齊浩然才罷休,一把將兩個孩子抱了放在肩頭就往正院走。

看到兩個大汗淋漓的孩子,穆揚靈只嗔怪的瞪了齊浩然一眼,她不過是少囑咐一句。

穆揚靈把兩個孩子抱下來喂他們喝了一些溫開水,這才把他們塞進嬤嬤的懷里,“趕緊把他們帶下去洗澡換上干凈的衣服。”

嬤嬤們應了一聲,連忙抱了兩位小主子退下。

齊浩然已經進浴室洗澡了。

穆揚靈抱了他的衣服進去。

齊浩然回頭看了她一眼,立刻招手道:“快過來幫我搓背。”

穆揚靈在他身上聞了聞,嫌棄道:“你幾天沒洗澡了”

“也沒幾天,三四天吧。”

“”穆揚靈幽幽地道:“現在是初秋,天氣還熱著呢。”

齊浩然就趴在浴桶邊上讓她搓背,嘀咕道:“爺不是聽說你在京里被人欺負著急回來嗎哪兒有時間洗澡啊。”

他才收到阿靈的信和那張報紙不久就又收到一封加急信件,說穆揚靈被皇帝叫進宮里問話,阿靈在朝堂上就跟朝臣們吵起來了。

自個的妻子自個知道,穆揚靈的口才比對著他來說是不錯,但跟朝中擅打嘴仗的文官相比還是差得遠了。

齊浩然當即擔心得一個晚上沒睡。

當時他們剛打下山頭,正在清點里面的土匪,本來他就打算將事情丟給屬下然后自己先回來的。

怎么的他也得回家給阿靈撐腰啊。

誰知道他人還沒出發就收到了密旨,皇帝讓他就地審問那些土匪,將秦芳留下來的一切人脈和財物一網打盡。

齊浩然只能繼續耐著性子留下。

因為擔心阿靈,他可是以極高效的效率查出了秦芳的人物和財物,然后一一吩咐下去,將人一網打盡后都沒來得及審問和清點就往回跑。

這兩天他連眼睛都沒合一下,更別說洗澡了。

齊浩然想,他只是四天沒洗澡就已經算好的了,要不是他們住的那個山頭正巧有個小瀑布,往下一站一沖就算洗澡了,他估計得更臭。

齊浩然腹誹著,因為被搓得舒服,靠著浴桶一下就睡過去了。

穆揚靈正跟他解釋朝堂上的事,表示沒人欺負她,倒是有人欺負了小熊,不過她也給報復回去了,現在朝中每個官員都焦頭爛額的,他們沒必要再追究。

穆揚靈發現齊浩然的呼吸越來越綿長,立刻從他背后繞到身前,見他趴著浴桶就睡覺了,不由微微一嘆。

穆揚靈伸手撫平他眉頭上的褶皺,輕笑著嘀咕道:“有你的威名在誰敢欺負我”

穆揚靈擼起袖子簡單的給他搓洗一下,拿了大毛巾就要把人包了抱起來,齊浩然就睜開了眼睛,他半瞇著眼扯過她手里的毛巾稀里糊涂的給自己擦了一下,出了浴桶就要往外走。

穆揚靈忙給他披上衣服,道:“你別著涼了。”

齊浩然已經瞇著眼睛繞過兩道屏風直接進了內室,找到床一掀開被子就躺進去了。

穆揚靈無奈的看著打著呼嚕的丈夫,只能幫他蓋好被子。

就在穆揚靈心疼和滿臉安寧的看著齊浩然時,齊修遠也收到了弟弟進京的消息了。

齊修遠的第一感覺是,完了

第二感覺是,糟糕,明兒的朝會只怕得更熱鬧了,不知道他明天能不能稱病休朝。

然后齊修遠才想著去追究責任,他把跟著齊浩然的侍衛長叫進宮來,生氣道:“不是讓你們去拔除秦芳安插在大齊的人脈和留下的財物嗎,你們為何要進京”

侍衛長立刻高興道:“回皇上,秦芳留下的人全都抓到了,藏起來的財物也全都找到了,犯人過幾日就押回京城,而財物已派了士兵前去清點和保護了,估計再過十來天也能進京了。”

“既然如此,榮親王為什么不在外面等財物清點完后再回京”齊修遠表示他一點也不開心。

侍衛長總算是聽出了皇帝的不對勁兒,他猶豫著拍了一個馬屁,“這些小事交給底下的將士便行,王爺急著回來應該是想念皇上了,想要回京替皇上分擔些政務。”

齊修遠冷笑,很想砸下手中的折子,但想到底下跪的是臣子而不是自家弟弟,不好隨便打,只能忍下手中的沖動,冷哼道:“朕看他是想念媳婦了吧真是沒出息”

侍衛長拍在了馬腿上,只能老實低著頭跪著,不敢再說。

齊修遠有些頭疼的揉了揉額頭,道:“現交給你一事,你即刻回王府,不許他進宮來,嗯,最好是不準他出府,就讓他留在府里跟他老婆孩子玩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